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辛亥以后的华侨如何看待民族国家丨检书176

【欢迎朋友们转发至个人朋友圈,分享思想之美!】

20世纪华侨生活环境变化很大。生意人懂得他们市场上的需要,那种对经济上、法律上的需要他们都有考虑,我现在选择的题目是谈他们对于国家的概念是怎样应付。

其实海外华人之间,一方面是看到“外国”有国家概念;一方面就是到清末,像孙中山那些人谈民族主义、谈国家的,实际上也是从西方那里学来。不过海外华人谈的又不是同义,因为他们所看到西方的“国家”概念,到底还是当地的殖民地政府。他们也注意到了,就是孙中山提醒他们亚洲人也能有国家,和西方国家差不多,最好的例子就是日本,孙中山多少对日本有所了解。

1938年,纽约华侨妇女走上街头为国内抗战募捐

清末中国派到各地的公使、领事之类的,也写了不少东西,注意到这些问题。那么官方也好、商业圈也好,多多少少已经对西方的国家概念慢慢有点了解,但也没采取什么行动,只是从当地情况去想如何处理华人的生活。等到孙中山那类人出现时,也就是很多年轻革命分子到东南亚、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谈国家的时候,海外华人就有新的了解。

所谓“正统文化”中的士大夫与绅士文化,这些在华侨社会里是不大被了解的,只远远知道有这么回事,是一种理想。华侨社会自己的文化是不用这个词,其文化比较属于各种各样的基层文化,而且每个地方都有其不同的文化,不过总之都属于基层的,和正统文化是有相当的距离。

但是孙中山他们在华侨社会之间去谈国家问题的时候,他们的出发点和华侨社会有相当关系;他们不是从士大夫阶级、绅士那种观点来看国家,其实那时士大夫并不懂何谓国家。那时谈起国家,是和所谓“反清复明”的传统有一定的关系,也就是“反清”才是爱国,“汉人当政”是他们当时说的话,“振兴中华”当时就是个很动人的词。组织上,华侨社会根本和正统文化相对,方法就是根据他们基层社会所了解的。他们自己本来就有一种所谓的“公司”之类的会、党,他们都了解,本来就有,例如我们大家所知道最有名的是西婆罗洲的“兰芳公司”,这个词是荷兰人承认的,其实各地方都有,总之只是名称不同。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的一个学生王大鹏,他取了荷兰人所写的、用的,说这个“公司”是一种共和国,什么理由呢?他说因为荷兰人懂得共和国的概念,他们从西班牙帝国那边独立时,就建立了一个Dutch Republic(荷兰共和国),它最初就是如此,就是没有国王的一个国家。荷兰就是欧洲最早的一个republic,就是指近代的republic,荷兰人看到兰芳公司这些客家人在西婆罗洲建立权力时,他们就称这是一个republic,所以王大鹏就说这具有共和国的概念,而华侨之中就正有这个概念。当然这个republic和公司是不同的,其中一点相同的,就是都是没有国王的政权。兰芳公司没有国王,它这个政权相当有意思,我们现在都是靠荷兰人的记录才知道;兰芳公司自己留存的材料很有限,不过还有一些可以比较的。最近学者袁冰凌写了一些相关的论著,也称它为democracy,一种民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