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雪功山寺,侠胆转乾坤

大雪功山寺,侠胆转乾坤

文龙马

“明治维新”的事迹在中国几乎众所周知,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一历史巨潮,其实是在万马齐喑、天地不彰的悲凉形势下,在绝境中以惊人之势迸发的。

一凛冬已至

自清国在鸦片战争中战败、割地赔款,日本遭遇美国“黑船来航”以后,实际统治日本的德川幕府,已经自知不能维持以往的锁国体制了。

在指示沿海地方政府加强海防的同时,顶着“征夷大将军”名号的幕府,不得不满足西方列强的开国、治外法权等要求,并试图从以往只有虚名而无实权的的天皇、朝廷那里获取对“对外妥协”政策的授权,从而一方面继续总揽国政大权、另一方面又将外交政策的风险和舆论压力转嫁给朝廷。

于是,对此不满的朝野人士,乃至权力核心圈内的竞争者,以“尊王攘夷”的名分,纷纷斥责或者质疑江户(现在的东京)权力中心。大佬井伊直弼则以“安政大狱”的高压弹压,但在江户樱田门附近被暗杀。此后,求新求变的思潮和国内外异动迭起,幕府的传统体制受到冲击。

但是,在一系列幕政改革之后,幕府渐渐又站稳了脚跟。

以武力为后盾,德川家族的一桥庆喜(德川庆喜)、会津藩和桑名藩在京都掌控了实权,被称为“一会桑政权”。“一会桑政权”以铁腕手段维护曾被动摇的江户幕府体制,强硬打压“尊攘派”的朝廷公卿、大名、普通武士以至浪人与平民。哪怕将几百年前旧朝代的幕府将军木像,树为反贼批判一番,也是死罪。那些在京都叫喊着“天诛”的过激浪人们,在会津和桑名藩的驱逐下,或死或逃,销声匿迹。

各地涌现的“土佐勤王党”“水户天狗党”“天诛组”“生野之变”之类的起事,纷纷失败,遭到肃清。尊攘派先锋长州的志士们,继8.18之变在京都失势后,又在禁门之变中遭受重创,死伤累累。

(日本西部的长州藩,地理上大致是现在的山口县)

自安政大狱以来还从未有这么多的志士落难牺牲过。所谓“公武合体”“雄藩联合”之类的改良愿景,也随之黯然消逝了。持续两百多年的江户幕府,似乎依然稳固如初。

与此同时,一方面,多难的长州在下关独自向西方列强挑战,在多国联合舰队猛轰之下败北。而另一方面,幕府操控朝廷,指控长州为悖逆天皇的逆贼,发起十五万大军,从各路进攻长州。内外交困的长州,叩首投降。保守恭顺派(俗论派)取得了州内的权力。只要能维护长州藩和藩主大名毛利家族的存续,哪怕大名父子切腹,俗论派也决心认罪低头。长州的改革派(正义派)重臣,有的被迫自杀谢罪,有的被处以极刑;大名父子处以软禁。流落于长州避难的朝廷公卿们被驱赶,其中参与过天诛组起事的更是被杀害。奇兵队等等队伍被勒令驱散,藩内的志士被追杀,四处飘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