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追忆 |【百年和平 家国情怀】坚定理想信念 风范永昭后人 ——缅怀我的父亲陈潭秋

点击关注|打造适应移动人群的现代化广播

陈潭秋

我没见过我的父亲,我出生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上海了,是六伯父把我抚养成人。等我长大后才知道,我的父亲陈潭秋是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我父亲原名陈澄,字云先。1896年1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陈宅楼。他的童年,正值帝国主义列强加紧瓜分中国的年代,清政府腐败无能,中华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民不聊生。他在很小的时候,就产生了对旧社会的愤恨和对人民悲惨遭遇的同情。

我父亲的爱国主义思想源于我五伯父的影响。五伯父参加过辛亥革命,在我父亲上学时向他宣传三民主义,使他较早地接触了民主、革命和爱国主义思想。我们村有一座楼房是陈家祭祖的地方。一次登楼时,五伯父对我父亲说,我给你出个对联:陈策楼上谁陈策?我父亲回答是:独尊山前我独尊!这独尊山离我家不远,实际上是反映出我父亲已经开始关心国家大事,产生了救国救民的念头。后来,他在武汉上学期间,经常登武昌黄鹤楼远眺长江,看到很多外国的军舰和船只横冲直撞,中国船工备受欺凌,心中非常气愤,便下决心要改造旧中国。

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他阅读了李大钊的《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克的胜利》等文章,更深一层地认识到,要打倒帝国主义,求得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必须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这才是中国新希望的曙光。他后来考入外语系,就是为了进一步了解世界。

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他的爱国主义思想开始有所转变,感到“我们身上肩负着重担,积极促进社会的改革,反对帝国主义封建军阀”。这个时候,他在上海遇见了李汉俊和董必武,他们后来都是中共一大代表。他们在一起互相切磋,热烈讨论,畅谈体会。从这时开始,我父亲的爱国主义思想逐步向共产主义思想转变。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我父亲和董必武作为武汉共产主义小组代表,出席了这次在中共党史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会议。

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旧址(独山路大吉里31号,今和平区吉利大厦所在地)

1928年6月,我父亲以中央巡视员的名义来到天津。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了解顺直省委和北方党组织的工作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并向中央作了详细汇报。他在7月至11月期间给中央写了两个报告,为中央正确决策提供了参考。根据他的报告,中央决定,由陈潭秋、刘少奇、韩连惠以“潭少连”名义代行北方局工作。10月,我父亲以特派员身份再次来到天津,筹备顺直省委扩大会议。12月底,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在法租界独山路大吉里31号召开(今和平区南京路吉利大厦所在地),会议由陈潭秋、刘少奇轮流主持,周恩来作政治报告,传达党的六大精神。会议通过了陈潭秋主持起草的《当前形势和北方党的任务》等决议案,并选举产生了新的顺直省委(即北方局),韩连惠任书记,陈潭秋任宣传部部长。我父亲在天津工作时发现,基层党员是好的,但是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工作任务不明确,党员行动不清楚。为此,他主办了刊物《出路》,并撰写发刊词和文章。他说:“办了这个刊物,就是要宣传党的路线方针,给党员指明方向。”顺直省委改组之后,顺直的工作得到初步恢复和发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