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抗战-82 保卫平津之南苑血战

历史爱好者
2017-01-29
+关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南苑已成为日军全面侵华的重要目标。南苑营盘驻有重兵,且有飞机场,是军事重镇,攻占南苑后,就等于打开了北平的南大门,北平就会成为一座死城,29军只能选择撤离,而占领了北平,整个华北就可成为囊中之物。这应是日本的如意算盘。于是,日军便在卢沟桥采取缓兵之计,提出和平谈判,暗地里调动兵力,对南苑实施包围。至二十六日,黄村、廊房、通县都集结了大批由东北、朝鲜及日本国内调来的部队,天津飞机场也停放大批轰炸机,随时可以起飞。

29军对此估计不足,尤其是抱有和平的侥幸心理,寄希望于谈判,战略上有误判。没有做好全面抗战的准备。基层官兵也有盲目乐观乃至轻敌的情绪。大家经常凑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议论,有的说:“小日本儿忘性大,喜峰口一战,让咱29军的大刀片把脑袋切得像西瓜,都忘了?”也有的说:“丰台的几百个小日本儿,欺人太甚,非得教训他们一下不可!”

事变初期,二十九军曾计划以西苑37师和南苑38师等七团兵力夹击消灭丰台日军,但犹豫不决,计划取消。11日,宋哲元由原籍赴津与张自忠相见,宋,二人在不愿事态扩大上达成统一意见。38师师部由副师长李文田主持,李与张一致,令部下备战避战。19日,宋哲元到平,令撤去城中工事,并发表和平讲话。日军佯称和平解决,而增援部队则沿平津路源源而至。25日,日军在廊房挑衅,与刘振三旅发生冲突。翌日,日军以廊房事件为借口,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要求37师28日午前退永定河西岸。

展开剩余79%

宋拒绝日军最后通牒,下令各部备战,计划8月1日开战。宋以132师赵登禹师长为南苑指挥官,以37师冯治安师长为北平城防司令,以李文田副师长代张自忠为天津驻军指挥官,刘汝明师虽失去联系,但约定按时来援。

敌已从汉奸潘毓桂处得到二十九军作战情报,遂决定提前行动。27日下午3时,日军第20师团袭击团河。守军仅骑兵营,另外有福利工厂的200名残废军人,经过一番激战,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骑兵营退出团河。那200名残废军人被日军赶到北宫门,用机枪射杀。

傍晚六时许,赵登禹率一团兵力由河间到达南苑,后续部队在团河以西遭日军袭击,难以按时到达。此时,南苑作战部队除38师的董升堂旅,尚有骑兵第9师师部及骑兵一团、军特务旅和军训团、军官团,后来,又有通县突围的独立39旅高鸿恩营加入。总兵力近万人。南苑兵营周围有营墙,中间则有一道东西墙将整个营区分为南、北两营区。赵登禹将指挥部设原军部内,令董旅和军训团、军官团、赵师特务团、军特务旅守南营区,骑兵师第二旅和38师特务团及骑兵营、高鸿恩营防守北营区。南营区为敌攻击重点,董升堂率38师114旅227团和113旅223团守南围墙西段和突出的靶场,军训团守南围墙东段、军官团和赵师特务团守东围墙,军特务旅守西围墙。另以114旅227团王怀起营前往靶场阵地。

入夜,据侦探报告,步炮坦克联合之敌,以多路向南苑营房四周运动。董升堂决定以威力侦察手段,阻敌接近阵地,即派王怀起营乘夜出击,对敌袭拢。王营在团河附近,与敌激战一夜,天亮时分退回阵地。董判断敌拂晓后必进攻南苑阵地,即令两团进入阵地。

28日拂晓,敌轰炸机机群猝然飞临南苑上空,几乎贴着高粱穗,发出刺耳的呼啸,向我阵地疯狂轰炸。一时间,许多营房都被炸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成火海。敌炮兵集中火力,连续轰击,幸我军早构筑了防御阵地和掩蔽部,伤亡不大。不久,敌步兵在坦克掩护下,向阵地冲锋。我军沉着应战,击毙击伤大量日军。因无高射炮和穿甲武器,对敌飞机、坦克非常无奈,军训团教育长张寿龄端起机关枪向敌机射击,学兵们效仿之,用步、机枪对空射击。也有战士使用集束手榴弹去炸敌坦克,效果不佳,但仍有有勇敢的学兵带着手榴弹追着坦克往上爬。敌步兵在空、炮火力和坦克车掩护下,从早至午,连续发动十几次冲锋,俱在营墙外壕被我军用步、机枪和手榴弹击退,敌伤亡很大。

防守围墙东南角的军训团,三天前才领到武器,本来就缺乏战斗经验,又受到敌人的重点攻击,阵地岌岌可危,总指挥部受到威胁。佟、赵将指挥部便由南营区的军部转移到镇北口的自强小学(今南苑第二旅馆),令董升堂为营区指挥官,指挥各部作战。董派杨干三团轻机枪连协助孙玉田旅,竭力恢复军士教育团丢失的阵地。佟副军长对军训团不放心,又返回南营区阵地。战至中午,我军伤亡惨重,军部附近的演武厅出现日军,想占领这座最高建筑,双方在屋顶展开了争夺。演武厅在此次战斗中化为灰烬,大火燃烧了三天三夜。宋哲元见南苑情势不妙,且中央电令固守北平、宛平、保定,遂下令南苑守军全部撤回北平。赵、郑二师长接令先退,传令通知南区守军后退。但因线路中断,命令一时传达不及。佟麟阁听北面战况沉寂,与教育长张寿龄入北营区察看,但见空无一人,十分气愤。后得知军部已下令退北平,遂令董升堂、孙玉田率部从南路突围,自率军官团和部分军训团从北路突围。

军训团的学兵打得十分顽强,日军少佐酒井三郎就阵亡在他们的阵地前。下午四五点钟,接任佟麟阁为军训团团长的孙玉田旅长带着两个提着盒子枪,腰里围着鼓鼓包袱的护兵来到营盘东南的军训团阵地向学兵宣布:“现在形势紧张,我们已经四面受敌,大家分散突围,到保定集合。”说完转头就走了。这时,军训团已无人指挥,因听说南面的团河已被日军占领,不敢向南突围,便三五成帮的向东南撤退。在不远的一座砖窑上,有日军的两挺机枪,一听枪响,学兵乱跑,伤亡惨重。据后来生还的学兵回忆,当时如若有人指挥,用火力压住敌人,完全可以安全转移。

董升堂认为白天突围易受敌轰炸截击,遂决定继续奋战,待黄昏后再行突围。董急派旅预备队占领南营区北端的预备阵地,防敌从北面进犯。五时三十分,敌于南北两方向以步机炮集中火力,向南营区阵地夹击。

因腹背受敌,董下令立即准备,乘黄昏突围,要求旅、团长和资深营长各掌握步兵一营,梯次配置,波浪式冲锋,以冲锋号为令,向当面之敌实施冲锋,突围后由魏善庄附近过平津铁路到固安县城集合。18点30分,发起冲锋。敌龟缩附近据点以火力阻击,未敢白刃决战。董率部借青纱帐掩护,黄昏后到达魏善庄车站迆东地区。通过平津路,到达固安县城。次日早晨,进行战后检查,董指挥的38师部队,尚有武装完整的3800人。

佟、赵在撤往北平城的途中遭敌轰炸伏击阵亡。该役29军伤亡达5000余人。而1500人的军训团仅有700人生还,不久前,他们还是莘莘学子,国家的宝贵人才,就这样损失了,怎能不让人心痛,难怪他们退到泊镇时,冯玉祥特意看望他们时,对牺牲的学员心痛不已。

冯玉祥一直关注着北平的形势,后来他听说日本鬼子袭击了南苑,用飞机轰炸得很厉害,佟麟阁副军长、赵登禹师长同时阵亡,判断官兵一定死了很多,“我一面痛哭,一面很高兴。哭的是佟麟阁、赵登禹都从十五、六岁就跟着我……他们一旦死了,如何不难过?我一睁眼一闭眼就看见佟、赵在我的眼前;高兴的是他们为国捐躯,忠勇赴义。”为此他还做了一首白话诗赞誉两位将军,“二人是一样的忠,二人是一样的勇……我们全民族已在怒吼,不怕敌焰如何猖狂。”

就在得到佟、赵二 位将军殉国消息的同时,他还得到了在南苑军训团当大队长的儿子冯洪国同时阵亡(误传)的消息,故又作了一首白话诗:“儿在河北,父在江南, 抗日救国,责任一般; 收复失地,保我主权, 谁先战死,谁先心安; 牺牲小我,求民族之大全! 奋勇杀敌,方是中国儿男 ……”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