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抗战-82 保卫平津之南苑血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南苑已成为日军全面侵华的重要目标。南苑营盘驻有重兵,且有飞机场,是军事重镇,攻占南苑后,就等于打开了北平的南大门,北平就会成为一座死城,29军只能选择撤离,而占领了北平,整个华北就可成为囊中之物。这应是日本的如意算盘。于是,日军便在卢沟桥采取缓兵之计,提出和平谈判,暗地里调动兵力,对南苑实施包围。至二十六日,黄村、廊房、通县都集结了大批由东北、朝鲜及日本国内调来的部队,天津飞机场也停放大批轰炸机,随时可以起飞。

29军对此估计不足,尤其是抱有和平的侥幸心理,寄希望于谈判,战略上有误判。没有做好全面抗战的准备。基层官兵也有盲目乐观乃至轻敌的情绪。大家经常凑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议论,有的说:“小日本儿忘性大,喜峰口一战,让咱29军的大刀片把脑袋切得像西瓜,都忘了?”也有的说:“丰台的几百个小日本儿,欺人太甚,非得教训他们一下不可!”

事变初期,二十九军曾计划以西苑37师和南苑38师等七团兵力夹击消灭丰台日军,但犹豫不决,计划取消。11日,宋哲元由原籍赴津与张自忠相见,宋,二人在不愿事态扩大上达成统一意见。38师师部由副师长李文田主持,李与张一致,令部下备战避战。19日,宋哲元到平,令撤去城中工事,并发表和平讲话。日军佯称和平解决,而增援部队则沿平津路源源而至。25日,日军在廊房挑衅,与刘振三旅发生冲突。翌日,日军以廊房事件为借口,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要求37师28日午前退永定河西岸。

宋拒绝日军最后通牒,下令各部备战,计划8月1日开战。宋以132师赵登禹师长为南苑指挥官,以37师冯治安师长为北平城防司令,以李文田副师长代张自忠为天津驻军指挥官,刘汝明师虽失去联系,但约定按时来援。

敌已从汉奸潘毓桂处得到二十九军作战情报,遂决定提前行动。27日下午3时,日军第20师团袭击团河。守军仅骑兵营,另外有福利工厂的200名残废军人,经过一番激战,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骑兵营退出团河。那200名残废军人被日军赶到北宫门,用机枪射杀。

傍晚六时许,赵登禹率一团兵力由河间到达南苑,后续部队在团河以西遭日军袭击,难以按时到达。此时,南苑作战部队除38师的董升堂旅,尚有骑兵第9师师部及骑兵一团、军特务旅和军训团、军官团,后来,又有通县突围的独立39旅高鸿恩营加入。总兵力近万人。南苑兵营周围有营墙,中间则有一道东西墙将整个营区分为南、北两营区。赵登禹将指挥部设原军部内,令董旅和军训团、军官团、赵师特务团、军特务旅守南营区,骑兵师第二旅和38师特务团及骑兵营、高鸿恩营防守北营区。南营区为敌攻击重点,董升堂率38师114旅227团和113旅223团守南围墙西段和突出的靶场,军训团守南围墙东段、军官团和赵师特务团守东围墙,军特务旅守西围墙。另以114旅227团王怀起营前往靶场阵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