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春节,回了他的故乡

谈资
2017-01-28
+关注

1949年1月21日,“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宣布“引退”,由李宗仁代行总统职务。此时他的爱将杜聿明连同30万国民党精锐正被包围在徐州陈官庄一带,已是岌岌可危。

宣布“引退”的当天下午4点,蒋介石就乘飞机离开南京,到了杭州。蒋经国在他的回忆录《风雨中的宁静》一书中写道:“父亲引退,离开南京。临行时候,曾到紫金山国父陵寝谒别。当天晚上到达杭州,就住在笕桥空军军官学校,那时父亲的心情当然显得十分沉重。”

第二天,蒋介石回到了他的故乡,浙江奉化溪口,准备在这里过年。

此时的蒋介石,早已在做撤退至台湾的准备。不但把故宫文物分批次运往台湾,也对南方各省的党政军要员重新调整,以安排后路。在引退前的1月10日,他命令“中央银行”将储备金迁移至台湾。

除夕前两天,蒋介石得知李宗仁准备释放自己关押多年的张学良和杨虎城、以此向各方示好时,不忿之情难以抑制。他在日记中写道:“李之必然置我于陷阱及其掠夺一切之心,未到五天已昭然若揭矣。”

展开剩余84%

而当李宗仁发表声明,希望尽快展开和谈时,蒋介石更是痛斥其“肉麻乞降诚不知天地有羞耻事……而彼反厚颜无耻若此,可痛极矣”。”

与此同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的新年联欢会上,战士们自编自导自演了话剧《蒋介石过年》。一名从国民党军中被解放过来的战士,往脑袋上贴两块纱布,左腋下撑着一支拐杖,模仿蒋介石的语气唱道:

“前年国军大进攻,我过年吃的鱿鱼烧海参。”

“去年国军吃败仗,我过年吃的是炒三样,诸位要问哪三样,青菜萝卜辣椒酱。”

“今年眼看要垮台,要碗豆腐渣都要不来……”

下面哄堂大笑。蒋介石若是知道了,怕是会吐血。

大年三十除夕夜,蒋介石在武岭学校礼堂设宴,慰劳驻扎在溪口警卫部队的团级以上军官。他向在座人士祝贺新春之后说:

“家贫出孝子,国难出良将。党国之命运关乎诸位之荣辱,民众之生息!我们走上坡路时,别人跟着我们跑,这不稀奇;而我们走下坡路时,你们从各地费了不少周折,来到我们这里,这才是最难得的啊!”

说到这里,蒋介石已是两眼含泪,他继续说:

“美国必然会出兵干涉,上海也有汤(恩伯)司令守卫。只要我们守住长江,守住上海,即使往最坏处打,也能打出个隔江而治的局面。来来,大家举杯,为我们的最后胜利干杯!”

宴会结束后,蒋介石又回到祖居,与儿孙辈一道吃年夜饭、饮屠苏酒、守岁放鞭炮。蒋经国在日记里回忆:“自民国二年以来,三十六年间,父亲在家度岁,此为第一次”,“我们能于此良辰佳节,得庆团圆之乐,殊为难得”。

奉化乡间,每逢过年过节都时兴舞龙灯、踩高跷。此时方圆50里的父老乡亲更是都赶到溪口镇,向蒋氏父子拜年祝福。62岁的蒋介石尽享新春之喜、天伦之乐,与一般的中国民众并没有什么分别。

只是他脸上带笑,心里却明白:这很可能是在家乡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也许更是在大陆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大年初一一早,蒋经国陪着专程来溪口的国民党元老张群、陈立夫等人,一起去向蒋介石拜年,恭祝新年大吉大利。

蒋介石苦笑着回答:“念一年又过,新年如何,实难想象,但愿真能逢凶化吉又呈新气象。”

之后蒋介石率众前去晋谒蒋母之墓,再同往报本堂(丰镐房)敬祖,复受乡族亲友贺拜。跟着又再到周围各处蒋家宗族祠堂,甚至驱车远赴宁波蒋公祠敬祖。

而当天下午,蒋介石独自“在慈庵读书散步”。

到了晚上,附近的乡亲纷纷组织灯会,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龙灯漫舞。还有几位京剧名伶来此唱堂会,引得掌声彩声良久不息。

从初二开始,虽然继续游山玩水、处理个别军政事务,但蒋介石主要关注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山东青岛驻军的撤退问题,二是中央银行储备金的运输。

就在三天前,从上海开往基隆的“太平轮”因为超载且夜间未开启航行灯,与另一艘货轮“建元轮”相撞,两船均沉没。建元轮上有2700吨煤炭和木材,而太平轮上除了中央银行的一批银元及重要文件之外,还有近千名乘客,最终只有50人获救。

所以当上海来报,中央银行存金大部分已如期运抵厦门和台湾时,蒋介石才如释重负。在溪口过年的大多数时间里,蒋介石都明显开始考虑在台湾重新奋起的计划,开始把精力从节节败退的战场上、转移到党务改造和军队建设等问题上来了。

只是在大年初三,他在反省战事不利及自己下野的原因时,仍是归因于苏联的背信弃义,以及英美的袖手旁观。

在奉化过完元宵节之后,蒋介石离开了家乡。3个月后的4月23日,蒋介石又回到溪口,这次是专程来告别的。两天后,蒋介石拜别母亲坟茔,然后走上凤凰山,投向今生对家乡的最后一眼。

12月10日,蒋介石从成都飞往台北,自此终身再未踏上大陆土地。

1950年2月16日,又是一年除夕。在台湾的蒋介石,虽然身处湖光山色的阿里山日月潭,但心情只有比一年前更沉重。他心灰意冷,郁郁寡欢。

大陆丢了,大局已定;台湾人心惶惶,海峡对岸大兵压境,朝不保夕。蒋介石心情沉重得连批阅文件都觉得是个大负担,往往提笔批了几个字就不想动手了。宋美龄一度劝他离开台湾,前往瑞士避难。

但蒋介石最终没有前往。他决定留在台湾,毕竟对岸就是他出生、成长、实际统治了22年、又最终失去了的土地。每当天气寒冷或看到杜鹃、梅花、月亮,蒋介石总会触景生情、遥想大陆。而每到农历除夕,则是蒋介石乡愁最浓之时。

1953年2月13日,蒋介石在高雄过除夕,在日记中写道:“团饮酴酥,比之在故乡过年,则何如?甚念乡间亲友,不知作如何情况矣。”

1955年1月25日大年初二,蒋介石记下:“旧历除夕与元旦餐食,如烤芋艿、烤花生、米焙酱、三鲜、糊啦等故乡过年风味,应有尽有。”

1958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时,蒋介石写道:“近日常念少年在家乡度年快乐情景,五王庙灯头戏与萧王庙大拜,以及童昏时代先慈对我追述两岁时看到孙家大晒场水潭上、搭树彩牌楼其灯烛反映水中、显现我高兴奇异等闲话,皆使我至今仍不能忘怀也。”

1962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十九,马上即将迎来一个农历新年。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怀乡情切不能自已,在日记中写下了一首可载入史册的《思乡歌》: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天苍苍,海茫茫,山之上,有国殇。不得大陆,不能回乡!”

这首诗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同为炎黄子孙的同胞心声,而那其中也包括:蒋介石。

参考:纪彭《蒋介石在大陆最后一个春节:求了个“中下”签》

87.75%有趣味的年轻人,都在看“谈资”。各大App商店搜索「谈资」,新生代智趣污资讯平台。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