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卖国贼”们的另类历史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另类历史令人深思。

《鸦片战争档案史料》中记载的宾汉的《英军在华作战记》中提及这样两个案例:

1840年11月从天津南下广州的英国远征军来到广州珠江口东边的一个村镇,当地人为他们提供了充足的新鲜食物。当这些当地人发现有密探想要将记录报送官府的时候,他们包围并放火焚烧了官方的船,“那些不幸的人被烧着后还没死,残害他们的人用长长的竹竿打他们,阻止他们逃跑”。

1841年3月9日,当英军开始进攻杨芳把守的广州城时,一个地方官员派人给英军军舰指挥官传话:“我的朋友们,你们不要开炮,我们也不开炮,那不解决问题。不如这样吧,我们放6响不装炮弹的炮,给皇帝留个面子,然后走掉。”

历史学家茅海建在 《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中写道:“英方的文献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场景。在整个鸦片战争期间,英军虽有一时的供应不足之虞,但在总体上不觉困难。一些民众向他们出售粮食、畜禽、淡水,以图获利,另一些民众为他们充当苦力,从事运输,以求工值。至于英军在行进甚至开战之时,成群的民众躲在远处观看这难得一见的‘西洋景’,更是在英方文献中屡见不鲜。”

不止鸦片战争,在所谓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据《檀青引·序》中载:“奸民李某,导联军劫圆明园,珠玉珍宝尽出……(后)朝廷稍稍闻圆明园之毁,祸由李某,下狱穷治,诛之,籍其产”。黄濬还在《补篇》中引徐叔鸿《圆明园词序》记述说:“……夷人至圆明园宫门,管园大臣文丰,当门说止之,夷兵已去,文都统知奸民当起,环问守卫禁兵,一无在者,索马还内,投福海死,奸人乘时纵火,入宫劫掠,夷人从之,各园皆火,三昼不息,非独我无官首诘问,夷帅亦不能知也。”

胡文辉在《新管锥篇》中反思道:“从圆明园到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都是中国文物的伤心史,但这几页伤心史,却不仅仅是霸道强权的外国人所造成的。只不过我们向来习惯指责外人的鲸吞,却讳言家贼的鼠窃而已。责人易,自省难——对单个人是如此,对整个民族何曾不是如此?”

这样另类的历史事件,当然不尽于此。

1894年清日甲午之战的陆战中,叶志超率领全军六天狂退500多里,鸭绿江防御战中清军各部听闻虎山失陷后马上不战而逃,清军静观日军在旅顺花园口登陆历时12天却未加阻拦,旅顺的三位守将和士兵将城池丢给日军后潜逃,民众纷纷为日军通风报信,主动送鸡和猪犒赏日军等行径。

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时,守城的清兵和义和团,在人数占优,甚至武器也不落后的情形下,却纷纷落荒而逃,而那些穿布衣长衫的老百姓,竞相引导联军从城外的下水道攻入城内。

在国家有难之时,民众为何不响应政府号召团结起来浴血抗战呢?

不妨来看这样的一幕:1889年,为筹办光绪帝婚礼花去了500万两。1894年,大清帝国举国忙着为慈禧太后花甲生日,包括筹建颐和园、三海等费用需要一亿两银子,这笔钱可以组建10只北洋舰队。有人算过一笔账,慈禧太后每天的花销要四万两银子,一个月就要用掉一艘巡洋舰的钱。康有为在一项调查中指出,清廷皇宫的一切费用都是三七开,三成是实际费用,七层被经手人克扣分赃。

唐德刚对此也在《晚清七十年》一书中举例说,颐和园搭一个凉棚花掉了30万两,如果三七开就是实际花销9万两,但是如果换到平民百姓家,恐怕几百两也用不了。赫德在给金登干的信中就写道:“最近十年来,每年都给海军衙门拨去一笔巨款,现在还应当剩下3600万两,可是你瞧!他们说连一个制钱也没有了,都拿给慈禧太后任意支用去满足她的那些无谓的靡费了!”

史事挖掘机

长按下面二维码2识别就能关注本平台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