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年读书】石海明:高级指挥员更应具备科技头脑 ——读《战争新高地》一书有感

高级指挥员更应具备科技头脑

——读《战争新高地》一书有感

石海明

(国防科技大学)

石海明(1981-):国防科技大学国防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博士,《国防科技》杂志编委,中国军视网特约评论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光明日报》社科普专家,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与人合著出版《从物理战到心理战》、《虎狼之翼:关于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的对话》、《适应者死亡:媒体狂欢时代的全球战略博弈》、《科学、冷战与国家安全》、《制脑权》等9部作品,与人合译《技术与国际体系变迁》、《思想大战:脑科学与21世纪的军事》、《信息战:以柔克刚的艺术》3部。其中,《制脑权》入选中央国家机关干部“强素质-做表率”推荐读物,《中华读书报》年度百佳图书。主持国家社科基金1项。

战争,何以号定其脉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人类漫漫历史长河中,无数军事家都在苦苦探索,希冀获得智慧女神的青睐,一劳永逸地找到那个终极答案,但这绝非易事。

我国兵学圣祖孙子,在《孙子兵法》中明确将“道、天、地、将、法”列为战争之五事,却并不言器,这显然是囿于时代的局限。

拿破仑麾下的约米尼将军,在其名著《战争艺术》中开篇就断言:“所有的科学都有原理,惟有战争的科学独无”“战争并不是一种科学,而是一种艺术”。断言战争没有科学“原理”的约米尼将军,在谈到将才素质时进一步宣告:“一个将才的最重要条件,永远只有下列两条:其一,精神上的勇敢,能够负责作重大的决定。其二,物质上的勇敢,不怕任何的危险。”

永远有多远?这位曾受拿破仑器重的将军,参加了多次重要战役,但一辈子也没有赫赫战功。虽被尊为“兵学泰斗”,但有关战争规律及将才素质的见解,无意间漠视了科学技术的价值,今天看来,这不免受时代局限。

相比之下,19世纪欧洲另一位兵学大师克劳塞维茨,在其名著《战争论》中谈到制胜战争的“精神要素、物质要素、数学要素、地理要素、统计要素”时,显然已经开始关注到影响战争的科技因素了。

在信息化战争的今天,美国空军少将布莱斯·戴尔在谈到美军优势之时,曾直言不讳地说:“现代战争已成为科技战,许多美军潜在的对手并不了解美国在高科技作战方面,以及卫星制导的智能武器的威力。不管是伊拉克,还是美国及其盟国的其他敌手,我都会告诉你们,美军主宰太空科技方面的所有优势,我怜悯自以为能对抗美军的国家。”

尽管布莱斯·戴尔的言语透露着一种极度的狂妄,但却冰冷地折射出一个事实:在战争与科技紧密耦合的今天,指挥官如果没有科技头脑,就没有现代战争的入场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