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首长说啥?我没听明白

编辑|傅凝

春节前,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两位小伙伴南下采访,回来后接连几天说话全都是“南腔”,这不禁让久居京城的同事陷入“森森的思考”——一个国家要是只有一个腔调,那该有多么单调啊。

说到腔调,政知君也听过一些高级干部的“乡音”,翻看他们的简历,好些都是十几岁就离乡外出,早就把异乡住成故乡。可为什么乡音难改呢?

“你又来瞭我了?”

像毛泽东、朱德等开国元勋的乡音,已然家喻户晓。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的贺国强就曾坦言:

“我出生在湖南山沟里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离开家乡已经整整32年了。俗话说,乡音难改。很多同志一听我的口音,就知道我是湖南人。是的,我是湖南人,而且我是湖南湘潭人,我和毛主席是老乡!”

只是政知君没有考证,这两位年龄相差50岁的老乡说的湘潭话,是不是同一个味道。不过的确是有中央领导的方言称得上半个“活化石”,比如华国锋。

山西交城县志办的一位负责人因为工作需要,从2003年起就进京多次探望华国锋。他曾跟人回忆说,“华老到老都讲‘土话’,就是上世纪40年代的交城话。有些词,现在的交城年轻人都听不懂了。比如有一次,华老见我进屋,便用浓浓的交城话说‘你又来瞭(看)我了?’然后哈哈大笑。”

需要翻译的“原声”

“华国锋的山西口音太重,有时我听不懂;叶剑英的广东普通话,那就很难听懂。而李先念的湖北红安话,差点令翻译出洋相。”一位曾经当过领导人翻译的工作人员说。

据称,外交部还有供职其他单位如中联部等老一辈翻译害怕给毛泽东、李先念这样出生湘鄂、口音特重的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当翻译。所以,外交部有关部门就很重视对各语种翻译的方言训练。

中央领导人接见苏联使节,在1958年夏季以后增加了录音记录。据翻译人员介绍,开始做口译时,对毛泽东的湖南口音是完全听不懂的,全靠杨尚昆用四川话“转述”一遍,以后才慢慢听懂。

对一些翻译来说,最为难的是,弄不清领导人说的是数字还是别的什么。比如李先念曾在接待外宾时说到了日本。他的口音里,“日”和“二”的读音相近。翻译乍一听,“二本”是谁?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的是“日本”。

而在四川话里,四、十不分。当邓小平和外宾讲到这两个数字时,翻译则要动用“猜”的功夫了。“如果我觉得是四,就说着‘四’,同时伸出四个指头,如果不对,他(邓小平)就会说‘不对,是十’。”

还有一次,邓小平会见外宾时说到“失误”这个词。翻译以为他说的是“十五”,一时愣住了。坐在一旁的时任外交部部长吴学谦忙用上海口音的普通话告诉翻译,是“失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