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除夕特辑】白虎与战争之诗:巴人的历史

欢迎关注本城堡,可查看往期文章。

祝所有关注羽林城堡的朋友新春快乐,新的一年有酒有肉有妹子。

予之序:这是本城堡寒假第五篇约稿,来自既是小兄弟又是老乡的杨帆。我生活的这片土地,在先秦时代也是巴人的势力范围。数千年来,大帝国的兴亡更替,移民的来来往往,让这个古老民族在历史星空中湮没。夔门之内,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巴人是这片沃土曾经的主人。历史化为传说,传说变成神话,就让我们在除夕之夜怀念那属于上古时代的热血与荣耀。

公元前316年的一个黄昏,张仪站在酆都城外,身旁的秦军早已将这座城围成了青铜漩涡中的一座孤岛。这是巴国子民最后的要塞,十余万军民退守城内,绝望地死守着那面白虎旗,战歌却依旧坚决地回荡在城头。那也许是在秋天,长江上吹着萧瑟的风,树叶哗哗啦啦地在巴人唱着战歌踏脚的声音里震颤着。然而张仪只是冷笑。夜幕将临,歌声渐渐歇了,一个古老的王国开始了最后的也是最漫长的沉睡。张仪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十余万人就消失无踪,我们也不知道,只有鬼城酆都知道。

或许这就是巴人在历史上最明显的印记,托了一座鬼城的福。这是一个没有史书的民族,他们的历史都写在一场又一场战争里,至死方休。潘光旦曾说:“唐代以前,历史上为了统一祖国而进行的若干次战争中,几乎都有巴人参与。”

从诞生开始,巴人就一直用战争书写自己的历史。《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有关巴人起源的记载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巴地古时有巴、樊、曋、相、郑五姓,都来自武落钟离山。武落钟离山有一赤一黑两个山洞,巴氏来自赤洞,另外四姓来自黑洞。最初五姓没有君主,都侍奉鬼神,就相约掷剑于石洞,投中即为君主,只有巴氏务相投中,引人赞叹。他们又各自乘上土船(作者注:这里的土船不是泥土做的船,而是当地一种小船),约定能浮起来的则立为君主,又只有务相一人做到,于是大家拥立他为廪君。巴人就随着廪君乘上土船,从夷水到了盐阳。

在盐阳,盐水女神或许是爱上了廪君,对他说:“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然而,廪君到底是一个理智得近乎冷血的领袖,就像《三体》里的罗辑一样,是被二向箔降维了的伟人画像,所以他拒绝了盐神。这一夜盐神还是走进了廪君的屋子,就像许多平庸的悲剧一样,走向一个蹩脚的毁灭结局。温柔的夜过去了,盐神和她的臣民化为遮天蔽日的飞虫,盐阳晦暗得像混沌未开。盐神就这样和廪君僵持了十余天,直到史书里一句淡淡的“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结束了这个悲伤的故事。这个“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机缘,廪君又是如何从遮天蔽日的飞虫认出盐神的,我们都无从知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