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用生命谱就抗战之歌 ——读王洪全长篇小说《死地》

当收到王洪全先生寄来的长篇小说《死地》时,我感到惊讶,与王洪全先生交往五六年,只知道他从上海武警总队转业,大校军衔,后任上海某局正厅级干部。竟然不知道他也喜欢文学创作。

整日为生存奔波,读书时间越来越少,更是好久没有读长篇小说了,但老乡的这部小说引起了我浓厚的阅读兴趣,整整一天的时间没有离开书房,一口气读完了这部小说。

《死地》是一部抗战题材的小说,并不是那种鸿篇巨制的作品,只是从二战时期,全民抗战的大潮中撷去了一个片段。小说描述了鲁中地区刘庄村民,誓死保卫村庄,与日寇决战的故事。

刘庄是一个抗日堡垒村,许多年轻人参加了八路军和民兵组织。鬼子开展“大扫荡”前夕,县委发出了“清野疏散,转移群众”的指示,但刘庄村百姓都知道两年前周围的几个村子百姓在“跑反”途中遇到鬼子,被全部枪杀一事。村党支部书记刘树铭让村民扔豆子表决是否“跑反”,大多数人决定留下来。这时八路军三团团部进驻刘庄,得知刘庄群众要留下来,保卫村庄时,给村里留下了十几条枪和部分弹药。这时,八路军侦查排长张西北犯了错误,刘树铭用计保下了张排长,并恳求部队把张西北留在村里,指挥民兵抗击日寇的侵袭。

张西北抓紧训练民兵,并利用寨墙和地理优势,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后来,一个班的八路军战士执行任务之后,路过该村,也参加了保卫战斗。

村里粮食将尽时,为了把有限的粮食省下来给民兵和孩子吃,全村的老人集体自杀。张西北眼睛负伤失明后,继续指挥战斗,在战斗最为惨烈的时候,张西北想到了村长和村长爱人说的“只要人在,村庄就在。”“只要娃娃在,村庄就在。”的话,把村里儿童集中起来,由几位妇女负责藏在了两个打通的地窖里,之后全身心地投入战斗。最后,除了藏起来了的孩子和妇女外,八路军战士和民兵、百姓全部战死。占领村庄的日寇和伪军在打谷场上也被提前埋下的炸药全部炸死,一场惨烈的村庄保卫战就这样结束了。

小说在有限的篇幅里塑造了一草、翠喜、倩玉、刘大林、二楞等一个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在阅读的过程中,这些鲜活的人物形象一直在眼前闪现着,整个过程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刘庄村民与八路军战士用生命捍卫了民族的尊严,演绎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抗战壮歌。

作者王洪全先生是山东新泰人,新泰开国少将王建青哲嗣,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洪光的弟弟,王洪全自幼听父亲讲述发生是鲁中的战斗故事,因而,作品中有浓厚的家乡情结。我在阅读小说的过程中,一直在寻觅新泰的影子。其中的有些地名、风物以及人物姓名都有许多熟悉的地方。村党支部书记、村长刘树铭的妻子贺立前,也是一位老党员。而作者母亲叫郭立前,这里面肯定有作者母亲的影子。

与王洪全结识,源于大哥郭涌,大嫂王秀梅是王建青将军的亲侄女,他们夫妻二人跟随王建青参加革命,转业浙江。我去看望大哥时,大哥给我了一些王建青将军的书法作品,我在《新泰文史》刊发出来。后来,王洪光司令员编辑《王建青郭立前纪念文集》一书时,我提供了部分王建青将军的书法图片,为此王洪光司令员在该书的《后记》中还附录了我的简介。此后,与王建青将军的几位哲嗣有了联系。

作者在《死地》一书中,从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了对家乡的爱和眷恋之情。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上海成立新泰同乡会,我应邀前往参加成立仪式。王洪全在发言时说:“尽管我没有在新泰生活过,但对老家还是非常熟悉的。因为新泰有位朋友郭伟,他主编的《新泰文史》杂志每期都寄给我,因而,我对家乡比较了解。”

与王洪全见过几面,但没有交流过文学方面的话题,从《死地》的作者简介得知,他从一九七一年开始业余文艺创作,有小说在《解放军文艺》发表。独幕话剧多次在南京军区文艺汇演中获奖。小话剧《心灵有约》获全国武警部队庆祝建国五十周年文艺汇演特别奖。小品《喜事》获上海市纪念建党九十周年无疑问或创作、演出一等奖。

王建青将军是位儒将,早年毕业于新泰师范讲习所,一九三一年入党,一九三八年随着徂徕山起义参加八路军,在战争的空隙里坚持写军旅日记、吟诗填词。我曾整理了《王建青将军诗词》打印成册,并找人装订制作了精装本留藏秋缘斋。他的军旅日记《打过长江去》后来曾由王洪全整理出版。

虎父无犬子,由此可知,王洪全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并不偶然。期待王洪全先生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除夕日于秋缘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