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记忆中的花街 | 花市灯如昼,繁花似锦柔

南风窗

2017

HAPPYNEWYEAR

我希望属于广州人的花市,这样温暖温馨、充满创意的品格接续下去,直到下一个千年的历史,同样记载这个世纪的繁荣。

广州的年味保留得最完整的地方之一,是花市,粤语俗称“行花街”,这个保留节目,是很多老广过新年的必备。在人潮簇拥中走过寒冷晚风中一条温热的街道,那是一个与每日车水马龙的环境截然不同的场景。

那里人们切换到节日的快乐中,暂时忘却了现实的柴米油盐,那里人们被夜空里面闪烁的彩灯照亮了脸庞,被孩子和老人的笑声融化了内心的隔阂。现在的花市延长了时间,不过我还是会怀念小时候的花市,只有三天,似乎是一年中的精华。小贩们会把最美丽娇贵的鲜花摆出来,我们手捧着花簇穿过街道,接踵磨肩却不感觉尴尬。

关于广东人与花的记载,可以追溯到西汉初年的南越国。陆贾是西汉初奉旨南下劝南越王赵佗归汉的使臣,他将入粤见闻写成《南越纪行》,其中记载:“南越之境,五谷无味,百花不香,此二花(耶悉茗花、末利花)特芳香者,缘自胡国移至,不随水土而变,与夫橘北为枳异矣。彼之女子,以綵丝穿花心以为首饰。”

陆贾这段文字虽短,但可堪玩味。说的是广东这个地方,种什么都种不好,五谷没有味道,花也不香。就只有两种花是香的,一种是素馨花,一种是茉莉花,都是移植来的。

陆贾游说赵佗归汉的历史故事,曾经被口口相传,因为中间有很多曲折和耐人寻味的细节,在此暂且不说,可以肯定的是赵佗和陆贾两人,都对南粤归汉,以及后来的顺利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广东以及广州这两千年来的和平稳定发展,与归汉这个历史事件有重要联系。

就陆贾提供的文字来看,似乎当时的广东也就是南越,和今日的百花齐放、以致广州以“羊城”(五羊含穗而来)、“花城“闻名的称誉几乎是难以匹配的。难道经历了这十几个世纪,五谷都变得有滋有味了,百花也变香了,这是广东人民努力的结果?

我细想一下,努力一定是有的,赵佗治理南粤有很好的政绩,后来选择归汉避免刀兵之乱,是考虑到战争已经涂炭太多生灵,可见赵佗是一个仁爱之君,有德而能治,这样的治理也许是很难不出成果的。

再细想陆贾的南粤纪行,阅读的对象是当时的西汉皇帝,那么陆贾为了减少皇帝对南粤国的戒心,顺利达到和平归汉的目标而如此描写南粤之地,也是可以用心良苦了。

按下历史不说,真正的广州花市,据说最早记载在明末清初学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广州河南三十三乡的百姓,多半是以种花为生的花农,他们从河南到河北来卖花,就从五仙门附近的码头过渡登岸,后人称这地方为“花陟头”,这就是最早的花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