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晚清时期,中国的上海滩是什么样子?有一样生意最为火爆

在中国现今所存在的社会恶习里,“三陪”早早在清代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那个时候的上海人把这种三陪服务称为“叫局”或者“喝花酒”“打茶园”并且很多的成功人士、有钱富豪都热衷于此,这其中的不少人更是把这种行为当成了社交,把“三陪的地方”当成了社交场所。他们一边在此娱乐,一边会友甚至是一边谈论买卖。

在清朝人人口中流传过这么一句话:“在他们眼里所谓的王侯将士、有才气的人们、有着先进思想的青年、到处游玩的青年、雕刻木工的工匠们,都在那种地方设置宴席,招待来宾,无论是商量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谈论当时的国内政治,更或者商定买卖的他们,都把这种以博取笑声的这类地方当成了商量正事的地方,把猥琐淫秽的这类地方当成了处理正经事情的地方,非但不把这儿当羞耻来看待,而且还不按照事情的本身轻重来确定会所。”

这一句话,就足以够证明当时有多少人被这种风尘场地所迷惑。据说都曾经刚被甲午战争打败的丁汝昌为了看一眼上海的名花胡宝玉,竟然跑到了她所在的地方去喝花酒。

那么在甲午海战的败军之将眼里,曾经的失败是从来都不考虑和反省的吗?那么是否肉欲纵流比炮火弹药更难以防御吗?上海滩的灯火光影、来往人群让其中的多少人乐不思蜀,忘了国门外的中国正在炮火隆隆中淹没。

真正有了变化的还是到了上海有了维新派、革命等人的诸多居所的时候,不要理解错了,我说的起色和变化,不是妓院被戳穿真面目、而是妓院的生意更加的火爆了...

潜伏在租界内的这些所谓的维新人到了上海这个地方,也都开始前赴后继的打听、出入花彩街巷。也不知他们是在这里此接头、联络以遮人耳目呢,还是想在这些街口巷尾里的烟花女人中发展开拓出一些新的成员?

但不可否认,他们在战争危难时期,本应是妓院生意最落寞的时候,又让这里热闹了起来。我们在吴趼人的研究资料中发现,他记载过革命人的几首与众不同的诗,这些诗词直指道他们在美人堆里打江山...

我们也可以在瘦鹤词人的《游沪笔记》中发掘到这些,比如他在形容四马路的无语纵流是世界之最,就缔造了这样的句子:

“这里的楼宇有12个这么多,而这些楼宇中藏着的美女佳人3000都不止,这里不仅能听到北方传过来的吹笙曲,还能看见来自于东山的丝竹乐器的声音。金色的佛像在壁龛上矗立着,上好的檀树做的地板门框,主要是这个场地里,有很多人梦中想求的事情。整个楼宇的每块地方都因为这样的点缀,而变得十分的销魂迷人。这群婀娜又漂亮美女们在红色的窗纱下显得十分的性感,她们每个人都天生长得一副碧玉玲珑的好长相,再加上每个人身上的兰花和麝香的迷人味道,让人觉得十分诱惑,综合起来,这里简直是人生极乐的最佳地方,也是这个世界繁荣的体现啊。”

当然我也不会遗漏忘了那个让人心笙摇荡的四马路的描写,大概就是刻画了一个让男人心生荡漾的......游客读书人忘了自己该干嘛的一副场景。

当时的四马路,也可以说是有钱人家带着小秘所谓彰显身份的地方,这换算到现在也就所谓的炫富炫女友的地方,不过不一样的是,他们来到现在绝对不合法...就有人这么评价过这个地方:“凡是带着妓人过来坐车的,都会来四马路一次,为了让人羡慕”“许多人来到四马路逛街,就是为了体验一把眼瘾,这也让很多在四马路故意炫富的帅哥美女因此收获了不少的回头率”,这类事情在上海都能如此坦荡自由、唯恐天下人不知的心理就是当时上流社会的风气。

旧上海,我们可以把它当做是赤裸裸地炫耀财气、展示自己雄厚实力的地方。在这里,所有的物品都是有价码和尺度的。所有人都纷纷的用有价,甚至是天价的东西来装扮门面并用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那时的上海,我们来说它是中国最虚荣的城市,都不为过。

而且上海最早的“时装表演”并不是在T台上进行的,而是由挖空心思吸引男人眼球与钱财的妓女们自发参予的,时髦的妓女引导着服饰新潮流,她们本身已构成这座城市流行色的风标。同样,上海最早的“选美”,也是在妓女中举行的。1891年3月23日《申报》,回顾了上海始于1882年,1883年和1884年连续举办的选花榜活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