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1986年蒋经国为何放弃将民进党一网打尽的机会

蒋经国清楚,随着时代的改变,以及台湾内部民间势力的扩张,国民党一党独大的时刻已经过去,如不尽速改革、争取民心,不但台湾将形势大乱,在两岸关系上落居弱势,岛内的冲突激化的后果更极可能是沦为落后地区。

1985年8月,蒋经国对美国《时代》周刊宣示,没有意愿让他之后的蒋家人出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立刻引发震撼。事实上,除蒋孝武、蒋孝勇外,甚至与他不对盘的弟弟蒋纬国,都被外界认为有一定实力,但蒋经国等于宣示终结了蒋家持续“执政”的梦想。当年年底的“国民大会”演讲他再度宣示台湾不可能军人干政,蒋家人“不能也不会”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

蒋经国

蒋经国的这一刀,来得又急又猛。无疑地,他借此释放的信号,是向国民党与亲近宋美龄的官邸派喊话,未来不会再有蒋家人领导,所以不但政治上要走向多党民主,国民党内如何通过集体领导机制,统合派系意见,已经是当务之急,同时党内青壮派的精英才是未来国民党的中坚力量,而不是如今掌控党内权柄的大佬。

随后在蒋经国指示下,国民党在十二届三中全会补入李焕、吴伯雄、陈履安、施启扬这四名平均54岁的青壮派人士进入中常会,筹组12人小组,由严家淦负责召集,研究解严、开放党禁、开放探亲等大政方针。蒋经国还要求把解严与开放新组党问题列为优先事项。

当时在台湾,谈到组党还几乎是杀头造反之事,但是民进党的地方势力越来越雄厚,所谓党外的招牌与联合竞选的行动,也已经等同于组党。1986年9月28日,民进党人士在圆山饭店宣布组党,这是一场擦枪走火的政治实验。许多民进党人也承认,其实在事前筹备阶段,蒋经国与国民党已掌握部分信息,所以不是每个人都支持把事情搞这么大,毕竟国民党过去有镇压知识分子的前科,放弃了擦边球的挑战模式,政治情况可能急转直下,后果极其严重。

果不其然,国民党内立刻要求严办,军方已准备名单抓人。蒋经国闻讯后,独自思考半个小时,要求党政要员到七海开会。他坐着轮椅与会,做了“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在变”的指示,强调国民党过去心态“太老大”,必须跟上时代,当场否决取缔镇压的建议,强调抓人解决不了问题,需要“避免冲突、冷静处理”,同时坚持推动开放组党的立场不变。

民进党宣布成立第二日,国民党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在蒋经国拍板下,许多大佬会中提出的高压应变手段并没有通过。蒋经国的“维新路线”引发许多大佬不满,他们甚至在背后抱怨蒋经国太过软弱、“不生气”。蒋经国听到幕僚汇报、转达党内批评声音后只说:“他们还在抱怨?好好对待他们,但是要坚定。”蒋称在这关键时刻,“不能盲目冲动、意气用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