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连载]巴黎陈湃“越战亲历记”之六 偷看大字报

越战亲历记

法国巴黎陈湃著

六:偷看大字报

1966年的夏天,是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的开始。继判“海瑞罢官”,批判“二月提纲”后,接着就是彭真的倒台,“五·一六”的通知,批判刘少奇的“黑修养”,林彪的冒起,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等一系列运动的展开。这样迅猛的政治风暴,席卷中国大陆,使人胆颤心寒,特别是红卫兵到处串联,横行霸道,惹是生非的恶劣作风,更使人见而生畏。起初,部队宣布不准介入地方的文化大革命,我校规定学员不准上街去看大字报,理由是避免红卫兵缠着你来辩论,而惹祸上身。

但我们这些学员,对校方的决定,私下当耳边风。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们总是趁着星期天进桂林市购物之机,换上便服,化装成老百姓,偷偷地混入人群中看大字报。一面看,一面害怕,因为满街都是从北京或外地来的红卫兵,他们身上穿着军服,脚穿皮靴,手持皮鞭,凶神恶煞地随街吆喝,专找人同他们辩论问题。有一次,一个红卫兵从背后把我膊头一拉,问我是否赞成大字报的观点,要我同他辩论,把我吓得手足无措。若然同他辩论,正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可能遭到他们的围攻与毒打,更重要的是违反军纪,回去后要受处分。好在当时自己情急生智,马上从书包中取出军帽,证明自己是军人,不能评论大字报的观点。当时正值“拥军爱民”活动,他见我是军人,才客气地把手松开。此后,我再也不敢大摇大摆地去看大字报了。星期天有空余时间,转去游览桂林的名胜古迹。但是,这时桂林的名胜古迹,大部分已被红卫兵以破四旧为名,砸个稀巴烂,实在使人心痛,但有谁敢说个“不”字呢,除非你自己嫌命长。

不久,上级有命令下达,说军事院校的学员可以参加文化大革命,可到各地去串联造反。于是步校马上选择了些学员上北京,等候领袖的接见。正当上京的学员高唱着:“千万颗红心激烈地在跳动,千万张笑脸迎着红太阳”的时候,我连的另一部分人却静静地、分批地出国去进行“援越抗美”了!

8月初,我连队有廿余人被派到工程兵部队去。这支工程兵入越后,换上蓝衣服,化装成民工,帮助越南开山、筑路、架桥,保证交通运输的顺利进行。

8月中,东北沈阳军区空军高炮第一师,又来要了我连的五、六十名学员,我就是在这次离开桂林的。这支部队入越后,换上越南陆军军装,改翻号为中国后勤部支队31支队,为越南守卫整个谅山省,成为美国空中强盗的克星,把它打得落花流水。

(未完 待续)

作者风采

作者简介:

陈旺祺,笔名陈湃,以笔名行。原籍广东东莞,生于柬埔寨。后回国升学,“国立华侨大学”中文系毕业。

先后随沈阳军区中国空军高炮第一师和广州军区中国陆军高炮第七十师两度秘密进入越南参战,实行“援越抗美”三年,获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颁发两枚勋章。凯旋回国后,转业后到广东“广雅中学”任级长(连长)。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香港任珠宝金行经理,并开设医务所;八十年代初定居巴黎。创“金荷酒家”,开始业余创作,诗文多次获奖。著有诗词选集《凯旋门-天安门》;文集《越战亲历记》等近十本书。

曾任“欧洲龙吟诗社”第三、第四、第五届社长。现任“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巴黎文学》杂志总编;“五洲诗社”社长,“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副会长等多个职位。

曾获巴黎市一级文化勋章,名字被选入《海外华人名人录》。

在“援越抗美”其间,他先后两次都被分配到师部搞外事工作。对外,参与中越两军的谈判,联络工作;对内,协助首长制订外事工作纲要和检查团、营执行外事纪律情况,写月结上报等。因此,对当时部队各方面的情况都比较了解。

经受过三年美国除核弹以外所在炸弹考验的他,近年,已把当时援越抗美的情况,写成《越战亲历记》,全文十五万余字。由于当时中国的“援越抗美”是秘密进行,故这些真事乃属首次公开,它必将引起读者的垂注与兴趣。

投稿:现代诗歌、格律诗词、散文、散文诗 、小说、书法、绘画、摄影等均在征稿之列。投稿请附加一段作者简介、个人照片1张。投稿邮箱:

3267857817@qq.com

或添加平台编辑微信

winniewu88168

直接在微信发过来

平台主编:抱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