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连载]巴黎陈湃“越战亲历记”之六 偷看大字报

越战亲历记

法国巴黎陈湃著

六:偷看大字报

1966年的夏天,是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的开始。继判“海瑞罢官”,批判“二月提纲”后,接着就是彭真的倒台,“五·一六”的通知,批判刘少奇的“黑修养”,林彪的冒起,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等一系列运动的展开。这样迅猛的政治风暴,席卷中国大陆,使人胆颤心寒,特别是红卫兵到处串联,横行霸道,惹是生非的恶劣作风,更使人见而生畏。起初,部队宣布不准介入地方的文化大革命,我校规定学员不准上街去看大字报,理由是避免红卫兵缠着你来辩论,而惹祸上身。

但我们这些学员,对校方的决定,私下当耳边风。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们总是趁着星期天进桂林市购物之机,换上便服,化装成老百姓,偷偷地混入人群中看大字报。一面看,一面害怕,因为满街都是从北京或外地来的红卫兵,他们身上穿着军服,脚穿皮靴,手持皮鞭,凶神恶煞地随街吆喝,专找人同他们辩论问题。有一次,一个红卫兵从背后把我膊头一拉,问我是否赞成大字报的观点,要我同他辩论,把我吓得手足无措。若然同他辩论,正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可能遭到他们的围攻与毒打,更重要的是违反军纪,回去后要受处分。好在当时自己情急生智,马上从书包中取出军帽,证明自己是军人,不能评论大字报的观点。当时正值“拥军爱民”活动,他见我是军人,才客气地把手松开。此后,我再也不敢大摇大摆地去看大字报了。星期天有空余时间,转去游览桂林的名胜古迹。但是,这时桂林的名胜古迹,大部分已被红卫兵以破四旧为名,砸个稀巴烂,实在使人心痛,但有谁敢说个“不”字呢,除非你自己嫌命长。

不久,上级有命令下达,说军事院校的学员可以参加文化大革命,可到各地去串联造反。于是步校马上选择了些学员上北京,等候领袖的接见。正当上京的学员高唱着:“千万颗红心激烈地在跳动,千万张笑脸迎着红太阳”的时候,我连的另一部分人却静静地、分批地出国去进行“援越抗美”了!

8月初,我连队有廿余人被派到工程兵部队去。这支工程兵入越后,换上蓝衣服,化装成民工,帮助越南开山、筑路、架桥,保证交通运输的顺利进行。

8月中,东北沈阳军区空军高炮第一师,又来要了我连的五、六十名学员,我就是在这次离开桂林的。这支部队入越后,换上越南陆军军装,改翻号为中国后勤部支队31支队,为越南守卫整个谅山省,成为美国空中强盗的克星,把它打得落花流水。

(未完 待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