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函 | 集字的乐趣和辨伪的困惑

点击上方订阅“一函”谢谢您的支持

©一函团队优质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版权为“一函”所有

欢迎分享至微信朋友圈

今欲言金石学,舍古文字古器物,无由见古人之手泽与古人之精神。而文字与器物,非可离而二之也。《易》曰:道成而上,艺形而下。文字以载道,器物以成艺。三代周秦之钟鼎,两汉晋魏之碑志,逮于隋唐宋元,经籍版本,莫不有分门别类,刊行于世。今所流传,后人得以资其参考者,宜若该且备矣。乃自前清同光以来,又数十年,齐鲁封泥、殷商甲骨、周秦陶器、汉晋简牍、隋唐写经之属,屡有文字奇古,器物诡异,至多且精,恒为前人所未睹。

—————黄宾虹《金石学﹒第一章》

邹安手拓魏刘明造像拓本轴

邹安(1864-1940),字寿祺,一字景叔,号适庐,别称广仓,双玉主人,室名朋寿堂、双玉玺斋。人,弟子。光绪二十九年补行殿试,中。曾入诂经精舍学习,善治《公羊》。博览古器,考订精详,精金石文字之学。清末民国时期金石研究及收藏大家,毛公鼎曾为其所藏。曾任上海仓圣明智大学教授,课程侧重于中国古文字、古董和典章制度,他与王国维皆任教于此。著有《周金文存》、《艺术类征》、《草隶存》、《梦坡室获古丛编》、《朋寿室经说六卷附策问一卷》等论著行世。

邹安与黄宾虹是同龄人,他们的相识应缘于黄宾虹纠集同好旨在“保存国粹,发明艺术,启人爱国之心”的研究团体“贞社”。邹安是贞社中后期活动的积极策划者,他与黄宾虹的来往信件也多以商量雅集事宜、切磋金石、分享拓片等等为主。

邹安致黄宾虹信札

根据信中“奉军退兵,老张归奉”和“阎军入城”可以大致推断这封信写于1928年第二次北伐结束之后,阎锡山进入北京城,张作霖撤回东北,但还未被关东军炸死。此时的黄宾虹在上海,“贞社”时期已经结束,但他和邹安的友谊仍在继续。因为邹安是王国维(1877—1927)的同乡和同事,所以在“贞社”活跃期间举办的一次古物陈列会上,王国维得以看到黄宾虹收藏的一方“匈奴相邦”玉印,大为诧异,向黄氏索取印拓二纸,并写信给罗振玉(1866—1940)交流,还写了一篇文章收录在他的《观堂集林》中。

邹安致黄宾虹信札

邹安致黄宾虹信札

邹安在信中不仅提到玉印、周彝、西周大泉、陶器、玉铜印、秦戈、包括来自陈介祺处的瓦当等等金石小件的拓印文字,甚至还推荐了拓工给黄宾虹。

黄宾虹在《时报》副刊《美术周刊》、《文艺周刊》上谈丛栏、杂俎栏、艺林栏等发表未署名的文章,皆讨论古董杂项。作为一个在美术界赫赫有名的画家,涉猎之广,除了用美的眼睛去发现古物的艺术价值并启发画理、激发创作灵感之外,更大一部分原因如他自己所说“以近世山川发掘,古器之多,陶瓷诸物,麕集市肆,往往多古今笔记所未罄,寻常耳目所未周者,兹为捃采旧闻,援证新获而缕述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