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学习恩来」周总理唯一的一次“国骂”

周总理唯一的一次“国骂”

来源:难忘的八年

谈到周恩来身边的人,我(纪东,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总理的秘书)有这么一个感觉,就是他们对周恩来、以及对他的夫人邓颖超,都有种特殊的感情,也可以说是周恩来的人格,使他们折服。

比如我在采访当年的中央办公厅的秘书局局长周启才的时候,我就问他,你当时怎么知道周恩来病重?这位老人讲了一句话就讲不下去了,眼泪哗哗流下来,泣不成声。这是我非常特殊的一种感觉。同样我采访作了多年秘书的赵炜、和赵炜的先生赵茂峰两位老人,都是谈到一半,眼泪就下来了。这样的一种情绪、感情,是很少见的。

纪东披露的文化大革命当中的周恩来,有些我们在别的地方也看到了,但是有不少,是只有作为秘书才能观察到的。

比如有一个细节,就是周恩来高兴的时候,也会吹口哨,吹得不怎么样,也不怎成调子,但是反映了他当时一种喜悦的心情。当中有几段特别有意思的记述呢,都是和1973年前后,和周恩来的处境相关。

因为那时候,周恩来3次受到了毛泽东的批评。而“四人帮”也借着这个机会,对周恩来进行了很密集的围攻。那个时候,周恩来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态?怎么样的处境?

纪东唯一一次听到周恩来用了“国骂”。事情是关于到底林彪他们是“极左”还是“极右”?因为当时周恩来支持一个看法,就是:认为林彪他们是“极左”,所以要清除“极左”势力。但是“四人帮”反过头来说林彪不是“极左”,是“极右”,反过来批评周恩来清除“极左”的做法。

当时周恩来在拿一个文件,拿出来特别看了以后,“把文件啪地朝侧右后方摔去,我听到一句话,‘妈的,怎么不是极左,就是极左嘛’。声音不大,但每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看到总理双眉紧缩,两臂放在椅子扶手上,上身靠着椅背,两眼怒视着窗外。”这就是当时周恩来的心态。

还有一次,也是“四人帮”一个会议上,当时借着毛泽东的批评,对周恩来进行了一个所谓的“帮助”,实际上是一个围攻。在这个会上,周恩来问人家要了一支烟。我们知道周恩来不抽烟,我从来没看到过任何场合说周恩来他在在北京、在中南海抽烟。

但是他当时要了一支烟,拿在手里,最后把它揉的粉碎。揉的粉碎是不是他自己心情的一种写照?

在林彪事情之后,有一次周恩来对他人讲到他的处境,他说“我难呐”。在那段期间当中有一个人物,实际上是加重周恩来的处境的困难,那就是当时的外交部长乔冠华。书中关于乔冠华究竟起什么作用,有段记述。我看到才的回忆录当中,也包括另外一些书籍当中,像这本《文革中的周恩来》,都有记述。乔冠华的问题,最近各种书谈的比较多。在纪东的书里有一笔记述,也为以后的人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很重要的一个参考。

最后我们看看,周恩来这样的一个人物在文化大革命中,他的做法,到底是不是他的正确的选择?因为实际上现在大家在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都在说:是不是周恩来总理可以有另外一些选择?那么纪东他作为秘书,他在书里面有一段专门谈到自己的看法。

他说在文革的特殊情况下,周恩来有多种道路可以选择。一是唯命是从;二是公开与毛泽东抗争;三是随波逐流,与林彪、江青同流合污;四是消极怠工,少做工作,减少精神和身体的压力;五是退避三舍,养病治病,安度晚年;六是舍身忘我,把国家带出浩劫。

实际上前5种选择,在当时中国的政坛上都有典型人物。但是周恩来却选择的是第六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路。周恩来曾经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入苦海,谁入苦海。”文化大革命当中,周恩来既然是做了这样的一个选择,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下苦海,谁下苦海”。

注:授权发布,转载须统一注明来自长安街读书会公众平台:changanjie-read。

本期责编:张琦

长安街读书会

相聚长安街,走读长安街。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近千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直机关及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学员、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青联委员、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书友以书相聚,以学养才。

刚刚

长安街读书会

长安街读书会: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自助申请入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