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贺来:儒学中没有“陌生人”的位置

作者|贺来,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

暨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教授

原题|《“陌生人”的位置

——对“利他精神”的哲学前提性反思》

原载|《文史哲》2015年第3期,130-137页

(本文为节选/请点击页面左下方“阅读原文”获取全文)

◆ ◆ ◆ ◆ ◆

编者按

古往今来,中国文化和社会从未给予“陌生人”以应有的位置?记得孔飞力曾指出,陌生的游僧,常被熟人社会视为邪术的载体。珍贵的“利他精神”,只能根植于“陌生人”意识?尊重、承认、爱“陌生”的“他人”,又将怎样塑造我们的“自我”意识?

“他人”主要意指两种人的存在状态。第一,是指“自我”之外的、与“我”不同的“其他人”;第二,是指与自己所属群体或“自己人”不同的“其他人”。在这两种情况下,“他人”均意味着与“我”和“我们”相异有别的“陌生人”。论证我们为什么对陌生人负有伦理责任”,论证“利他精神”合法性与必要性重要前提为什么要对“陌生人”行善?究竟应该如何对待“陌生人”?这些问题,概言之,可归结为:我们应确立何种伦理价值体系,以便“陌生人”获得其应有“位置”?

对“陌生人”的冷漠:文化与社会之痛

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的一系列社会道德事件,实质上均与如何对待“陌生人”有关。其中影响较大的有“老人摔倒在街上扶还是不扶”、“小悦悦事件”等。作者写作此文时,正当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中央电视台新浪微博发文,“为154位同胞祈祷”,“请庇佑我们的亲人”。失事飞机上共有239位各国旅客,但“同胞”之外的“陌生人”却不在被关注之列。所有这些事件共同向我们提示出一个问题:我们的文化和社会,并未给予“陌生人”应有的位置

费孝通曾以“维系着私人的道德”,概括传统社会中国人的道德。这种道德有别于“陌生人”之间“人人平等”的“团体道德”,“中国的道德与法律,都因之得看所施的‘对象’和‘自己’的关系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缩。”“陌生人”在这种道德价值体系中,是被极度边缘化的。

传统中国人最重视的道德规范莫过于“三纲五常”、“三纲六纪”、“五伦八德”。其中,“孝悌”被视为“仁之本”,“父子关系”、“兄弟关系”因而成为最基本“两伦”。“国”与“家”具有同构性,君臣如父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尊”具有父亲般的权威与地位。朋友则是兄弟关系的延伸,在很多场合,“朋友”即意味着可以“称兄道弟”。就此而言,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伦理体系,是以血缘亲族(“自己人”)关系为范本扩展而成的。林安梧据此认为,中国人的道德意识具有浓厚的“私人”品格。在这种伦理系统中,“陌生人”是父子、兄弟、夫妇、君臣、师徒、朋友、族人、熟人之外的“他人”,是“外人”、“生人”、“路人”、“与己无关的人”。除非通过某种途径或中介使之成为“自己人”,否则,“陌生人”便无法适用既有伦理体系中的道德规则。于是,对陌生人的“冷漠”乃至“粗暴”,便与对“自己人”的温情脉脉和“一体之仁”形成鲜明的对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