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几百年来赶大集

文化娱乐

文化圈

▲乡村年集不仅有买卖双方的交易,还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场所,乡村文化的“集散地”。

旧时的农村年集,摩肩接踵,沸反盈天,人们在一片广阔的露天土地上释放着自己的购物欲、社交欲、无所事事欲。

集市与权力的博弈场

但凡成规模的农村大集,其历史都颇为久远。青岛李村大集,官方说法是建于1892年,但实际上,万历年间编制而成的《即墨县志》中便有李村大集的记载,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烟台莱州的沙河大集也创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福山大集也有500多年历史,莱芜的颜庄、口镇大集也都肇始于明朝,更为古老的淄博淄川大集,据说从西汉时期便繁荣昌盛至今……

吾乡大集,历史怕是没有这般久远,但据说也是自古“海岱通衢”之地,中国顶级旅行家乾隆爷据说也曾到吾乡一游,留下了诸般美食传说,如此看来,吾乡大集虽规模不如上述集市庞大,但就其历史渊源而言也称得上是历史遗产了。

集市映照人类历史。历史学家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中剖析了农村社区中集镇的地位和作用,并把集市作为考察现代工业化过程中农村社区变迁的窗口。社会学家杨懋春在《一个村庄:山东台头》中提出中国农村社区组织是集镇。在更为宏大的视角中,集市是一个博弈场,它位于国家权力与社会权力之间,是这两者权力的博弈场。

每逢农历一、六日,是吾乡大集。在最早的记忆中,吾乡大集规模堪称庞大,除去一个固定的水泥地场所,卖货的人还蔓延到镇上的两条公路旁。对小时候的我而言,他们便称得上来自天南海北,相距十里外的一个村,便是另一个世界。有一些粗陋的文艺演出在集市上举行,他们来自更远的地方——东北、温州,用粗帆布扎起一个硕大的棚子,进去看一场演出至少要五块钱。

得益于地利之便,父亲很早便在集市中做点小生意。从上学起,每逢寒暑假,我都要隔三岔五帮着去卖货,清晨五六点钟便要早早起床,以便占下摊位,下午三四点时,方才收摊回家,年集时候,都要忙到天黑。这种既是卖货者也是赶集者的经历让我在仿佛一团和气的集市热闹中,看到某些隐秘的东西。

我从小嘴笨舌拙,父亲告诉我一件货物的价格,我便固守于此,对所有试图砍价的人就是一句话:不卖。这样的态度显然无助于货物销售,几次之后,父亲便只是让我看着货摊,别让人偷了。这也并不是个轻松活儿,年集时候,摊位前常常挤着十几人,稍不留神,就让人顺走了货物。去外地赶集时,还会碰到流氓,明目张胆地拿着你东西就走,几句话不合就会打起来。再之后,便是双方互放狠话,面子实在过不去的,便打电话叫人,最终发展成一场群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