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1938年汪精卫叛逃日本内幕 | 史海谜云

搜狐军事历史
2017-01-25
+关注

点击上方 “搜狐军事历史”可以订阅!

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秘闻》

汪精卫叛逃日本的前后...

时令接近大雪,南国重庆一股股西北风吹着密哨,从湍急的嘉陵江刮过来,寒意逼人。

1938年12月18日上午8时,戒备森严的珊瑚坝机场,一辆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地驶来,车停后,三男一女先后下车,一个个东张西望,注视着各方面的动静。距离飞机起飞仅有5分钟,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又疾驶进机场。

这一前一后两辆车带来的七个人是:汪精卫、陈璧君、曾仲鸣、何文杰、陈常煮、桂连轩、王庚余。这是他们秘密逃离重庆的最后一幕。汪等为什么要叛国投敌,这还要从头说起。

展开剩余94%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奋起抗战而汪精卫心怀鬼胎,说什么:“中国战下去,日本不免于伤,中国则只有死而已。”他表面高唱“人人抗战,处处抗战”的高调,但他的头脑里真正想的是:“自从卢沟桥事变发生以后,我对于中日战事,固然无法阻止,然而没有一刻不想着转圜。”说得明白些,就是随时准备投靠日本帝国主义。

1938年1月,日本政府声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7月,又声明“特起用中国第一流人物”。对于日本侵略者的垂涎、诱降,汪精卫受宠若惊。在汪周围的一伙国民党要员,周佛海、梅思平、高宗武、陈公博等组成“低调俱乐部”,对中国抗战悲观失望,成为汪精卫叛国的主要帮凶。武汉、广州失陷后,汪精卫就所谓和平救国和蒋介石屡次发生争论,遭到蒋介石的驳斥。

1938年11月3日,日本政府发表了近卫声明。对此,蒋介石于11月13日在重庆国民党纪念周集会上的演说作出了答复,表明了抗战的决心。汪精卫听到后大为恼怒。

11月16日,汪和蒋两人吃饭时,汪精卫情绪激动,振振有词地责问蒋介石说:“自从国父逝世12余年,党国重任一直落在你我二人肩上。开始是由我主政,但我很惭愧,没有把党国治理好。后来由蒋先生主政,你同样没有把党国治理好。

如今,祖国半壁河山沦陷在日本人手里,千百万同胞惨死在日本的枪林弹雨之下,你我应该感到有愧祖宗,有愧同胞,有愧子孙!因此,我提议:我俩联袂辞职,以谢天下!”

蒋介石气得直哆咳,猛地摔下筷子,好一阵才说出话来:“我们如果辞职,到底由谁负起政治的责任?”说着愤慨地站起身来,两手卡腰,对汪精卫说:“逼我辞职,办不到!一万个办不到!”两人争论得满面通红,像要扭打起来的气势。

停一会儿,蒋把汪弃置不顾,就回到卧室里去了。蒋、汪会餐大闹而散,汪精卫狼狈回到上清寺官邸,认为只有逃出重庆,在日本的卵翼下,才有他的用武之地。和蒋介石在一起,无论台上台下,他都屈居下风,这口鸟气是出不来的。

这时,汪精卫已通过周佛海指使高宗武、梅思平同日本帝国主义的代表影佐帧昭、今井武夫在上海密谈,达成《日华协议记录)及《谅解事项》,并商讨了汪精卫等潜逃步骤。

按计划,周佛海12月5日先飞抵昆明,趁蒋介石远在广西之际,接应汪精卫等8日逃窜重庆。

6日凌晨,整个重庆还沉浸在睡梦中,一辆轿车偷偷驶出上滑寺官那,将汪精卫的儿子、女儿送到珊瑚坝机场,直飞香港。上午陈璧君将一包大洋交给他的侄子陈国苟,说:“你把这60块大洋交给交通部长彭学沛先生,请他预购7张10日去昆明的飞机票,就说汪主席要带几个随员去云南视察。”

正在这时,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副秘书长、汪精卫的高级秘书曾仲鸣匆匆过来,对汪精卫说:“昨天晚上,从来不到我家来的戴笠突然带着两个随从‘拜访’我来了,而且一坐3个多钟头,直到晚上10点才走。不知姓戴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汪精卫皱了下眉头,说:“嗯,值得警惕。”陈璧君满腔忧虑地说:“难道他发现了我们的秘密?”“用不着大惊小怪。”汪精卫显得很镇静,“不过我们的一举一动要特别慎重。只要老蒋在8日上午以前不回重庆,姓戴的奈何不了我。”

“国民党领导的军统,监视起国民党的副总裁来了,你能容许?”陈璧君冲着汪精卫大发牢骚,“亏你这几天还是代理总裁!”曾仲鸣也在一旁敲边鼓说:“越怕这怕那,越引起人家怀疑。”汪精卫经这一激,胸脯一拍说:“仲鸣你去打电话,先通知戴笠汇报军统近来的活动。

上午9点,戴笠乘一辆吉普车来到汪精卫的官邸,被汪精卫骂得狗血喷头,戴笠毕恭毕敬地听着,嘴里连声说道:“我对汪主席的教训甘顿甘受!请您看我今后的行动。”汪精卫的这一招倒真灵,等蒋介石第二天回到重庆时,第一件事就问戴笠对汪精卫的监视情况,戴笠说他多方侦察,没有发现汪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第二天上午,汪精卫、陈璧君和曾仲鸣、陈国苟忙着清理必须带走的公文、书籍和日常生活用品,烧毁不必要的公文和信件,在做逃走前的难备工作。

突然,电话铃响了,陈国苟接过电话,哼哼几句,神色紧张地对汪等人说;“大事不好!上午10点老蒋从广西回重庆了!”陈璧君一时惊慌,竞将一包公文失落在地,急忙问:“是谁打来的电话,可靠吗?”“可靠,是陈布雷打来的。他说老蒋下午2时在他的曾家岩官邸开会,邀请汪主席、孔祥熙、王宠惠、叶楚伦参加研究抗战要计。”陈国苟回答说。陈璧君问汪:“你去不去?”汪说:“当然要去嘛”“姓蒋的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在这个时候飞回重庆,这里面……”陈璧君忧虑地说。汪精卫不耐烦地说:“不要管他!”陈国苟对汪说:“飞机票已经买好了,退票不退票?”汪精卫说:“到晚上再说。”

下午2时,曾家岩蒋介石官邸。汪准时到达了,汪、蒋互相审视着,都希望从对方的表情中找到可疑之处,当四只眼睛碰到一起时,两人同时显出做作的笑容,齐声互问:“近来身体好吗?”一阵寒暄过后,会议开始了。

首先,外交部长王宠惠汇报世界局势及日本对华方针。议题很快转到中日战争问题上,汪又打出和平停战的招牌,并攻击蒋:“一直优柔寡断,没有拿出和平诚意。既不愿意打,又不愿意和,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可能吗?”

蒋介石听后,强压着火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定个日期,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仗还打不打,让大家讨论。”会议不欢而散。汪精卫一到家,几位亲信不约而同地打听情况。汪精卫考虑一会儿说:“明天不能走,等观察几天再说。”

曾仲鸣却很焦急,认为不能按期出发,必须设法告诉日本政府,汪摆出一副深谋远虑的样子说:“我是有准备的,马上给周佛海拍电报。”电报内容是;“兰姐因事不能如期来.秀妹出闺佳期必须等候。”这是事先规定的暗语。“兰姐’是指汪精卫,“秀妹”是指日本政府,“出闺佳期”是指日方发表声明的日期。

以后一连几天,风平浪静。汪经观察和分析,自信蒋没有怀疑他会逃离重庆,紧张而忧虑的心情开始安定下来。15日晚,周佛海的内弟杨惺华秘密从昆明潜入重庆,会见汪精卫。

原来,周佛海是以视察宣传工作的名义到昆明的,9日秘书长陈布雷打电话给他,要他立即返任。这是蒋介石的命令。周佛海后来回忆说;“事情是否已经暴露?万事休矣,惊骇之至。但要紧的是汪未飞到昆明来。

汪从重庆出奔的情况究竟怎么样?简直令人坐卧不安。焦急万分。我如果返回重庆,那就不可能出来。虽然不回重庆是对的,但是我一个人到香港去又不顶用。更重要的是使汪先生的出奔越发困难了”。

“总之,我可以以视察宣传工作尚未结束为理由对付蒋介石,在那里等待几天,真处于进退维谷的窘境,不知如何是好,度过了异常痛苦的一个星期。”

由于汪精卫不能如期出逃,日本主子也搞得很被动。按计划,近卫11日的广播演说,只好以患病为理由,推迟到14日。

到了那一天,汪还在重庆,近卫无奈取消这次预期的演说,从大吸沼回东京。日本方面甚至怀疑汪精卫是否有投降诚意。主子怀疑,奴才着急。

在昆明打前站的陈春圃也不得不取消定好的包厢。为了摸清情况,周佛海派人回到重庆。汪精卫请杨惺华带信给周佛海,决定18日赴昆明,行前还有电报给他。

16日晚10点左右,一辆客车装着汪精卫家的金银软细、日常生活用品、重要的书籍和公文,在陈国苟等护送下,离开重庆直奔昆明。

17日上午,汪分别给国民党中央和蒋介石写信,阐述他离重庆的理由。信封上写道“请陈布雷先生转交”等字祥。放在卧室里的桌子上,等日后军统特务来索取。汪精卫在重庆,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熬过了10天,才找到脱逃的机会。

18日,预定蒋介石召集年轻的中央委员训话,汪精卫可以不出席。正好乘机出奔。18日凌晨5点多,汪精卫、陈璧君,曾仲鸣等七人挤在阴暗的地下室里,对将逃离重庆作最后一次研究。决定七个人分两批走,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一幕。

机场上虽然军统特务密布,对乘客严格检查,但对国民党的副总裁汪精卫一行,几个特务面面相觑,只得让他登机。谁知登上飞机,汪还没坐稳,忽然发现国民党空军司令周至柔也在机上,汪又是一惊,心想是不是老蒋派他来监视我们?

周至柔见是汪精卫,赶紧起身相见,陈璧君在一旁忙说;“汪先生应云南龙主席的邀请,去昆明讲演。”曾仲鸣也对汪低声说了对周至柔的怀疑。飞机航行约15分钟时,周至柔忽心血来潮,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我向汪主席作汇报表演!”

说罢,走进驾驶室,亲自驾驶飞机。顿时,汪精卫一伙吓得心惊肉跳,他们担心周把飞机开回重庆。曾仲鸣拿出笔记本,轻轻撕下一页,在上面写道:“密切注视,如果转变航向,由连轩把周击毙,由曾对付周的卫士,文杰和常亮保卫汪主席夫妇。”纸条在同伙中秘密传阅。

约又过了20分钟,陈璧君透过机窗往下一看,以为是嘉陵江与长江的汇合处,不由大惊道:“周司令!你为什么把我们送到重庆?”曾仲鸣等四人的右手同时插入自己的口袋,紧紧握住手枪。

这时,飞机驾驶员哈哈大笑,说:“是陀江与长江的汇合处,是泸州,不是重庆。汪精卫曾多次乘机来往于重庆与昆明,他往下仔细观察,说道:“航向没有错,刚才经过的地方的确是泸州。”

又是一场虚谅。飞机抵达云南上空,周至柔才离开驾驶室,笑着对汪精卫说:“报告汪主席!周至柔汇报表演完毕,您看我这个航空兵合格不合格?”周的举动,把汪精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很不痛快,强装笑脸说:“合格、合格。”

飞机终于到达昆明上空,在机场上盘旋一周,开始下降。这时,汪精卫往下一看,又吓一大跳,只见机场上人山人海,彩旗飘扬,汪精卫甚疑惑,龙云明知他是秘密出走的,为什么要兴师动众地欢迎,这龙云玩的什么把戏?汪一伙心慌意乱地走下了飞机舷梯。

原来,按汪精卫的计划,陈春圃曾通知龙云;汪精卫飞昆明时,为了“不引起日寇注意,避免敌机中途截击”,只请龙云一人去迎接,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龙云满口应允。

而如今,省府各厅、署、局长,都在机场列队迎侯,满街挂了旗帜,军乐队也大吹大擂起来。云南王龙云身着上将军装,狐假虎威,满面红光,恭候着汪精卫。

龙云此举,本为讨汪精卫的欢心,但汪精卫做贼心虚,一见当时场面,大为不满,害怕阴谋暴露。于是佯称“因飞机颠簸太甚,脉膊时有间歇”,身体不适,拒不见客。龙云请汪精卫在昆明多住几日,但汪精卫认为留在昆明危险,怕夜长梦多,要求愈早愈快离昆明为好。

19日下午,汪精卫、陈璧君、周拂海等,乘龙云为他们包租的一架欧亚航空公司的飞机,仓皇逃往河内。为制造假象,汪精卫在起飞前,还曾打电报给蒋介石,佯称赴昆明因飞机“飞行过高,身体不适,且脉博时有间歇现象,决多留一日,再行返渝。”从此,汪精卫集团便公开走上投敌卖国的罪恶道路。

编辑 by搜狐军事频道

摘自:《中国抗日战争秘闻》

搜狐军事历史(微信号sohujsls)

长按左侧二维码,每日接收最新、最权威的军事信息。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