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雍正帝为何逾越礼制为弟弟建造了清朝最大的王爷园寝

三百年前,京畿一带远不是今天这样枯旱缺水。其时,巍巍太行与华北平原之间的地势落差,构成北京西、南、东三个方向密布的河网,“汪洋浩渺”白洋淀、“九河下梢”天津卫,都是赛江南的泽国水乡。九河之中,一条拒马河从太行山麓奔流东向,经过易县紫荆关的崇山峻岭,孕育了泰陵“乾坤聚秀、阴阳合汇”的上佳风水。而在泰陵东北六十里,与其一衣带水,同享拒马河润泽的,还有一处等级很高的清代墓葬,那就是涞水县境内“云溪水峪之右”的怡贤亲王园寝。怡贤亲王,即雍正皇帝的十三弟和硕怡亲王允祥。

怡亲王园寝位于涞水县城北二十五里的东营房西南,原名水东村。根据徐广源、冯其利等学者和一些历史爱好者的实地考查,可以大致看到,此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园寝坐东朝西,占地六百余亩,建筑三十多座。园寝自东向西至宝顶处,共有三里多长的神道,气象甚为宏伟。沿神道依次建有神道碑亭,神道碑上用满汉两种文字镌刻着雍正帝御笔所书的“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和硕怡贤亲王神道碑”十七个大字,碑亭后有火焰牌楼、五孔石拱桥、四柱三间七楼石牌坊,其中牌坊的形制与东西陵的一样,只是少了两间。牌坊后有白玉望柱华表两根,华表柱体上雕刻五爪盘龙,栩栩如生,华表顶端蹲坐一对似龙非龙、似犬非犬,遍体鳞甲的望天吼,神气非凡。华表到宝顶遗址之间的建筑大多已经毁于战火,唯有散见的石料、条石,甚至完整的汉白玉栏杆。宝顶和埋葬棺椁的地宫均遭到彻底的破坏,唯有宝顶遗址上尚有完整的砖块,是标准的官造样式,砖块上还刻有督造者的姓名。

怡亲王园寝

功懋懋赏:全面逾制的怡贤亲王园寝

在官方文件如《世宗宪皇帝实录》《雍正朝起居注》的记载中,这座营建于雍正八年的亲王园寝,共包括“享堂七间,享堂外中门三间,内围墙一百丈,中门内焚帛亭、祭器亭,中门外神厨五间、神库三间,东西厢及宰牲房各三间,碑亭一;外大门三间,围墙二百九十丈,大门外奉祀房二十间,石桥二,石坊一,擎天柱二,神道碑一。”并派驻军把守,包括“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兵丁五十名永远守护,隶太平峪副将管辖。”所谓太平峪副将,即是泰陵守军的最高指挥官。换言之,虽然地隔六十华里,怡亲王园寝守卫仍然被作为泰陵守卫的重要组成部分看待。

事实上,根据《清会典》,标准的亲王园寝,只应建享堂五间、门三间,坟院周百丈、墓碑用交龙首龟趺、茶饭房左右各三间,碑亭一座。其守冢人十户,以王府私人奴仆充任,并无派遣朝廷官兵守卫之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