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打破国民党主席选举的鸟笼

国民党主席选举已有五人表态参选,各参选人都具有一定的实力或媒体曝光度,可谓国民党创党以来最热闹的党主席选举,也是最势均力敌的一次。历任党主席选举,花季未到几乎都可以预知花落谁家,这次党主席选举,到目前为止,包括参选人在内,恐怕谁都没有把握能够胜出。

然而,看起来最热闹的党主席选举,却也同时浮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角逐者众,党内沸沸腾腾,社会大众却冷冷淡淡,甚至许多蓝营支持者也意兴阑珊。何以故?因为国民党主席选举制度本身有很大的问题,大大限缩了候选人的范围,因而拉大了国民党与社会民意的落差。国民党内造政党的本质,是国民党失去“政权”后快速边缘化的根本原因,国民党再不改变为外造政党,就会注定永远“在野”的命运。因此,这次党主席选举,不应只聚焦于谁胜谁负,而要改变选举制度,党主席参选人也有责任要带领国民党改变。

依据现制,要成为中国国民党党主席候选人,需经过三道关卡,第一,要缴得起保证金,去年的补选是160万新台币;第二,要当过国民党中央委员或中评委;第三,要拿到3%有效党员的联署。这三个关卡中,保证金还在其次,要当过中央委员、中评委,对于没有背景的年轻世代来说相当不易,而党员联署又是另一重难及的高山关隘。

郝龙斌说,国民党主席候选人的条件门坎及保证金已经够高,还需要党员总数3%以上联署,加上每位党员仅能联署一位候选人,否则就是无效联署,有技术性杯葛其他参选人的疑虑,应该去除不必要的门坎。另一位参选人吴敦义附和这样的说法,既然已有中央委员等候选人资格限制,就不会造成一般党员轻易当选党主席的状况,这个顾虑应该可以打掉。

同样表态参选的詹启贤、韩国瑜,外界更怀疑他们完成联署的可能性。韩国瑜说,联署像是“乌龟爬门坎”,詹启贤也支持取消联署。

洪秀柱也表示不反对改革联署方式。她说,联署争议在于有资格的党员因为不同原因,重复出现在不同参选人的联署名单上而遭删除,导致长期以来的联署只成为一个形式,造成很多问题。只是取消联署,需要经过全代会同意。

表态参选的五个人,都至少是“不反对”取消联署,甚至整个国民党也找不到谁站出来主张联署有其必要。矛盾的是,为什么这个没人支持的限制,今天依然存在?早在2016年1月,《中国时报》社论就表示“改革从打破党主席鸟笼补选开始”,过了一年,问题还停留在原点,不但让人失望,也对国民党的行动力感到忧心。

去年国民党主席补选,选举过程没有火花,没有辩论,未引起社会关切。如果当时国民党“离经叛道”的年轻世代,可以成为鲶鱼候选人来挑战权威,现在的国民党可能会有更多和社会贴合的声音。对比之下,民进党的党主席选举,除了150万新台币的登记费之外,门坎极低,只要是党员皆可参选。2012年民进党党主席选举,民进党的青年党员前往中央党部领表,号召青年党员共同捐款凑齐登记费用。虽然最后没有真的参选到底,但是成功制造话题,也让党主席候选人必须正视他们的影响力,与之对话。

党内选举,最怕的是党员结构与社会母体不同,产生逆淘汰,能够在党内脱颖而出者,却不是面对外部竞争胜算最高的领导人,这正是今天国民党主席选举所透露的危机。

国民党内始终存在着一个说法,“得黄复兴者得党主席”,这样的评语就算是事实,也不是黄复兴党部的问题,而是国民党高层必须自省,为什么始终无法吸引非黄复兴党部的支持者加入成为党员,乃至于让党员结构如此失衡?

死水不怕搅,死局不怕破,国民党低迷至此,应打破让国民党与人民脱节的门坎,让更多青年世代进来启动这个老迈的政党。

本文原载于台湾《旺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