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菩提树下的欢宴》(连载29)

文化艺术报社
2017-01-24
+关注

有书真富贵

第六十六颗念珠

蒲昌海西岸,即是那在传说和歌谣中屡屡被提及的楼兰城。法显拖着老迈的身子,眼神中恐怖的影子还未褪去,风尘仆仆走入楼兰城。城中那座最高的建筑是佛塔,佛塔下面是寺院,有四千多个僧人在那里习法,习的是佛家的小乘之学。法显一行,在寺院的大门上挂单,然后得到邀请,在寺院安歇。

楼兰国在法显一行到来的四百年前,已易名鄯善,所以法显在他的记述中,称这里是鄯善国。楼兰的更名源于一场国家变故。老楼兰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尝归,典给匈奴人做质子。二儿子叫尉屠耆,典给长安城未央宫的汉家天子汉武帝做质子。所谓质子,它的性质,大约一半的意思是人质,另一半的意思是干儿子、义子。老匈奴王病毙,于是两个儿子拍马赶往楼兰城,抢着去继承王位。匈奴人那时的主要活动区域,大约正在河西走廊的祁连山一带,他们离楼兰城近一些,加上匈奴人的马快,这样,当汉王室的质子赶回楼兰时,匈奴人那边的质子,已抢先继承王位了。城头上放出无数利箭来,尉屠耆见了,只得在城外吊唁父王一番,然后调转马头,又回到长安城去,将这事向汉武帝哭诉。汉武帝命骏马监傅介子,率二十勇士,领着王子,再回楼兰。

展开剩余80%

傅介子一行,扮作丝绸之路上的客商,赚入楼兰城中,第二天面见匈奴人新树的楼兰王时,图穷匕首见,斩杀楼兰王于宫庭大殿之上。尔后,辅佐新的楼兰王尉屠耆即位。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大刺客傅介子,千里长途奔袭,刺杀楼兰王尝归的故事。王新立以后,弃了楼兰这个名字,改国名为鄯善。大刺客傅介子是宁夏固原那地方的人,楼兰之行之后,他后来的去向是如何呢,所有的史书上,都没有关于他后来情形的记载。史书上只提到了,跟随傅介子一起去完成这次刺杀的那二十勇士,后来没有再返回中原,新的楼兰王感念他们的扶持之功,给他们每人配了一名金发碧眼的楼兰美女做媳妇,然后在楼兰城的旁边筑了一座新城,名叫伊循,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米兰城,供这二十名士兵居住。这大约就是中原王朝西域屯田的开始。

司马迁在《史记》中,谈到西汉史官班超弃笔投戎,率领三十六人使团,赶往楼兰,火烧匈奴使团,重新打开通西域之路时,曾说,班超在那未央宫西墙处的司马门官署中,正将自己埋入在一堆史料中著书立说,突然间翻心了,将笔往地下一扔,说道:“男儿生世间,及大应封侯,正该像博望侯张骞一样,铁鞋踏破万里黄沙,像大刺客傅介子一样,含笑间一柄长剑取敌酋首级!”说罢,踏上前往西域的征途。班超在楼兰城中住下后,夜来趁着大风,火烧匈奴使团居住的楼兰客栈,从而迫使楼兰王就范,倾向于汉室,丝绸之路得以重开。班超此行,也从此长期留在西域地面,担任汉王朝在西域地面的最高军事长官——西域都护府大都督,率部平定西域地面五十多国家,历经三十一年征战后,才告老还乡。

到大唐王朝开国以后,在西域地面设两个都护府,行使中央政府对西域地面有效的管理和统治。一个是北庭都护府,设在北疆阿尔泰山脚下的吉木萨尔,管辖范围是额尔齐斯河流域和伊犁河流域,其触角一直延伸到遥远的贝加尔湖以外。一个是安西都护府,治所在东疆的高昌,后来又曾挪到和田,管辖范围是东疆和南疆的广大地区。

法显一行,来到古称楼兰、今称鄯善的这个蒲昌海岸边的邦国时,他看到了辉煌的宫殿,这宫殿正是傅介子完成那次壮举的宫殿,看见了城池一角的楼兰客栈,那大约正是班超所曾经一把大火烧毁,又重新盖起的建筑。城不大,内城面积大约相当于未央宫的面积。有一条小河,通向城外的一座沙丘。那沙丘之上,竖着一千多根胡杨树白色的树干。那小河就是著名的小河,那竖立着标杆的沙丘,当是被后世称为“千棺之山”的楼兰王国历朝历代的宫庭以及平民百姓所安葬之所、王国公墓。如果法显有幸的话,他大约还看见了那“千棺之山”之上的一场隆重的葬埋情景。

法显到来的那一时期,楼兰国的官方文书中,以佉卢语与汉语两种官方语言同时使用。后世的史学家们推测。佉卢文曾经是位于阿富汗苍凉高原上的贵霜王朝的官方文字,后来贵霜王朝为向西迁徙的匈奴人之一部——白匈奴所灭,国家灭亡,人民流失而不知其所终,也许,他们正是流失到了这楼兰国。是那古老的至今已经死亡了的佉卢文,为我们透露了这一遥远的年代的信息。

而在此之前,根据小河公墓千棺之山上的考古发现,距现在三千五百年前,楼兰国的居民是碧眼金发的白种人,而且是北欧人种。在那遥远的年代里,他们是如何越过欧亚大平原,在这蒲昌海岸边建立邦国的,这真是一个历史的大谜。是那千棺之山上的埋葬在沙丘中的金发碧眼的美女干尸,向人们透露出的这一古老信息的。有美女干尸为证,那个故事不是传说,而是曾经的发生。

在法显到来之前,中亚细亚地面,曾经有过一场长达数百年之久的动荡期,史学家们把这叫作“中亚古族大漂移”时代。他到来时,那场大漂移已经趋于平静,他所经历过的这些塔里木河绿洲国家,当是这些漂移与动荡的产物,当是一场历史大潮汐过后,遗留下来的积水洼。

法显一行在楼兰国,停驻了一个月,休养生息,补充食物和饮水,然后在一个早晨,朝佛塔拜了三拜,尔后继续踏上他们那漫漫求经长路。

第六十七颗念珠

复西北行十五日,到焉夷国,亦就是今天的焉耆回族自治县。法显说,这焉夷国的人“不修礼义,遇客甚薄”。他们在这里驻足了两月有余。之所以延捱的原因是,法显让几个同伴,重新返回,翻越库鲁克塔格山,穿越罗南洼地,去那里的高昌城,去化些缘,求些行资。等到行资到来之后、便离开焉夷国,向西南而行,进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大沙漠中又行走了一月又五日之后,来到于阗。

于阗国当时应当是塔里木盆地最富足的、文明程度最高的一个绿洲。大教东流,翻越葱岭之后,这里当时成为西域地域最大的、最重要的一个佛教中心。另一个同等重要的佛教中心,即是由鸠摩罗什担任国师的龟兹国。当法显高僧来到这里时,鸠摩罗什已离开这里有二十年之久,此一刻,历经流连颠沛之后,他已在长安城附近终南山脚下的草堂寺安顿下来,译经、弘法和授徒。世界真是充满了奇妙。

文化艺术报

责任编辑 惠茹乐

校对 梁晓泉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 关注文化艺术报社

刊号:CN61—0032 邮发代号:51—20

热线电话:029—89370002 投稿邮箱:whysbbjb@126.com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