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与黄裳先生一个甲子的“旧书缘”

黄裳写给江澄波的最后一封信

写于文汇报便笺上的短信

9月7日在报上看到当代著名藏书家黄裳先生于6日下午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不禁悲从中来。我与他相识于建国初期,结下了书缘情谊,书信往来一直延续至今年春节以后。虽然我先后任职文学山房、古旧书店、文育山房,但是我们两人之间对古籍的交流,却从未间断过,屈指算来已达六十个年头。对我来说,他不仅是一位爱淘古书的老读者,承他不弃,在业务上也给了我诸多帮助,因此也可以说是我的老师。

(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黄裳在上海《文汇报》担任副刊主编,每逢星期天休假,就偕同夫人小雁来苏访书,我与他因此得以相识。他抓住中国古代典籍重新大聚散、大组合的时机,十分积极地淘沥旧书,凡有冷落的书店和书摊从不放过。而且他很有先见之明,不但购藏全套,连明版僻书的残本,也兼收并蓄。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这些残本书也已成为宝物了。我们彼此熟悉以后有了默契,我每有收到新书都留给他先看,待他看后再另行销售。

一次,藏家送来一部明代坊刊的《枝山先生柔情小集》,题“异香椽吏”著,共有“醉红”、“窥簾”等集四卷,我就写信向他请教。隔了两天就收到他的回信,他告诉我这书是明代苏州人祝允明所作,在黄虞稷《千倾堂书目》中有著录,名为《祝氏小集》,应有“金缕”、“醉红”、“窥簾”、“畅者”“掷果”、“拂弦”、“玉期”等七卷才完全。祝枝山是苏州人,以风流不检传于里巷之间,又谱入弹词,与唐伯虎同为浪子典型,由来已久,“今观此小集,知非无因,所著《祝氏集畧》及《怀星堂集》尚有藏者,此为其佚著,亦可收。”我因此与物主协商以后提供给他。

还有一部明人王路辑,万历时刊本的《烟花小史》八种,虽然亦是残本,却是人间孤本:可见其版本学识之广。由此,也加深了我对他的敬佩。

他连续得到好书后,十分高兴,就不断给我写信:“澄波同志:又剪下邮票几枚寄奉。上月本拟去苏,因故未果。不知道近来收到什么书?有可见让者否?希随时见告,不胜感激!又,新文艺书之旧本、毛边书,如鲁迅等著作,也很想买一点。匆祝冬安。黄裳。十二月七日。”

(二)

六十年代初,我在苏州古旧书店工作时,受市文管会主任王言同志委托,注意了苏州地方文献的收集。有一次在拜访黄裳先生时,得见一部苏州人戴冠所著《濯缨亭笔记》十卷,系嘉靖丁末(1547)无锡华察刊本,末有刻书跋。华察字子潜,号鸿山,生于明代弘治十年(1497),卒于万历二年(1574),系嘉靖五年进士,历任兵部郎中,翰林院修撰,曾出使朝鲜,劾罢,起历侍讲学士,掌南京翰林院事。著有《岩居稿》、《翰苑集》、《皇华集》等传于世。此人即弹词《三笑姻缘》中所谓唐伯虎去卖身投靠之华太师(实际上华仅是太史),经查考唐寅生于成化六年(1470),年龄要比华察大二十七岁,故嘉靖二年(1523)唐寅逝世时,华察还没有考中进士。其次,华察的儿子名叔阳,官礼部主事,为太仓大文学家王世贞之婿,著有《华礼部集》八卷,乾隆时收入《四库全书》,绝非庸才,可见弹词小说内容之无稽。因为此书是苏州地方文献,故一再向他协商,承于俯允收归。后为南京博物院院长姚迁同志闻讯后来苏购去。藏于该院,也可说是购得其所了。“文革”前夕,文化上掀起了“反对厚古薄今”之风,由此引起书市萧条,又向黄裳先生情让到了一部宁波天一阁主人范钦之侄,范大澈的手稿本。书名是《史记摘丽》,全部十册,系明代白棉纸黑格精写,书上钤有范氏印记累累,十分古雅。据《甬上耆旧传》 称:“初范钦归里,筑'天一阁'以藏书,极浙江之盛,大澈数以借观,不时应,乃怫然。普通搜海内异书秘本,不惜重价购之,凡得一种为'天一阁'所未有者,辄具茗酒佳馔,迎范钦至其家,以所得书置几上,钦取阅后默然而去。其嗜奇相尚如此。”此书收购以后,及时提供给了浙江图书馆作永久保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