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最幸福”遇上“我们更幸福”:中国游客在平壤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长按二维码关注小编微

信,,防失联,更多精彩每天分享,广结天下

好友!!!已经加过亮剑、亮剑无敌、亮心的

朋友不用添加,同一个人,内容一样

这是一场典型的“罐头式”旅行。游览妙香山时,三枚导弹从朝鲜西南接连发射,而我们毫不察觉。

一班旅客在朝鲜平壤参观金日成像。摄:Xiaolu Chu/Getty Images

编者按:这一次,带您去朝鲜。作者说,“朝鲜旅游,看了许多人的说法——游客、记者、学者、脱北者……这一题材已被写烂了、读腻了。特别是在中文世界,人们对朝鲜故事充满同情,也习以为常。我想看些别的。如果我们将这些去朝鲜的人、看朝鲜的眼光称为“观光客的凝视”,那我之于文章中的看客,何尝不也有著一种凝视?”

观看:“这个能照吗”

丹东火车站外,矗立著一座通体金黄的毛泽东像——身穿大衣,伸高右手,据说指向北京。2015年7月,还曾有拆迁户来此叩头,祈求毛泽东重返人间主持公道。不少游客驻足拍照。

平壤万寿台上,金日成像大衣敞开,高举右手。金正日死后,父亲的左手边迅速加上儿子塑像,身著雷同的西服风衣,右手叉腰。2013年,金正日塑像被罩起整修,打开来时,风衣变成了迎风的夹克。

在这里,照相时要照塑像全身,不能模仿领袖的姿势。“更不能吐痰!”身著传统服饰的朝鲜导游向一个清嗓子的游客喝到,吓得大叔把痰咽了下去。

导游介绍,为表达敬意,献花20元一束,鞠躬一次而非三次。三次是给死人的,但伟大领袖永远活著,就像遍布全国的永生塔上写著:“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研究朝鲜宣传的专家B・R・迈尔斯(B.R. Myers)认为,伟大领袖的拟人地位并不是威严的父权,而是纯洁的母亲,大概如同“祖国母亲”——总被人欺凌,总需要理解,总在等待离散的孩子归家。 在朝鲜,拍照是复杂的事情。中文网上论坛、博客上不难找到他人的经验:军人不能拍,关口不能照,但导游等“对外人员”则欢迎来拍。普通人能照吗?会被检查相机吗?丹东旅行社的介绍上,写著“落后的地方”不可照相。可谁来定义哪里是落后的地方?苏珊.桑塔格视摄影为“一种选择、一种侵略”。但在这里,朝鲜政府帮你选择。“照那些好的,他们巴不得你照呢,帮他们做宣传。”中国领队说。

在中国我们称“朝韩”、或“北韩、南韩”;一到那边,对著导游,就自动转成曾经的称呼“北朝鲜、南朝鲜”了,十分主动。尽管“中朝友谊世代相传”,但标语、军人、灰尘总在提醒我们,在探望一名已经变陌生的朋友。曾经富有,今天它的落寞惊人——摩天大楼是七十年代的装修,啤酒标签纸已被反复冷藏湿得起伏,满街电线杆东倒西歪,游乐场无人问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