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错在哪?

陈荟楠
2017-01-23
+关注

国家是人类合作的产物。

几年来,因为叙利亚战争和伊斯兰国(IS)的扩张,中东地区产生了大量难民。这些难民失去家园,处境堪忧。很多人同情难民,但他们没有认识到灾难的根源,不去批判专制独裁与恐怖主义,反而将责任推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我在前文《祸乱的根源是秦始皇,不是陈胜与吴广》中已经批判过这种观点了,此处不再赘述。这些人没搞清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妄下定论,实在可笑可怜。

同样还是这些人,因为难民问题,发出了“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的感叹。这也是个似是而非的结论。表面上看,这些难民是因为失去了国家的保护,才沦为难民的。国家对个人的保护,的确重要,但因此而将国家重要性凌架于个人之上,是不对的;若借此要求人们无条件爱国,就更加错误了。遗憾的是,某些人说这句话的意图正在于此。

国家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是人与人合作的结晶。国家之所以应该存在,是因为没有国家,人和人之间的矛盾很难平息,个人权利得不到保护。因此,每个人让渡出一部分权利,建立国家,保护自己。国家不应该有它自己的目的,它只是保护个人权利的手段和工具。是先有个人才有国家,而不是先有国家才有个人。

展开剩余76%

在人类历史上,遗憾的是,大多数时候国家并未很好的履行保护个人权利的责任。国家机器被少数人所控制,用来镇压和剥削人民。它对个人权利的侵犯往往使它走向人们建立它的初衷的对立面。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就错在了颠倒了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国家是为个人存在的,个人不是为国家存在的。没有国家,个人还在;没有个人,就根本不可能有国家。

就像当年的美国,先是开拓者自发创建了一个个的殖民地,后来英国政府才派来官员管理,但当大家发现英国并未保护他们的利益,反而压迫他们时,他们起来斗争,抛弃了他们的“祖国”,建立了新的“祖国”。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还错在先入为主的设立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国家都是好的,都能保护我们。但这是不成立的。当年,爱因斯坦逃离了他的祖国,索尔仁尼琴被驱逐出他的祖国,此时的祖国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对那些想尽办法也要翻越柏林墙的东德人、拼了命也要逃跑的朝鲜人来说,他们的祖国在哪里呢?能得到祖国保护的人,说一句“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可以理解;但对那些遭受祖国迫害的人来说,如果也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是神经错乱吗?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错在不能历史地看问题。祖国是什么?如果是指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motherland),那它或许是对的。因为人不能离开土地,也就是不能离开具体的自然环境而存在。但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哪儿才是我们的祖国?地球才是!我们只是凑巧生在了地球的某个角落。你生在湖北,我生在湖南;你生在中国,他生在美国。这些都不过是地点的不同。是否就因为生在哪里就要爱哪里呢?肯定不是的,哪里能给我更好的生活,我会更爱哪里。(一般来说,出生地对每个人有着重要意义,大家对它的感情会更为深厚,但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理由要求我们一定要爱出生地,而如果我们移居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在那里生活了更长的时间,我们完全有理由更爱那个地方。)

而现在说“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的人,他们的意思并不是我上面的意思。他们指的就是政治意义上的国家。但如果历史地看,国家是从来就有的吗?国家不会改变吗?当然不是,国家一直在变,有的国家诞生了,有的国家灭亡了,有的国家虽然名字还是那个名字,但并不是原来的国家。请问,你说的祖国,究竟是秦时的祖国,还是唐时的祖国?你爱的,是大明,还是大清?都不是吧!你说是现在的祖国,可现在的祖国也在变化。从长远的时间段看,它也不过跟大清大明一样,只是一个历史的存在(不仅国家如此,人类也如此,地球也如此,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那么,是否因为你凑巧降生在某个时代(这个你无法选择),就一定要爱这个时代的“祖国”呢?

你可以爱国,但不能强迫所有人都爱国。在有理性的人看来,我们爱不爱国,还要看这个国家爱不爱我们。一个个人权利得到充分保护的国家,它的公民当然会发自内心地爱它;相反,个人权利遭到践踏的国家,配不上人民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爱一个人尚且需要理由,爱一群人组成的共同体(集体、国家)就更需要理由。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富兰克林的这句话比“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包含了更多的真理。很多人反驳这句话,认为它是“有奶就是娘”的翻版。但是,将祖国比作母亲,只是一个文学化的比喻,在学理上却站不住脚。母亲与子女有着生养的天然关系,母亲也大多深爱着自己的子女。但国家和个人的关系却不是这样的。

最后,我想说,祖国是由一个个的“你”组成的。对你来说,你自己永远是最重要的。祖国因你而存在,没有你,祖国什么都不是。

说明:此文曾于去年夏天发表,但随后被删,现在所发之文有所删改。关于祖国、国家等概念,向来争论很多,我当时又写了另一篇文章进行解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本文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打开阅读。另:《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认为,国家并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它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