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平和,天底下最美的地方。

福建旅游
2017-01-23
+关注

在台湾海峡西岸、闽南金三角漳州西南部,有一个“天底下最美的地方”——平和县。

追溯县名的起源,应该从县名的“起名人”说起,“平和”县名的“起名人”是明代最为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哲学家,中国史上罕见的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伟人——王守仁。

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汉族,幼名云,字伯安,别号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属宁波余姚)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

他不但精通儒家、佛家、道家,是“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而且能够统军征战,官至南京兵部尚书、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是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书法家、军事家、教育家、文学家。

王阳明的一生堪称传奇,经历也颇多波折。据明史记载,王阳明出身名门(其高祖是著名书法家王羲之、其父王华是状元),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不仅受程朱理学的熏陶,而且广涉释、道与兵法。17岁与表妹谈婚论嫁,21岁乡试中举, 28岁考中进士,次年授兵部主事。

展开剩余91%

按理说,一切也都还顺利。可是,命运多舛,“好言兵,且善射”的有志青年王阳明、身怀绝学自命不凡的王阳明想要一试身手的时候,却碰上了腐败无能的明王朝,他一时饱受冷遇,怀才不遇。

时年正值明正德元年(1506),武宗朱厚照初政,宦官刘瑾专权。朝廷一班官员上疏参劾刘瑾,刘瑾大怒,全被逮下狱。王阳明冒死上书营救,也被逮入狱,廷杖四十,被贬为贵州龙场(贵州修文县)驿丞。当年的龙场地处偏僻,豺虎四出,瘴疠流行,为蛮夷之地,自然形同流放,这显然是当权者对敌对势力欲置之死地的绝招。身处逆境,在“居夷处困,动心忍性”之余,年轻气盛的王阳明也只好“默坐澄心”,走入内心寻找出路。

谁也没想到,蛮荒之地不仅没有困死王阳明,却因远离争斗与尘世,闲居静养,而“忽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始知圣人之道,吾心自足。此即为史上著名的“龙场悟道”,王阳明从此开始了哲学家的布道历程,筑龙冈书院,招徕从者,讲学贵阳书院,抒发“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三大命题,世称“王阳明心学”。

“龙场悟道”对王阳明而言,肯定是因祸得福的一次痛快经历。长年困扰自己的心结解决了,这才是人生头等大事。命运也是如此,自此之后,王阳明的好运接二连三地来了。不久,刘瑾伏诛,王阳明一年之内连升三级,先由庐陵知县升授刑部、吏部主事,再晋文选清吏司员外郞。

45岁时,“汀、漳各郡皆有‘巨寇’,尚书王琼特举之”,于是擢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开始了竭力事功,践履心学的历程。明正德1517年正月十六日赴赣开府履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时值漳州的詹师富与广东的温火烧集聚6000多名“山贼”,在闽粤交界的漳州南部山区一带占山为王,并和江西南安的谢志珊、蓝天凤,广东的池仲容等,结成联盟,与朝廷分庭抗争,致使“三省骚然”。

王阳明一到赣州,王阳明就开展调查研究,了解“八府一州”的社情民意、匪患军备等情况,并在一个月之内,详细掌握“八府一州”的“山贼”情况,决定采取“先易后难,各个击破”的战术,将巡抚南赣的第一个战场摆在“山贼”势力相对薄弱的漳州南部山区。

正德十二年(1517)正月十八日,福建按察司兵备佥事胡琏率领分守右参政艾洪、左参政陈策、副使唐泽,都指挥佥事李胤、哨委官指挥徐麒,南靖知县施祥、知事曾瑶等官员,统领官兵5000多人,兵分多路,从今平和县长乐乡的长富村到阔竹洋、新洋、大丰、五雷、大小峰等多点发起围攻,打响漳南战役的第一枪,双方展开激烈的相互攻守,先后大战数回合,最终“山贼”溃败,贼首黄烨等432人被擒获斩首, 146人“山贼”家属被俘,烧毁房屋400多间,马牛等众多物质被缴,其余“山贼”奔到象湖山(今永定县湖山乡)一带集聚坚守。

此后一个多月,福建、广东的“山贼”与官兵双方进入对峙状态。期间,福建、广东两省的领兵官员对下一步的行动意见发生相左。福建领兵官员“整缉既久,兼有诸处打手,意气颇锐”,执意要奋击而前,速战速决;而广东领兵官员“集谋稍缓,声威未震,意在倚重狼达土兵,然后举事”。

针对这种情况,王阳明分别批评了两省领兵官员的错误思想,连发《剿捕漳寇方略牌》、《案行广东福建领兵官进剿事宜》、《案行漳南道守巡官戴罪督兵剿贼》、《案行领兵官搜剿余贼》、《钦奉敕谕切责失机官员通行各属》等5道命令,要求两省领兵官员“务要同心协德,乘间而动,毋得各守一方;如复彼此偏执,定行从重参拿,绝不轻贷”。

同时,王阳明及时对战事进行了反思和调整。王阳明认为当时福建、广东两省官兵兵不堪用,平时作威作福,欺压良善,一遇战事,畏缩不前,而漳南贼寇却集结象湖山于三省交界处,山高林密,据险而守,与广东、江西“贼寇”相互沟连,非智谋不能取胜;贼寇在官府民间有不少“贼寇”内线,我明他暗,泄漏军机,因此,王阳明极力推行“十家牌法”,调查田土人口,采取连坐办法,并以“纸牌”密喻严肃军纪及三省夹剿战略战术,于上杭开设练武场(今上杭文庙之右“射圃”),招募三省悍勇民快,集中训练。

稍作整顿之后,王阳明决定坚持以三省会剿兼用疑兵之计为作战策略。一方面,要求三省各部遵奉密喻(纸牌),佯言在上杭犒众退师,等秋后朝廷狼兵到达再行会剿;一方面,差谴卧底密探,打听虚实,捕捉战机。“亲率诸道锐卒进屯上杭”,正德十二年二月十九日,“乘贼怠弛”,会选精兵一千五百名当先,重兵四千二百名继后,分作三路,于夜间衔梅急进,直捣象湖山,斩杀詹师富、温火烧等七千有余;福建军兵从南靖出发攻破长富村等巢三十余处,广东军兵攻破敌巢一十三处,“漳南数十年贼寇悉平”。

这次战役历时两个多月的征剿,先后攻破了象湖山、可塘洞、箭灌、大伞等40多个山寨,擒获斩首“山贼”2700多人,俘获“山贼”家属1500多人,烧毁贼巢房屋2000多间,缴获众多的牛马辎重,肃清了盘踞在闽粤交界山区数十年之久的以詹师富、温火烧为首的山民暴乱,还妥善安置了1235名“山贼”、2828名“山贼”家属,取得了平漳寇决定性的胜利,也是他提督军务以来的首次大捷,为他日后军事上的成就奠定了实践基础。

漳南战役之后,阳明先生头痛的便是如何治理这块土地,使老百姓长治久安。因为此时,无论是省、府、道、县或是布、都、按各级各部门官员,还是当地的黎民百姓,甚至是得到安置的“山贼”及其家属,无不希望从此远离战火,社会安宁,安居乐业。战役一结束,王阳明就着手考虑如何巩固平乱战役成果,谋求漳南边区“长治久安”之策。

据说,王阳明平定完漳南寇乱后,一天夜晚,王阳明特意来到平和河头耆民曾敦立的家里向曾老先生请教,没想曾老先生笑而不答,只是斟上满满的一杯滚烫的白芽奇兰茶,请王阳明趁热喝。王阳明看着满满的一杯热茶犯难了,这怎么喝啊,不好端不说,一不小心就烫着了。

看到阳明先生的犹豫和为难,曾敦立拿出一个空杯子,把茶一倒为二,递给王阳明。阳明先生马上心领神会,明白了曾老先生“分而治之”的建议,便起身告辞了。这则美丽的故事到底有多少可信度,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漳南战役”一仗后,王阳明已开始探求社会管理的长治久安之策。

史料可查,平和寇乱初定,生员张浩然、耆民曾敦立并山人洪钦顺等就开始上书呈请设县,要求以漳平、永定为例,及时添设县治,控制贼巢,建立学校,移风易俗,方为长治久安之上策;而后,漳州府知府钟湘向福建按察司兵备佥事胡琏呈报府、县官员和民众的意愿,提出请求添设新县的理由和建议;福建按察司兵备佥事胡琏将漳州府、南靖县官员和民众的意愿转报给时任巡抚南、赣、汀、漳的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的王阳明,并提出相应的意见。

王阳明本来正为怎样防止山贼东山再起绞尽脑汁,现见乡绅曾敦立、知府钟湘及兵备佥事胡琏等的呈文,更坚定了他分县而治的想法。尤其是乡佬曾敦立们的看法,竟与他不谋而合,这很让王阳明很是兴奋了一阵子。他决定到河头亲勘,但见河头民众“众口一词,莫不举首愿望,仰心乐从;旦夕皇皇,惟恐或阻”。同时,王阳明还暗地派人到河头一带察看,尽管官府没有行令,但当地百姓已伐木畚土,开工建设,盼望早日建县。

之后的五月二十八日,王阳明根据福建按察司兵备佥事胡琏的呈报,上书朝廷《添设清平县治疏》,认为“建立县治,固系御盗安民之长策”,可以收到“盗将不解自散,行且化为善良”的效果,恳请朝廷“俯念一方荼毒之久,深惟百姓永远之图”,建议割南靖清宁、新安等里,漳浦县二三等都,添设一县。

正德十三年(1518)十月十五日,再上书朝廷《再议平和县治疏》,既禀报建县筹备情况,又就县治疆域、官员配置、财粮裁拨等具体事宜进行请示,恳请朝廷“俯顺下情,乞敕该部(户部)议处裁拨,庶几量地制邑”。《大明武宗毅皇帝实录》记载:“正德十四年三月…己酉(十六日)…添设福建平和县并改小溪巡检司为漳汀巡检司”;“正德十四年六月…辛已(十九日)…增设福建漳州平和县主治于南靖县之河头大洋陂…”至此,平和县正式开县,开启了“自强不息生和气,厚德载物扬和风”的新时代。

从王阳明漳南平寇、奏设县治的事实证明,“析划里图,添设新县” 既巩固了地方政权,又强化了基层治理;既契合朝廷利益,又顺应民众愿望。不仅使原本“远离县治,政教不及,民众罔知法度”的穷乡僻壤变成“百年之盗可散,数邑之民可安”的美好家园,而且“添设县治控制贼巢,建立学校移风易俗”,使得人人自致其良知,去恶从善,永为良善之人,实现天下“大同”的太平景象。

这正好印证王阳明“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论断的正确性,正是王阳明对“破心中贼”的深沉思索,“知行合一”而“致良知”,完善了“心学”体系,大兴礼义之习,做足“正人心”的功夫,导引人心向善,推动历史发展。

据《王阳明全集》可知,王守仁1517年的最初向朝廷奏请设置平和县时,所起的县名并不是“平和”,而是“清平”(见卷九的《添置清平县治疏》);到了第二年(即1518年),依“县名须因土俗”之律, “询知南靖县河头等乡,俱属平河社,以此议名平和县”(见卷十一的《再议平和县治疏》),才将县名起为“平和”。从中可见,“平和”县名的起名之意是因为县治所在地“平河”的谐音而得。

王阳明在起县名过程中,之所以采用“平河”的谐音“平和”,而不直接用“平河”的原因。主要是,王阳明精通儒、释、道,深知其精髓,了解中国的儒、释、道思想中都含有“和”。正如湛若水在《阳明先生墓志铭》所云:阳明“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躬之习,三溺于辞章之习,四溺于神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所以,王阳明在起县名时,以“和”取代“河”就顺理成章。可以说是阳明先生不假思索,瞬念而成的。

儒学之“和”,内涵丰富,始终贯穿“和而不同”这一主线以及“仁爱”的儒家贵和哲学灵魂,倡导泛爱万物、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协和万邦、天下一家的人类观,政通人和、以民为本的政治观,厚德载物、多元一体的文化观,诚信正直、义利统一的道德观,慈孝恩义、家道和顺的家庭观,成己成物、崇德广业的人生观。

佛教之“和”,蕴涵着“一团和气”,氤氲着一股“和风”,追求内心的“净和”,尊崇“以和为尚”,倡导人心和善、家庭和睦、人际和顺、社会和谐、人间和美、世界和平。

道教之“和”,无论是老子的“知和曰常,知常曰明”,还是庄子的“太和万物”,都有和谐、和睦、和善、祥和、中和等含义,蕴涵着慈爱和同、和以处众、和衷共济、和而常通、政通人和、内和外顺等深刻的处事哲学、人生理念和“致太平”的社会理想,追求“以和为贵”,倡导以德为行、抑恶扬善,敬老恤孤、怜贫悯疾,助人为乐、慈俭济人,热爱自然、保护环境,劳动自养、自食其力,淡泊名利、和光同尘。

“和”字,繁体字是“龢”。从其篆体字的写法来看,就像一个跪着的人,正在吹一个芦笙,笙管长短不一,粗细不均,吹出来的声音才是一个和声。如果笙管都一样粗、一样长、一样齐,吹出来就一样的“呜”声,哪来天籁之音。所以,声音只有一个就无法听,“和而不同”才是最好听的音乐。“和”字的说文解字完全体现了儒家“和而不同”的思想。

因此,无论是王阳明的从 “清平”到“平和”,还是旧志中的“和”邑,或是近代 “靖和浦”、“饶和浦”中的平和简称,“和”始终是平和县名的最关键字,寄托着“自强不息生和气,厚德载物扬和风”的美好愿景。可以说,“和”是中国传统文化之最本质,也是平和核心价值和精神之所在,更是平和文化的全部。

- THE END -

转自:平和县旅游事业局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