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黑手党的起源:诞生于西西里,发家靠禁酒令

书问阅读
2017-01-23
+关注

“黑手党诞生于西西里岛”

巴勒莫的秘密。一切始于斯、终于斯,就如同条条大路通往遍布黑帮的罗马。

——法布里乔·卡尔维(Fabrizio Calvi),

《教父们的欧洲》,1993年

黑手党诞生于西西里岛。如果仅从历史学和社会学的角度看,我们甚至可以说黑手党只属于西西里岛。后来“黑手党”(mafia)一词有了黑社会组织的含义,它才被用于指代所有组织程度较高的有组织犯罪了。实际上,西西里黑手党的真正名称是“我们的事业(Cosa Nostra)”。但是,由于忠实于著名的“缄默法则”,没有任何西西里黑手党成员用过“黑手党”或“我们的事业”一词指称他们的组织。

回顾历史有助于人们深入了解“我们的事业”是如何生根发芽和茁壮成长的。西西里岛宛若一块地处地中海当中的“大陆”,战略地位至关重要,自成体系,自给自足。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该岛在2000年中被周围轮番崛起的强大民族所觊觎:腓尼基人、希腊人、罗马人、萨拉逊人(中世纪西方人对穆斯林的称呼——译者注)、诺曼人、阿拉伯人、施瓦本人、法兰西人、西班牙人、英国人和意大利人接踵而至,这些占领者都对西西里岛采取同样的统治策略:高高在上的统治。他们并不关心如何去理解这片土地,也不想了解这里的人民。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西西里本地人逐渐养成了潜意识中排斥所有非西西里事物的内倾习惯。岛上占据统治地位的法则本是侵略者的法律,但是法律随统治者更替而不断更迭,新法很快代替旧法,最终,所有法律都失去了权威,唯一不变的就是所有西西里人自己所认可和承认的独特规则。

展开剩余82%

频繁被不同宗主国统治的西西里人越发与外世隔绝和特立独行,这便造就了西西里人的两个信念:

解决所有问题只能靠自己而不能靠任何权力当局。

法律永远是侵略者的法律,而不是西西里人的法律,所以非法地下活动在西西里人看来归根结底是一种地域爱国主义行为。

在此背景下,一些最强大、最精明同时也是最不羁的人物脱颖而出,并且填补了遥远统治者们在岛上留下的权力真空。他们处理岛民冲突,介入地方经济生活,逐渐转变成为大地主,向为他们冲锋陷阵的人们提供保护,成为真正的主事者。

时光荏苒,他们低调但有效的地方权力逐渐确立了起来,到了19世纪已经基本成熟。20世纪上半叶,“我们的事业”在意大利法西斯统治时期遇到了生存困难。一个极权政权是不能容忍自己治下还存在另一个地方权力的,所以墨索里尼要求总督切萨雷·莫里(Cesare Mori)彻底根除“我们的事业”。后者严格执行了他的命令。残酷的镇压给“我们的事业”以沉重的打击。但是,对黑手党的镇压随着1943年美军登陆该岛后戛然而止。黑手党首领们张开双臂欢迎美军的到来并且开始了在“反法西斯斗争”名义下的报复行动。

20世纪下半叶便成了黑手党通过毒品贩运暴富的大好时代。

但是,黑手党并非西西里岛的特产。仅仅在意大利南部,就还有三个黑手党组织:坎帕尼亚地区(Campagnie)的卡莫拉(Camorra)、卡拉布里亚地区(Calabre)的光荣会(Ndrangheta)和普利亚地区(Pouilles)的圣冠联盟(Sacra Corona Unita)。这三个黑手党组织(尽管它们不在西西里岛上,我们姑且也用黑手党称呼它们)在历史传统、活动范围上均与“我们的事业”有所不同。

光荣会(Ndrangheta)是卡拉布里亚地区的黑手党。Ndrangheta这个词第一次出现于18世纪末意大利宪兵当局(和法国宪兵性质一样的武装警察部队)的报告中。光荣会仅在家族内部招募人员,其基本单位是家族(Ndrine)。与“我们的事业”不同,这些家族没有上级单位。光荣会的两大传统犯罪领域是绑架索赎和敲诈勒索。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它的成员开始从事毒品贩运、国际武器贩运、攫取公共合同、骗取意大利和欧洲的公共资金等生意。光荣会的成员如今已经走出卡拉布里亚地区,不仅几乎遍布整个意大利,而且已经到达了加拿大、美国、欧洲多国和前南斯拉夫国家。

坎帕尼亚地区的卡莫拉(Camorra)与“我们的事业”和光荣会不同,它不是从农村地区发展起来的,而是19世纪在那不勒斯的居民聚居区诞生的。卡莫拉的基本单位是家族,尽管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家族联盟的做法,但是在新卡莫拉组织(Nuova Camorra Organizzata)和新家族(Nuova Famiglia)这两个家族联盟之间为了争夺最高领导权而爆发的血腥冲突终止了这种尝试。那不勒斯个人主义传统对此地各个组织程度相对不高的家族有着很大的影响。卡莫拉成员是天生的走私者,他们后来将香烟走私的经验用于毒品贩运中,在伪造奢侈品、开设地下赌场、敲诈钱财和公共工程舞弊等方面有着大量不法生意。如今,他们的活动范围已经从意大利延伸到西欧和中欧国家、南美国家以及美国。

圣冠联盟(Sacra Corona Unita)是普利亚地区的黑手党,它是20世纪80年代受到卡莫拉和光荣会两个黑手党的启发创立的,所以是这三个黑手党中最为年轻的一个。但是,由于它设有类似管理委员会的最高机关,所以其组织程度很高,已经接近“我们的事业”了。它通过复杂的入会仪式吸纳那些有攻击性的男性为成员,主要在意大利和巴尔干国家从事武器、毒品、香烟贩运以及偷渡等行为。

尽管黑手党诞生于西西里岛,但是它很快就冲出这个小岛,走向世界了。

“禁酒令促进了黑手党在美国的发展”

在我卖酒的时候,他们称之为走私;

然而买我酒的客户在湖滨大道上

用银托盘装着酒招呼他们的客人时,

他们却把这称为好客。

——阿尔·卡彭(Al Capone)

191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沃尔斯泰德法案(Volstead)禁止在美国生产、销售、运输、进口和出口酒类,但是却并未禁止饮酒。酒类市场需求旺盛,可是供应却处于短缺状态,于是,私酒制贩活动日益猖獗,这对美国黑帮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天赐良机。

各家黑帮都觊觎这块肥肉,纷纷投入到酒类制造、运输、进口和销售等生意中去。英文“黑帮”(gang)一词就是从那时出现的。当时美国人尚未使用黑手党(mafia)这个词,而是说“有组织犯罪”。因为,在20世纪20年代,与现在人们的普遍认识相反,意大利黑手党式的犯罪行为尚未在美国占据上风。犹太裔黑帮和爱尔兰裔黑帮当时同样也进入了私酒制贩这个利润丰厚的市场,各方之间竞争逐渐激烈,也越发血腥:黑帮之间全力互搏,通过消灭肉体来消灭竞争对手。为了获得立足之地,只有暴力相搏。

芝加哥大黑帮头子阿尔·卡彭(Al Capone)应运而生。十几年间,他残酷地消灭了各路对手,控制了整个芝加哥地区的私酒贩运生意。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清除对手行动是在1929年2月14日星期四的情人节大屠杀(但是他与此案有牵连的法律证据始终未有报道)。在芝加哥的北克拉克街(North Clark Street)的一座修车行里,7个“臭虫莫兰”(Bug Morane)黑帮的成员在墙根排成一排被集体枪杀。这次屠杀使得阿尔·卡彭获得了对芝加哥城区黑帮的控制权。两年后的1931年,他由于逃税而被逮捕,这是对他起诉的唯一证据。

禁酒令在美国黑帮犯罪手段发展史上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阿尔·卡彭就借此通过系统地使用暴力和贿赂手段提高了黑帮的犯罪效率。在禁酒令的背景下,旨在通过最有效的组织方式,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有组织犯罪诞生了。

是阿尔·卡彭把黑手党引入美国的吗?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但这并不正确。因为,虽然卡彭是意大利移民的后裔,但是黑手党并不是与他一起衍生于美国或者说并不是借助他来到美国扎根的。

在1820年至1930年间到达美国的意大利移民并未带来黑手党。他们中并没有“我们的事业”、“卡莫拉”或“光荣会”的成员。当时很多移民的最初愿望都是有朝一日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国去。面对不无敌意且语言不通的生存环境,这些移民要想与外界沟通就要求助于中介者,中介者们由此很快就成为重构移民原籍国群体里垄断权力的人。由此可见,尽管意大利移民没有将黑手党作为一种组织形式带到美国,但是他们到美国后的思维行为方式还是催生了黑手党在此扎根。

狭义上的美国黑手党是在阿尔·卡彭时代之后不久在“幸运小子”卢西亚诺(他的原名是Salvatore Lucania,但是他最响亮的名字是Lucky Luciano)的领导下出现的,并且也使用了“我们的事业”(Cosa Nostra)这一名称。具有现代头脑和企业精神的卢西亚诺比他的前辈们更加美国化,他凭借自己的处世之道和组织能力在1931年设立了一个由在美国境内25个黑手党家族中的24个家族组成的委员会,尽管其中很多家族后来逐渐衰弱,但是它们至今依然存在。

禁酒令就这样促进了有组织犯罪(organized crime,这是当时警方报告中使用的字眼)的出现。从阿尔·卡彭时代的芝加哥黑帮到卢西亚诺创立的美国“我们的事业”团伙,有组织犯罪破茧而出,实现了质变,黑手党和一般有组织犯罪集团由此有了一个重大区别:黑手党拥有权力集中的中央统治机关。

书名:黑手党

作者:[法]克雷坦

出 版 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定价:¥28.00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