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共读《佩拉宫的午夜》| 读者优秀书评分享

伊斯坦布尔曾经是这个全世界最伟大的城市之一,但这个近代早期的经济重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数年时光里气数渐尽,遭人遗忘。而作为阅读计划的第一本书,《佩拉宫的午夜——现代伊斯坦布尔的诞生》带我们重新走进了这座名城,通过阅读,印刻在城市肌理的历史图腾再现眼前......

在《佩拉宫的午夜》发售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很多深度书评,看到广大读者都在分享对于这本书的解读,我们感到非常欣喜。单读也从中选出了三篇优秀书评与读者共享,但囿于篇幅限制,只节选了每篇的一部分,全文将在单读编辑部微信号中陆续发布。这一次,就让我们跟随他们的文字一起倾听回响在佩拉宫酒店午夜的声音。

《佩拉宫的房客们》(节选)

Lynne

“战争在午夜时展开”,阅读《佩拉宫的午夜》时,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这句台词时常会浮现于我的脑海。美国导演韦斯•安德森( Wes Anderson )的这部作品在当年的各大电影节上斩获了不少奖项,毕竟谁会不对一个连看门人都能改变欧洲战局的传奇大饭店丝毫不动心呢?而比布达佩斯大饭店更吸引人的是,佩拉宫是真实存在的。被协约国占领期间,伊斯坦布尔面目全非,穆斯林普通百姓们的坊间传言充分表达了整个社会对外国统治的不满。如果穆斯林想找到任何关于占领者和非穆斯林少数派相互联系的鲜活实例,他们只需要去佩拉宫与登记台的接待员或负责招待的服务生聊一聊便知道了。

根据传记作家齐亚•贝的回忆,此时的佩拉宫迅速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寡廉鲜耻的黎凡特投机商在此设宴款待外国军官和商界人士,他们搂着堕落的俄国公主或者希腊、亚美尼亚小姐一起喝酒跳舞,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姑娘的德行比她们的衣衫还要单薄。”在对这一历史的重述中,作者查尔斯•金选择了两个人——接管佩拉宫的希腊人布多萨克斯和英军司令查尔斯•哈林顿,他们一个尾随着希腊的脚步,权衡着自己可能的未来之路,一个则准备着与自己一度尽力的统治者——奥斯曼帝国苏丹的直接冲突。1922 年 11 月 17日,穆罕默德六世在英军司令的陪伴下最后一次横渡博斯普鲁斯海峡,然后他独自启程,开始了漫长的自愿流亡之旅。几天后,大国民议会推选穆罕默德六世的表弟、王储迈吉德二世为哈里发,但是没有给他头衔。全球伊斯兰教的领袖和帝国统治者几个世纪以来首次实现了分离。奥斯曼王室退出了历史舞台,穆斯塔法•凯末尔引领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作为一部历史文学类作品,《佩拉宫的午夜》中对人物的安排有着一种耐人寻味的分寸感与矜持。按照通常的逻辑习惯来讲,穆斯塔法•凯末尔是土耳其在接下来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毋庸置疑的头号人物。他是国父,是第一公民,是土耳其人理应学习的志高榜样。凯末尔拥有深邃的蓝眼睛和超凡的性格魅力,这使他成为了当时全世界最迷人的国家元首,他也是那个年代最常出现在各大国际杂志封面的领导人。时至今日,政府已经不再强迫私营企业公开悬挂他的画像,但是许多店主和餐馆老板还是会把穆斯塔法•凯末尔的照片印在泳衣或舞池上,以这种幽默的方式向这位革命发起人致敬。而当今天的反政府示威者走上伊斯坦布尔的街头游行示威时,他们仍然会挥动印有凯末尔肖像的旗帜,绑着写有“国父,我们追随您的脚步!”的发带。但尽管现实的确如此,查尔斯•金还是吝啬于在作品中多给凯末尔一些篇幅。相反,他笔锋一转,将目光投向了彼时正在佩拉宫及其周围的各色酒吧中酝酿着的摩登时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