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边疆时空】张亚辉 | 人类学视野下的藏边世界:土地、寺院与社会

张亚辉

1976年生,黑龙江省嫩江人,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历史人类学和宗教人类学。

[摘 要]文章在区分狭义的藏边社会与广义的藏边社会的基础上,综述了藏边区域的重要人类学民族志作品,结合笔者自身的研究经验,分析了这一区域的封建制度来源与性质的多样性,以及这些分封制度如何与作为轴心文明表征的藏传佛教的思想、知识与教区组织之间的复杂多变的关系,文章进一步提出,以更加广阔的比较研究为基础的民族志书写,不但有利于我们对藏边世界的理解,也将贡献于人类学的普遍思考。

关键词:藏边 土地 封建 轴心文明

中国人类学对藏区的研究,肇始于李安宅、于式玉二先生。1938年,两位先生在顾颉刚先生和陶孟和先生的鼓励和支持下,毅然前往安多地区的著名格鲁派寺院拉卜楞寺,开始了为期三年的田野调查。李先生曾就拉卜楞寺的研究说道:“若就藏民文化的发扬光大,由此成功而进入西藏腹地,更是整个中国民国要政之一。其实,即就甘青康蒙各地信徒的影响来说,在此地努力,已是了不得的价值了”,而两位先生的藏区研究几乎全部都是在安多地区和康藏地区展开的。事实证明,李于二先生之后,我们对甘青康蒙区域的关注是远远不够的。过去的几年里,安多和康藏地区颇不安宁,相反,在卫藏地带,尽管偶尔也会有些许的风吹草动,但总体的状况却要平稳得多。在社会科学异口同声地将中国边疆地区的问题归咎于名目繁多的各种民族主义的时候,藏边地区的情况就显得极具挑战性。这至少表明,藏边社会的人类学研究有着不同于卫藏地区研究的别样意义,藏边研究并非藏区研究的边缘地带,其学术的旨趣也不应局限于“从西藏的周边看西藏”的模式,而是要通过藏边区域的研究提供独立的学术洞见与理论启发。其情形一如对广泛印度化的东南亚的研究,其实并不是为了了解印度,而是这些研究本身就可直接进入理论对话。

何为藏边

围绕青藏高原周边的诸地区是否具有某种共同的历史与社会学特征?当拉铁摩尔宣布铁路穿过长城,内亚边疆已经失去意义以后,藏边地区是否成了新的社会类型学的边界?人类学又能够对这一区域的历史与文化过程提供哪些有益的理解?为了对这些问题作出最为初步的探索,2012年11月,笔者和苏发祥教授在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召集了第一届“藏边社会研究”学术论坛。过去的这两年间,中国藏研中心的陈庆英先生、中山大学的刘志扬教授、重庆大学的彭文斌教授和青海民族大学的马成俊教授等诸多学界先进纷纷在不同的场合对这一问题发表了极具启发性的学术观点,在首届“藏边社会研究”论坛的论文结集出版之际,笔者不揣简陋,谈谈我对藏边社会研究的粗浅看法,受学识所限,藏的史学、语文学和政治学的诸多研究都是笔者无法涉及的,本文在人类学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亦难免挂一漏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