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补壹刀】警惕!日本的“工匠精神”甚至用到了对华间谍活动

环球时报
2017-01-22
+关注

下面是一张日本共同社网站公布的“中国首艘国产航母高清照片”。照片中的国产航母外形及诸多构造细节一览无余,甚至能看清航母舰岛武器开口的结构。如此清晰的图片,恐怕非专业间谍很难拿到,这就是日本间谍的可怕之处。

说起鬼子搞谍战,大家都知道非常厉害,当年的“特高课”赫赫有名,相信不少看过抗日剧的国人都对《伪装者》中女特务头子南田课长等人非常熟悉。不过,相比英国军情五处、苏俄克格勃、美国CIA,似乎二战后至今,鬼子的间谍都像散兵游勇,说不出个具体负责的机构,却时而给我们小鬼缠身的感觉。

展开剩余91%

从左至右:土肥原贤二、川岛芳子、荒尾精

刀哥也有这种感觉,从多途径了解了一些情况。我们的直觉确实符合事实,日本人战败后一直没有正儿八经的情报机关,但间谍工作从没有休工过,尤其是对华间谍工作仍然是无孔不入。

1

多头分工的“间谍之家”

日本情报工作分散在六七个部门中:国家安保局、内阁情报调查室、军事侦察机关、外务省国际情报局、警察厅情报通信局、警视厅公安部、法务省公安调查厅、军事反侦察机关、移民厅、海上保安厅等。国家安保局2014年成立,主要职责为协调各部门,堪称“中枢”。

不过实际运作中,内阁情报室、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和公安调查厅是四大支柱。内阁情报室与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形象来说,是美国CIA拆分后的情报分析部门与行动部门。

外务省国际情报局成员是披着外交官外衣的间谍:首任局长是赫赫有名的外交情报专家涉谷治彦。此人上世纪70年代为日本驻德国外交官,曾经搜集到有关欧洲货币发展的绝密情报。外务省的情报人员招募相当严格,往往直接从年轻的外交人员中选拔。培训内容除了谍报技术和潜伏渗透技能之外,还要求雇员具备国际视野,通常会被送往外国院校学习语言和国际政治等专业。

专司情报分析的内阁情报调查室:内阁情报室在编人员仅有150人左右,大部分从事情报整理分析工作,其他则是在日本其他情报机构中的协调人员。雇员至少是本科毕业,具备经济、金融、国际政治等专业背景。近年来,该机构注重太空卫星侦察能力,现专设有一个20人规模的图像分析团队,大部分成员来自自卫队和文部省的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

日本军情巨无霸——防卫省情报本部:成立于1997年,是日本战后第一个挂牌的战略情报机构。情报本部整合了军方的全部情报作业力量,统辖有中央情报队、中央资料队、中央地理队参谋部调查部、第1电子队等精英情报团队。

情报本部非常重视电子信息和图像情报的搜集。日本现在拥有四位一体的侦察卫星系统(包括两颗光学侦察卫星和两颗合成孔径雷达卫星,主要由自卫队情报本部控制)。此外,情报本部还拥有遍布日本的6个电子监听站,可以监听朝俄中等国的电子信号,这些监听站早在冷战开始时就已经启用。由于日本是冷战前沿且有大量精通中文和朝鲜语的人才,美国默许日本建立了专业化的监听团队,当时被称为“别室”,也就是现在情报本部信号部的前身。2001年,信号部曾经监听并破译了朝鲜方面的电子信号,掌握了朝鲜派出侦察船的动向,引导海上保安厅前往拦截。随着自卫队对网络黑客的需求越来越高,2010年还专门成立了网络战部队。

公安调查厅(下图为其官网前页)跟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在对外情报搜集方面,有点“官民并举”的味道。外务省国际情报局的情报官们外交官出身,各种欧美名牌大学学历,又时常有外交身份做掩护。公安调查厅除了承担类似美国FBI、我国公安部的对内保卫职能外,经常与一些民间机构合作,利用编外人员在外搞情报。接下来提到的在华落网间谍有相当部分属于此类。

不过,尽管从结构上看起来也算功能完备,但由于日本宪法的限制,绝大多数日本情报机构目前都不具备秘密行动的能力,绑架、暗杀、颠覆政权等秘密行动暂时是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当然自卫队的空挺团侦察队和特种作战群除外。

在情报预算方面,日本情报系统似乎也囊中羞涩。以日本内阁情报室为例,这个机构每年预算仅十多亿日元,而CIA每年预算超过140亿美元。

2

“间谍之家”的别动队

日本并非仅有官方开设了情报机构,其民间情报机构的活跃程度相当之高。不少编外人员服务于私营情报公司,无论是在机构规模、派驻站点,还是在情搜能力上,都不容小觑。

以内阁情报调查室为例,这个设在内阁府6楼的机构实际虽只有100多人,但大量委托“民间”智库进行情搜。日本世界政经调查会、国际形势研究会、国民出版社等团体和机构由“内调”出资,成员大多是在“内调”和警察厅工作过的人员。

另外,日本许多科研部门也都有自卫队背景,多为自卫队提供间接军事服务。公安调查厅经常通过民间人士在海外搜集情报,还采取与往来外国的商务人士接近并套取有用信息的手法获取情报。以民间交流、科学考察等名义从事情报搜集活动是日本的常用手段,也是日本的强项。

使用编外人员的好处在于,这些人不是日本政府或者自卫队的情报人员,即便证明他们搜集他国军政情报且违反了当地法律,也无法证明其背后的主使者是日本官方。日本官方显然认为,自己能撇清关系。以对华情报为例,日本情报部门喜欢利用在中国长期驻扎的民间人士、中国通,通过他们的广泛人脉搞情报。日台经济人协会理事长阿尾博政以经济学者身份潜入中国37年,向日本军事、政治等情报系统提供了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大量的机密情报。

对于使用编外人员搞情报一事,日本官方通常是矢口否认。比如,2015年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证实,中方有关部门依法逮捕两名在华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籍嫌疑人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立刻公开出面反驳。

3

没有硝烟的对华间谍战

近年来,关于日本间谍活动的新闻并不少见。比如2015年仅公开报道落网日本间谍就超过4人。这些“鬼子”对中国的哪些情报感兴趣呢?通过梳理,刀哥发现看似广撒网,指向性其实很明确。

2002年,日本驻华武官天野宽雅更是亲自上阵,最后在中国的要求下被召回。众所周知,大使馆武官负有搜集驻在国军事情报的重要任务,但搜集手段要符合驻在国法律,而日本武官经常多次未经允许,深入中国军事基地搜集情报。

从这些案件可以看出,日本间谍主要对中国的地理信息、军事基地活动兴趣浓厚。原因不难想到,现代武器的制导系统需要详细的数据,必须输入精确坐标才能完成精准打击。这种非法测绘对日本间谍来说可谓“一脉相承”,甲午战争前大批间谍就对朝鲜半岛、我国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进行测绘,地图详细到渤海沿线的每一座小丘,每一条道路都有标记;侵华战争前,日本也曾测绘大半个中国,收集的地理信息情报令人咋舌。

1932年鬼子间谍画的上海嘉定地图

当前安倍当局反华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修宪松绑,重整军备,一步一个脚印。安倍还打算“复活”特高课,接下来的对华间谍活动只会多不会少。面对小日本用“工匠精神”经营出来的间谍活动,多留一个心眼儿总是没错的。

微信号:HQSBWX

您若认同本文观点,就请赏个“点赞”吧!(点文章最下面的“大拇指”)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