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口述历史-革命洪流(下)

老友西游记
2017-01-22
+关注

老友说

去年九月,在医院病房培着父亲等待手术,父子间常三言两语问候完就处于无言中。为避过白头父子相对枯坐,逐一问起他年青时的朋友,引发了他的兴趣,这样每天能聊上一段,用手机录下聊天的内容,趁他午睡时整理成文字。经历三个多月父亲总算康复出院回家,想起那段文字记录,试着问他要不要再看看,他略带疲倦的摆摆手说:不看了。前年曾为父亲庆祝九十岁生日,来的都是后辈,他的故友多零落,那一辈人渐渐已属于另外一个记忆时代。重新审视这段回忆:父亲从小学到二十八岁进大学的二十余年(一九三二至一九五四年)间,中国社会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动,一个无名的经历者的故事大致只属于家人和朋友,把这段记录发表出来以电子档案的方式也许还能留存下去,后辈有心者或可偶尔凭风临眺。父亲的口述历史共计一万余字,分五期发表,分别为“我的小学中学”、“漂泊汉江间(上)”、“漂泊汉江间(下)”,“革命洪流(上)”、“革命洪流(下)”。

(老友 行僧)

陶洋后来一直在湖北省委工作,文革中下放到湖北省委沙洋“57”干.校,我那时在武大沙洋“57”干校,相隔不远,我去看他,虽然被罢官他仍不失长者风范。

文革后他做过湖北省政协主席,他为人正派、清廉无私,96岁辞世遗言身后事一切从简,他一直保持着老派共产党人的理想主义,我很敬仰他。

展开剩余76%

我们江汉公学一起去公安县的我记得的有七八个人,有周邦熙、孙亦文、刘继南、高百忍、朱靖、冯珍、孙林之、杨茂德、张志明。张志明人长的很帅,高高大大的。

那时有一个革命大学的女同学追求他,区里不同意,闹了很久,52年他俩同居了,到三反时县里怕他搞事,把他送到人民大学读书,女孩后来去了武汉的一个银行。再后来的事是听人说的:在人民大学时他和郝.见秀同班,毕业后派到驻苏联大使馆,据说后来因政治事件受牵连被派回到东北某个外国语学校教书,当时他恋爱、读大学、出国是我们大家羡慕的对象。

周邦熙到解放区前曾是湖北省高等法院的书记员,我到“江汉公学”时他已在那了。

大概是在49年底,周在公安县狮子口镇得了伤寒,狮子口离县城还有十多里,周一个人住在当地人的家里,那里有个姓蒋的女孩也是高中毕业生常去去照顾她,两人逐渐有了感情,周病好后回到县里受到区长王云龙的指责,怪他与地主的女儿恋爱严重丧失

立场,还把他关押起来。

关了两三个月。周被关押后区里还想抓蒋,理由是她是地.主的女儿腐蚀革命干部,蒋找到我问怎么办,我对他说你赶快离开,弄不好还要抓你,我偷偷在区里给他开了个路条,她拿着路条就到了荆州,公安县离荆州就一百多里,她到荆州后进了荆州干部学校,遇到当时荆州专员胡某,胡追求蒋并与之结婚。

后来周邦熙在沙市遇到了蒋,两人重聚百感交集,孙亦文、我、周邦熙一起商议,我俩对周说你必须赶快走,不然弄出事来脑袋都不一定能保住,那个时候杀个把人也不是难事。

我和孙一人拿了一万块(旧币)钱还有谁不记得了一起凑点钱,他又到了武汉,改名周剑秋,但在公安县的这段历史一直有影响,被弄到湖北广水教书,反右时又被打成右派。周离开后很多年一直没有联系,也不敢联系,直到他右派平反后,周邦熙、高百忍、孙林之在武大十区我家才重新见面。

聊了一晚,第二天江汉公学校友会,我们校长郑绍文来了,我们也成了老革命了,身份变过来了,当时江公同学还照了张合影。但他在公安县的问题没有平反,一次公安县化工局请我去看一个农药的项目,县里请吃饭,县长、组织部长杨思云都在,我说周邦熙、高百忍、孙林之都是在公安县做过牢的,现在该平反了,杨表示要平反的人很多,平反了就得补发工资,很为难,我说当时说周和地主的女儿谈恋爱,人家女孩子是高中生,就是谈恋爱有什么问题,更何况蒋的丈夫现在也是高官。

后来孙亦文又跑了好几趟才给平反,当时抓周就是区长王云龙的一句话,事后查不到任何文字记录,而周一生坎坷由此而起。

后来周、孙、高三人问题都得到平反,承认参加工作的时间,享受离休待遇了。最大的遗憾是孙林之后来笃信fa~L~功,我们有十几年没来往了,也不知他最后如何。

我高百仞相遇也是在江汉公学,我们从大洪山行军到赵市时,上面派我们在路旁欢迎南下四野部队,连天如此,同学有些不愿意,高自嘲曰:我们是职业欢迎部队,结果当然是受到批判。

到公安县后高被派去筹建新华书店,县里让他运些棉花到武汉,卖了再买书回来开书店,我们几个江公的同学时常在他们书店楼上聚会,也少不了发发牢骚,后就有人指他卖棉花买书中有贪污行为,把人也关押了,关了几个月后查无实据就放出来。

我曾去关押他的地方看过他,给了几万块钱(旧币)还哭过,高百仞出来后就离开公安县到武汉,一直在中学教书,54年我刚到武汉大学读书,功课赶不上寒假要补习功课,不能回家,春节就在他家过的。58年他被打成右派,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文革结束才获平反,离休。

刘继南原是武汉大学电机系的学生,抗战时期参加过“青年军”,抗战期间大批青年学生响应“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为国赴难参军抗战,解放后被视为政治污点,不受信任。大概在53年组织上号召“技术归队”时,刘继南调入中南电力设计院后又转成都的西南电力设计院,文革结束后我们在武汉、成都见过面叙旧。

孙亦文人如其名有文才,先在闸口区后被调到县里的水利部门,再到沙市长江水利委员会,以后在各专业部门辗转,最后在荆州地区卫生局离休,他的太太胡静英也是我们江汉公学的同学。

朱靖留在公安县,我离开公安县去上大学后农机公司应该就是他接任的,一直不受重视,心有不平,文.革开始曾起来造反。

杨茂德也留在公安县,文.革时在杨场中学当校长,和本地人打麻将赌输了钱还不上还被游街,也很早去世了。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