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口述历史-革命洪流(下)

老友说

去年九月,在医院病房培着父亲等待手术,父子间常三言两语问候完就处于无言中。为避过白头父子相对枯坐,逐一问起他年青时的朋友,引发了他的兴趣,这样每天能聊上一段,用手机录下聊天的内容,趁他午睡时整理成文字。经历三个多月父亲总算康复出院回家,想起那段文字记录,试着问他要不要再看看,他略带疲倦的摆摆手说:不看了。前年曾为父亲庆祝九十岁生日,来的都是后辈,他的故友多零落,那一辈人渐渐已属于另外一个记忆时代。重新审视这段回忆:父亲从小学到二十八岁进大学的二十余年(一九三二至一九五四年)间,中国社会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动,一个无名的经历者的故事大致只属于家人和朋友,把这段记录发表出来以电子档案的方式也许还能留存下去,后辈有心者或可偶尔凭风临眺。父亲的口述历史共计一万余字,分五期发表,分别为“我的小学中学”、“漂泊汉江间(上)”、“漂泊汉江间(下)”,“革命洪流(上)”、“革命洪流(下)”。

(老友 行僧)

陶洋后来一直在湖北省委工作,文革中下放到湖北省委沙洋“57”干.校,我那时在武大沙洋“57”干校,相隔不远,我去看他,虽然被罢官他仍不失长者风范。

文革后他做过湖北省政协主席,他为人正派、清廉无私,96岁辞世遗言身后事一切从简,他一直保持着老派共产党人的理想主义,我很敬仰他。

我们江汉公学一起去公安县的我记得的有七八个人,有周邦熙、孙亦文、刘继南、高百忍、朱靖、冯珍、孙林之、杨茂德、张志明。张志明人长的很帅,高高大大的。

那时有一个革命大学的女同学追求他,区里不同意,闹了很久,52年他俩同居了,到三反时县里怕他搞事,把他送到人民大学读书,女孩后来去了武汉的一个银行。再后来的事是听人说的:在人民大学时他和郝.见秀同班,毕业后派到驻苏联大使馆,据说后来因政治事件受牵连被派回到东北某个外国语学校教书,当时他恋爱、读大学、出国是我们大家羡慕的对象。

周邦熙到解放区前曾是湖北省高等法院的书记员,我到“江汉公学”时他已在那了。

大概是在49年底,周在公安县狮子口镇得了伤寒,狮子口离县城还有十多里,周一个人住在当地人的家里,那里有个姓蒋的女孩也是高中毕业生常去去照顾她,两人逐渐有了感情,周病好后回到县里受到区长王云龙的指责,怪他与地主的女儿恋爱严重丧失

立场,还把他关押起来。

关了两三个月。周被关押后区里还想抓蒋,理由是她是地.主的女儿腐蚀革命干部,蒋找到我问怎么办,我对他说你赶快离开,弄不好还要抓你,我偷偷在区里给他开了个路条,她拿着路条就到了荆州,公安县离荆州就一百多里,她到荆州后进了荆州干部学校,遇到当时荆州专员胡某,胡追求蒋并与之结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