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末悦读 | 陈炎:东方与西方(下)

作者|陈炎,原山东大学副校长、《文史哲》杂志主编

原载|《文明呓语》,山东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

按语

本周“悦读”所推送的文字,节录自著名美学学者陈炎的《文明呓语》一书。作品以灵动的笔触、跳跃的节奏,呈现思想的光芒,深具可读性,又不乏洞见。并以此聊表对先生的缅怀。

自由与个性

日神、酒神的对立,不仅影响了西方世界的“民族文化结构”,而且决定了其特有的“民族社会结构”。由于感性与理性分裂得比较彻底,使得西方民族的社会结构也呈现为相反相成的两极对立。在感性的方面,有个性的自由;在理性方面,有严格的法律。

太阳神阿波罗像

“狄俄尼索斯崇拜保存并恢复了人类远古时代的最为原始的存在性的‘自由’。”与这种感性的自由冲动相联系,西方人习惯于以个体为本位,每个人不以血亲和家族为其生活的依据,而是以财产和能力为其存在的保障,夫妻双方往往具有独立的产权,父子之间完全可以构成雇佣关系。这种个体经济的相对独立必然导致个体人格的相对独立,而人格的独立又使得西方社会的人际关系比起东方社会要简单得多。以称呼为例,彼尔就是彼尔,他父亲可以叫他“彼尔”,他儿子也可以叫他“彼尔”,这里面并没有什么不得体或不礼貌的问题。倘若换到中国等东方国家,这称呼里的禁忌与学问可就大了。同是一个“彼尔”,根据年龄、辈分、职位,以及与其亲疏远近的关系,东方人会有几种、甚至十几种叫法。这种人际关系的不同,还表现在对于亲属的称谓上。例如,英语中的UNCLE包含了汉语中伯父、叔父、舅父、姑父、姨父等多重义项,除非在特殊的情况下,英国人是没有必要对其中所包含的微弱差别加以区分的。可是在中国人眼里,这其中的微弱差别标志着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因而是不可随意混淆的。

西方人的个性独立,不仅表现在与家族血缘的关系上,而且表现在与社会团体的关系上。这在陌生人之间的自我介绍,以及通信地址的书写方式等不甚起眼的生活细节中也可以看出。“东方的自我介绍方法就是使自己埋没于全体之中,逐渐让自己从其中浮现出来。西方的方法,则是首先把不可动摇的自我突出出来,然后将更大的社会背景展示出来。这两种思考方法的对立作为日常用语,也进一步体现于显示出向心运动的日本或中国的姓名住址的写法和显示出离心运动的西方姓名住址的写法之中。并且可以从中推导出更有深意的事实来。”就西方而言,这里所能推导出来的“更有深意的事实”似乎包含了两个方面。从消极的意义上讲,物重人轻、人情淡漠必然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社会现实;从积极的意义上讲,个性自由、人格平等毕竟成为一种可望实现的生活理想。为了克服前者并成全后者,西方人便使用了宗教和法律两种社会制约机制,对于孤立无援的个体灵魂加以拯救,对于我行我素的个体行为加以限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