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二战盟军欧洲战场并非无懈可击:卡西诺之战竟成最大困局!

第一军情
2017-01-22
+关注

复杂的地形、恶劣的天气、僵化的思维、顽强的对手,使得1943年9月以后的意大利作战沦为盟军最大的鸡肋!

第一军情作者:张岩松

拥有悠久历史的卡西诺修道院被炸成了一片瓦砾。

1944年2月15日,经过激烈争论之后,盟军高层派出了将近300架轰炸机将位于卡西诺山巅的修道院夷为平地。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就是,德国人在这座修建于中世纪的本笃会修道院里设置了炮兵观察所,对盟军的正面进攻构成了巨大的障碍。

卡西诺修道院被炸毁并没有结束这里的战斗。

令盟军无比尴尬的是,在此之前,德军士兵并没有进入这所修道院;现在,当修道院被炸成一堆瓦砾之后,反倒使德国人没了顾忌。在接下来的血腥战斗中,那些残垣断壁被防御者改造成了强有力的支撑点。直到三个月后,由于守军的主动撤离,盟军士兵才得以进入这片废墟之中。

展开剩余86%

早在卡西诺修道院被毁前的很长一段时间,盟军为它付出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和成吨的钢铁。

欲撕开“古斯塔夫” 防线,必先拿下卡西诺山。

1943年11月初,隆美尔元帅被希特勒调去主持“大西洋壁垒”海岸防御工事,其统率的驻意大利北部的B集团军群随之解散。不久,驻意德军被整编为C集团军群,由凯塞林空军元帅任总司令。为了阻止盟军进一步向北推进,凯塞林下令构筑一条西起伊特鲁里亚海的加利里亚诺河口经亚平宁山脉直至东面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冬季防线”。这条防线的西半部分,大致沿着莱皮多、利里和加里利亚诺河谷和周围的一些山峰,被统称为“古斯塔夫”防线。卡西诺山,正是“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和制高点!

在卡西诺争夺战中,德国人享有地理上的优势。

到1944年初,虽然沿亚得里亚海岸向北推进的英国第8集团军在“冬季防线”的东部取得一定进展,但随即受阻于暴风雪,致使从东部使用5号公路进入罗马的可能性被排除;而在西海岸方向顺着7号公路打向罗马也不成,德国人早已将罗马以南的那一段路面淹没,成为一片泽国。这样,对于盟军来说,只剩下一种选择,那就是沿着位于半岛中部的6号公路进入罗马。不过,在此之前,盟军必须得先拿下卡西诺山。否则,那些居高临下的德国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并化解盟军的攻势。

盟军在安齐奥方向打得也异常艰苦。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争夺卡西诺山的战斗成为整个意大利战事的焦点。1944年1月17日,盟军开始向卡西诺山发起大规模进攻,试图突破“古斯塔夫”防线。与此同时,为了尽快打破僵局,盟军还以一部分兵力在罗马南部的小镇安齐奥实施登陆作战,以期从背后迂回德军防线。但战斗进行得异常艰苦,直到五个月之后,付出了巨大代价的盟军才得以进入被凯塞林主动放弃的罗马城。又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战斗在意大利北部的德国军队主动放下了武器。这个时候,弥漫了整个欧洲达四年之久的战火即将熄灭。如果以西西里登陆计算,盟军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才肃清意大利北部的德国人。而同样是用了近两年的时间,苏联红军则从库尔斯克一路打到德国首都柏林;从中途岛出发的美国陆海军也杀到了冲绳岛……

不客气地说,盟军在意大利战线的缓缓蠕动,纯属“咎由自取”。选择在这里开战,并非基于军事上的考虑,还是一番地缘博弈之后的结果。换言之,政略影响了战略!

丘吉尔提议在意大利方向进攻德国。

早在筹划反攻欧洲大陆之时,美英两大盟友之间就有了不小的分歧!针对美国人强烈主张的从法国西部登陆后直接打向德国的这条攻击路线,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深思熟虑之后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把反击点选在战线南翼的意大利!一来,从这里挥出的匕首可以直接刺在德国人的“软腹”上,符合避实击虚的原理;二则,或许更重要的是,若能从意大利方向打进德国,就可以抢在俄国人的前面进入中欧,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西方阵营的利益”。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之后,丘吉尔的意见被采纳。

盟军最终的登陆地点比德国人预想得靠南了很多。

即便是选择从意大利方向进攻,盟军仍可能迅速结束这里的战争。西西里登陆不久,由于墨索里尼被废黜,使得意大利就此退出轴心国阵营。此时,拥有海空军优势的盟军若能选择在罗马附近甚至更北的地方登陆,譬如热那亚或威尼斯等北部港口,很可能在德国人做出反应之前即已准备好一块可供日后北进的作战基地,至少,可以迟缓德军进入罗马的速度。然而,盟军却将登陆地点选择在比德国人所能预料得到的地点还要靠南的那不勒斯,从而给了对手以足够的准备时间。

而亚平宁半岛的地形,也确实不适合盟军的快速推进。这里遍布着湍急的河流与陡峭的山峰,极大限制了盟军装甲兵团的攻击路线;即便对那些较为灵活的步兵来说,也需要在敌前强渡一条条河流,仰攻一座座设防坚固的山头,如此周而复始。很多上了年纪的军人还记得,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单是为了那条伊松佐河,意大利人就同奥地利人反复争夺了十二次。

盟军遇上了凯塞林这个擅长打防御战的对手。

如今盟军的情况比当年的意大利人好不了多少。由于他们并没有利用两栖登陆的方式进入地形较为平坦的波河平原,反而选择从南方很远的地方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北一路平推。而他们的对手,又是非常擅于打防御战的凯塞林。

在安齐奥的盟军险象环生。

当然,盟军在苦恼于德军凭险据守的同时,也曾想过用一定规模的敌后登陆战进行浅近纵深的战术迂回,譬如那个安齐奥战役。如果从这里登陆的盟军部队按计划出现在“古斯塔夫”防线,倒也有助于僵局的打破。遗憾的是,安齐奥的“冒险”因战地指挥官的无能而演变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动作迟缓的盟军虽然在关键时刻靠海军舰炮的帮忙才未被“赫尔曼·戈林师” 的坦克赶下大海,却在失魂落魄之余被敌人长期围困在海滩之上。

盟军终于进入罗马并受到热烈欢迎。

安齐奥之役打得不好,原因有二:盟军的指挥失误;登陆点选择不当,距离德军防线太近且未能切断其后方交通线以致凯塞林能够抽兵回援。不过,这好歹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但盟军高层摄于前线官兵奋战之艰苦,又回到从正面攻击的老路上来。结果,直到6月份才进入罗马。这,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交战双方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了诺曼底的缘故。再往后的意大利战事,基本上就成了“打酱油”的,无关于战争大局了。

复杂的地形、恶劣的天气、僵化的思维、顽强的对手,使得1943年9月以后的意大利作战沦为盟军最大的鸡肋!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