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冯玉祥将军旧居铭牌的记忆

夜光杯
2017-01-22
+关注

小编的话复兴中路517号,一幢小楼,也就是如今思南公馆51幢小楼中的一幢,沿马路。这幢小楼曾经是冯玉祥将军的私产,柳亚子先生也曾经在此借居。1951年,时任卫生部长、冯玉祥夫人李德全将此楼捐给了国家,成为了公房,散住了多户人家。直至2000年代为改建思南公馆而迁走了居民。

一段被改变了的历史

走近小楼,外墙上有铭牌,明确记载了冯玉祥将军旧居的历史信息——建于1926年,欧式花园建筑;产权人曾为爱国将领冯玉祥,其妻李德全于1951年将其捐献给国家。诗人柳亚子于1936年至1940年和1946至1947年在此租住。

想到了我认识的冯玉祥的嫡孙女冯丹龙和她的母亲余华心。余华心虽然已经年届耄耋,但在握手瞬间,便是感知到眼前这位冯玉祥将军小儿媳的气度不凡。冯丹龙也是,这一位全国政协委员、美国辉瑞制药中国企业事务部总监,集豪爽和秀婉于一身。写冯玉祥将军的旧居,当然要问一下她们对祖宅的感受。

展开剩余90%

我发微信问丹龙女士,复兴中路517号,您母亲有没有住过?您第一次去您爷爷的旧居是什么时候?这些年,您和您母亲都去过的吧?问号很多,但是我请丹龙就写一句她和她母亲的感慨。冯丹龙很快回复我,微信给我两张照片,都是她和她母亲在祖宅前的合影,还说要给我快递有关冯家旧居的材料。那一句话的感慨,冯丹龙说,她已经请她母亲写了。一会儿,冯丹龙发来她母亲给她的微信,冯丹龙的母亲余华心的一句感慨是:“站在祖宅门前,像个路人一样留个影,但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

我想我能够理解“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的,事实上,我理解错了,这其中的“伤感”,是一段被曾经改变了的历史。这一张母女在祖宅前的合影,恰是在历史被重新确认之后。

冯家祖宅伤感的记忆

那一叠冯丹龙寄来的材料,给我讲述了有关冯家祖宅伤感的记忆。

这幢法式花园别墅建于1926年,而后即为冯玉祥将军买下。按照当时的习惯,社会上层人士常用假名或以其他人的名义置产,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幢小楼的产权人,是登记在他人名下,也就是说,冯玉祥是实际的产权人,但是名义上的产权人并不是他。

置此地房产后,冯玉祥因为在霞飞路另有居所,所以一家人鲜有来住。倒是时任上海通志馆馆长的诗人柳亚子曾经两次租住在此。第一次租住是在1936年至1940年,第二次租住是在1946年至1947年。也就是在复兴中路517号,当年的辣斐德路1257号,柳亚子先生完成了《南明史》等许多重要著作。柳亚子先生搬离此地后寓居北京,他的亲戚仍旧在此租住。

1951年,冯玉祥将军遗孀李德全将此楼、也包括安亭路的房产,无偿捐献给了政府,“并已将该房所有契纸托人送交上海市人民政府陈市长收存”(李德全1951年7月12日致贯一信),有一份当年的卢湾区房产登记信息中也明确记载,此楼在1952年2月7日立据“赠与”。小楼由此成为了民居租赁房。

复兴中路517号这一段历史,非常清晰,但是,再清晰的历史也会被开玩笑,并且演变成另一段历史,继而又完全覆盖了真实的历史。

复兴中路517号铭牌

或许柳亚子是一位爱国诗人,或许他曾经在复兴中路517号居住,甚至在1947年搬离此地后,柳亚子和夫人郑佩宜的户籍登记也是在这里,是在1950年5月“迁出户口”的。于是一种历史性的错觉不仅形成,而且还错成了一段历史——复兴中路517号是柳亚子的旧居。我看到过很多的老照片都将“柳亚子旧居”摄入镜头,还有不少文章对这一幢小楼的“柳亚子情结”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这本身也没有错,当年许多社会闻人的居住情况和柳亚子先生类似,以一块铭牌来记载历史也是顺情顺理。

但本源被忽视了,作为这幢小楼的曾经的产权人、而且还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的所有印记,也包括李德全将此房产捐赠给国家的所有印记,都被忽视了。

为爷爷,也为一段真实的历史“正名”

如果不是在祖宅捐赠几十年后冯丹龙到了上海工作,复兴中路517号的铭牌上记载的或许还是不真实的历史。

2008年,冯丹龙到了上海工作后,总有一个要去探访祖宅的念头。虽然以她的年纪,对复兴中路517号没有特别的记忆,而且也一直不在上海工作生活,但是祖宅就是一家人家的根脉,不管是豪宅还是破屋,都满含着这一家人家的家族气息。在祖宅里,可以感受祖上的创业,可以体会一家人家几代人的传承,可以追溯一家人家的情怀过往。祖宅如今怎么样了?

冯丹龙按照地址找寻到复兴中路517号。在还没有成为思南公馆前,这里沿马路的民居,虽然有花园洋房,但是大多略显破旧,有低矮的围墙和铁门,也有小公司的招牌。走到了517号门前,倒是有特别的氛围,因为外墙上有铭牌,当时的铭牌比较简单,直接用石膏做在了外墙上,绿底黄字。也恰是这些黄色的字,冯丹龙看得错愕有加:“柳亚子旧居”,还有中英文的柳亚子的生平介绍。爷爷当年买下的房子,怎么就变成柳亚子旧居了?虽然祖宅早已经捐赠给政府,但毕竟曾经是冯府,况且在这个铭牌上,当年冯丹龙的奶奶李德全将此楼捐给国家的印记荡然无存。似乎复兴中路517号,和冯家从来无关。

冯丹龙决定要为自己的爷爷,也是为了一段真实的历史去做一次必须的“正名”。

应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有大量的事实依据,从多重角度证明复兴中路517号是爷爷冯玉祥购置的产业,仅凭着奶奶李德全1951年的那一封捐房的信件,就足以为祖宅正名。

但为祖宅“正名”,远比冯丹龙想象得复杂困难。最大的正名障碍是,冯丹龙无法找到爷爷冯玉祥将军和这幢小楼的关联。因为买房时的产权人不是冯玉祥,户籍登记中也没有冯玉祥的名字。虽然有奶奶的捐房信件,但在派出所和房管所看得到的档案中,没有冯玉祥置房产的任何痕迹。原始房契也在捐赠时交给了政府。冯丹龙必须先要证明此房是祖父购置的房产,然后才能要求有关部门为此楼正名。冯丹龙还需要取证的是,柳亚子先生是复兴中路517号租住的房客,而不是房主。因为柳亚子先生不仅在此楼住过,而且还有户籍登记,是在1950年迁出户口的,所以很多出版资料以及坊间的传说,都藉此认为此地是柳亚子的旧居。

李德全捐房信件

历史是真实的,一旦成为结论,有可能真实,也可能不真实,要去推翻一个关于历史的结论,哪怕是不真实的历史结论,很难。

原始档案还原历史原貌

2010年,在经历了漫长的民居时代后,复兴中路517号即将成为思南公馆的一份子开放。冯丹龙和母亲余华心来到了祖宅,小楼整修一新,母女俩看到了小楼外墙上的说明:柳亚子先生曾居住于此。冯玉祥将军的印记依旧没有,祖宅的印记依旧没有。母女俩非常伤感。

于是,冯丹龙写信给有关部门,反映了祖宅的历史变迁和还历史原貌的愿望。信中说——作为冯玉祥将军的后人,我们希望在对外介绍上应注明此房的原主人是谁,由谁捐赠,还历史一个原貌。由于这段历史鲜为人知,所以在出版的上海著名老房屋的书中,也没有记载,很令我们后人感到遗憾。希望该处房产应该像其他名人旧居一样标明“这里是冯玉祥将军的旧居,1951年夫人李德全捐给国家”。

很快,有关部门责成当时的卢湾区文化局负责调查。时任卢湾区侨联秘书长戴存亮则是具体执行。他在派出所和房管部门翻阅了1950年前后所有的原始档案,其中包括了国民党时期的档案,这些档案长年封存,只是在戴存亮去翻阅核查时才第一次见天日,复兴中路517号的来龙去脉,尽在原始档案之中。

同年7月底,根据戴存亮调查核实的结果,卢湾区文化局递交了调查和报告。正是这一份报告,让冯府得以正名。

这份报告阐述道:“复兴中路517号房产系冯玉祥将军所购置,三四十年代曾由黄氏人士为挂名产权人。解放以后,黄氏将此处地产契约归还李德全同志。1951年,为支援抗美援朝,李德全同志将此处房地产(除一部分赠与住在此地的亲戚丰某外)、高安路两处房产一同捐献给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并上交了有关契约。”

有关柳亚子先生与此房的关系,报告也作了说明:“柳亚子先生与家人曾于三十年代中期起住在复兴中路517号,直到1950年才迁出。”至于其他人的户籍,“经我们查阅相关资料,此处无冯玉祥将军的户籍记录,仅有刘姓副官的户籍。”

报告的意见是:对该处铭牌的文字可以增加上“此处房屋为冯玉祥将军所购置的产业。1951年,为支援抗美援朝,由其夫人李德全同志捐献给国家。”

报告中提到的“刘姓副官”,是冯玉祥的副官刘广化。曾经有媒体报道,当年此处房产就是登记在刘副官的名下的,但是房管部门档案材料中名义上的产权人是黄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特意打电话请教冯丹龙和她母亲余华心,她们也都无法解释。讨论之余,我们的理解是,房产登记是在黄氏名下,但是户籍登记是冯玉祥的副官刘广化和李德全的亲戚丰云鹤,以表姐弟相称,刘广化还是户主。户籍登记也非常重要,以至于有媒体误认为当时的房产就是登记在刘广化和丰云鹤的名下。基于同样的逻辑推理,柳亚子和夫人也曾经在1950年之前有过户籍登记,便被媒体和社会错认为是柳亚子的旧居,并且延伸出一段错误的历史,其实真正的主人一直是冯玉祥一家。

报告结论很清晰,提供的原始档案材料也很翔实,复兴中路517号本源终于尘埃落定。

后记

两年之后的2012年,冯丹龙陪同母亲再一次来到复兴中路517号,参加此楼铭牌的挂牌仪式,母女俩在祖宅“名归原主”后第一次留影。历史的原貌终于还给了冯玉祥的后人,还给了社会。一块新的铭牌挂在了小楼的外墙上:“花园住宅产权人曾为爱国将军冯玉祥,其妻李德全于1951年将其捐献给了国家,诗人柳亚子曾在此租住。”

“站在祖宅门前,像个路人一样留个影,但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我也是在了解了此楼变迁的所有故事后,才完全理解了冯丹龙的妈妈余华心这一句感慨的全部意思。

复兴中路517号,当年的门牌号是辣斐德路1257号,是冯府,如今则是思南公馆51幢花园别墅之一。

关于我们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新年伊始,我们精选出2016年夜光杯微信阅读率最高的文章,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即可重读那些充满温度的文字。冀望2017,我们依旧相伴。

池莉:救我沔阳

你没有见过的夏梦(附独家披露美图)

清明,怀念我的妈妈周小燕

贺信:再见阿爷

李大伟:上海格言,侬会讲伐?

1976年老教授家的吃

悼陈忠实:先生之正,馨必飘远

秦绿枝:葆玖先生,走好

戴醒:二十年,怀念母亲戴厚英

明明白白来时路——纪念陆谷孙先生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