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冯玉祥将军旧居铭牌的记忆

小编的话复兴中路517号,一幢小楼,也就是如今思南公馆51幢小楼中的一幢,沿马路。这幢小楼曾经是冯玉祥将军的私产,柳亚子先生也曾经在此借居。1951年,时任卫生部长、冯玉祥夫人李德全将此楼捐给了国家,成为了公房,散住了多户人家。直至2000年代为改建思南公馆而迁走了居民。

一段被改变了的历史

走近小楼,外墙上有铭牌,明确记载了冯玉祥将军旧居的历史信息——建于1926年,欧式花园建筑;产权人曾为爱国将领冯玉祥,其妻李德全于1951年将其捐献给国家。诗人柳亚子于1936年至1940年和1946至1947年在此租住。

想到了我认识的冯玉祥的嫡孙女冯丹龙和她的母亲余华心。余华心虽然已经年届耄耋,但在握手瞬间,便是感知到眼前这位冯玉祥将军小儿媳的气度不凡。冯丹龙也是,这一位全国政协委员、美国辉瑞制药中国企业事务部总监,集豪爽和秀婉于一身。写冯玉祥将军的旧居,当然要问一下她们对祖宅的感受。

我发微信问丹龙女士,复兴中路517号,您母亲有没有住过?您第一次去您爷爷的旧居是什么时候?这些年,您和您母亲都去过的吧?问号很多,但是我请丹龙就写一句她和她母亲的感慨。冯丹龙很快回复我,微信给我两张照片,都是她和她母亲在祖宅前的合影,还说要给我快递有关冯家旧居的材料。那一句话的感慨,冯丹龙说,她已经请她母亲写了。一会儿,冯丹龙发来她母亲给她的微信,冯丹龙的母亲余华心的一句感慨是:“站在祖宅门前,像个路人一样留个影,但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

我想我能够理解“记忆深处是抹不去的伤感”的,事实上,我理解错了,这其中的“伤感”,是一段被曾经改变了的历史。这一张母女在祖宅前的合影,恰是在历史被重新确认之后。

冯家祖宅伤感的记忆

那一叠冯丹龙寄来的材料,给我讲述了有关冯家祖宅伤感的记忆。

这幢法式花园别墅建于1926年,而后即为冯玉祥将军买下。按照当时的习惯,社会上层人士常用假名或以其他人的名义置产,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幢小楼的产权人,是登记在他人名下,也就是说,冯玉祥是实际的产权人,但是名义上的产权人并不是他。

置此地房产后,冯玉祥因为在霞飞路另有居所,所以一家人鲜有来住。倒是时任上海通志馆馆长的诗人柳亚子曾经两次租住在此。第一次租住是在1936年至1940年,第二次租住是在1946年至1947年。也就是在复兴中路517号,当年的辣斐德路1257号,柳亚子先生完成了《南明史》等许多重要著作。柳亚子先生搬离此地后寓居北京,他的亲戚仍旧在此租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