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上权力最大的人,控制人的财富甚至思想,比皇帝还牛

今日的基督教,贵为全球三大主流宗教之首。而在基督教内部诸教派中,天主教的影响力又冠绝群雄。全世界广义天主教徒的总数超过10亿,占全球总人口17%。

而相对于基督教的其他派系,天主教的世俗组织架构,有一个颇为与众不同的特点:即由罗马教宗这个大活人领导。

这的确是非常特别的。不管是基督教系统内的东正教、新教,还是佛教、伊斯兰教,虽然这些宗教体系内,都有各种类似于大祭司的职位存在,不过除了创教初期,在之后的漫长发展演化中,从未有哪个大活人,可以获得唯我独尊的绝对权威,更没有说被捧到类似神明的高度。

唯独天主教教皇例外。在中世纪,教皇的冠冕分三层,分别意味着其他可代表神权、管理神权、统治王权。“教皇上谕”与圣经权威平等;所有天主教徒只能服从,尽管近代来临后,教皇的世俗权力大不如前,但在精神领域,它的权威依然无可匹敌,1870年时,罗马教廷甚至直接宣布“教皇无错误”。此外,教皇还有赦罪权柄。

这几乎就是神仙了!特别是中世纪,当时教皇不但代表道统、控制意识形态,甚至可以很大程度上干预世俗政治——教皇不仅在意大利中部有一个自家掌控的教皇国,更具备干涉各国王权的乏力资格。欧洲国王需由教皇册封,方能合法登基。而若国王被教皇开出教籍。那么起码在理论上,它就同时丧失了对自己国家的合法统治权。这种政教合一的高度集权,在中世纪以后的人类主流文明发展史上可以说独一无二!

今日欧洲宗教分布

天主教教皇何以如此厉害?这跟欧洲中世纪时的特殊宏观环境,以及地缘结构有着极大关联:

第一,中世纪的欧洲,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外部环境。它们非但要与同处基督教体系,却自诩正宗的拜占庭帝国——东正教系统展开地缘博弈,还要跟新兴的伊斯兰势力,在东南欧与北非反复搏杀。此外,在东北欧,以匈人、蒙古人为代表的草原游牧武装,还隔三差五的挥师西向,让欧洲文明面临覆亡之忧。而保国卫教之外,为了夺取土地、财富,控制商路,甚至恢复宗教圣地等各种因素,欧洲也有向东拓土开疆的需求。

综上所述,不管是自保抑或开拓,中世纪的欧洲文明,对外战争都十分频繁。而且欧洲所应对的势力在军事上都非常强大,所以这种外战的惨烈程度也是十分之高。

高频率,大范围的外战,这对欧洲文明圈的要求是很高的。欧洲要想获得胜利——或者起码别给人收拾,那非但物质上要达到相当的量级,政治上,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权力,如此方可把资源有效集中,以供对外博弈,而且在具体政治军事行动时,大家也能步调一致,齐心协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