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学之道》讲记65:不被情绪牵着鼻子

不被情绪牵着鼻子

对于“心在位”,佛教中有一个说法,就是“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捉,在足运奔”。我们不管是看电影也好、看电视也好、看文章也好,我们的心神在哪里?当我用眼睛看的时候,心神就要在“见”上面在我们看的东西上面,要集中注意力,叫做“在眼曰见”。大家在这里听我讲课,竖起耳朵,心神专注地听,体会每一句话的含义,这就是“在耳曰闻”。你去抓东西,你用手做事,在工厂做工也好,在田里劳动也好你手上在做事情,你的心神就要专注在手上,集中在你要做的事情上,这就是“在手执捉”。你走路的时候,你就认认真真地走路,小心不要踩着石头了,不要摔倒了,这就是“在足运奔”。只有我们的心与五官保持一致的这样一种状态,我们做任何事情时,才能做到心无杂念、一心一意,那么,我们修心的功夫就上去了,做任何事情也就好办得多。

这里再给大家讲一个禅宗的公案。唐朝有一个叫大梅法常的和尚,他的师父就是我们四川什邡人马祖大师。他去找马祖,向马祖问佛法:“什么是佛?”马祖告诉他:“即心即佛”,就是你现在问佛的这个心,就是当下的佛。注意了!无心就无佛,即心就是佛。我们的心在眼睛上,这个时候就是佛在看;我们的心在耳朵上,那么佛就在耳朵上,能闻能听的这个就是佛。你的心在手上、在足上,就是佛在手、佛在足,佛就在用上实际上,就是你随时随地处在一种“心在”的状态,这就是“即心即佛”就是随时都不会缺位的状态。所以大梅法常听到了马祖这句“即心即佛”的话以后,就明白了该如何修行,就告别师父,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去磨练自己,最后成了一代大禅师。

另外,马祖大师还有一个弟子叫大珠慧海,也很高明厉害。有一个学律宗的僧人问大珠禅师:您老人家修行这么高,平常还做功夫吗?大珠禅师就说:做啊。这位僧人接着问:怎么做功夫的呢?大珠禅师说:饥来弄饭,困来即眠。我用功的方法就是肚子饿了吃饭,瞌睡来了睡觉。那僧人反问道:世上所有的人都是这样,他们跟你的用功一样吗?大珠禅师就回答:我跟他们区别太大了!我吃饭就吃饭,睡觉就睡觉,不像世间人,吃饭的时候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觉的时候不肯睡觉,千般计较!

想一想,我们是不是这样“饥来弄饭,困来即眠”?我们吃东西的时候,一大桌子山珍海味摆在那里,想挑这个又想拣那个,嫌这个不好吃那个营养不足;吃大米饭都还要看是四川大米还是泰国大米,挑肥拣瘦。有些人甚至吃饭都是工作,都是应酬,都是交际,同一个饭桌上还勾心斗角,种种是非利害简直没完没了,累得要死。这就是“百种须索”。我们看人家基督徒,吃饭的时候要说,感谢上帝赐给我食物!不管这个食物是精是粗,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了。你如果去东拣西挑,那就是心不在焉嘛。睡觉也是一样的,我们有很多人失眠,还要找心理医生,还要吃安眠药。为什么睡不着?满脑袋都是事情嘛!想放放不下,想提提不起,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所以,如果我们真正能够做到“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捉在足运奔”,能够专注一心,同时又不执着于一物,做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那你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修行人了。这里说“此谓修身在正其心”,正其心就是“心要在焉”。心要在焉,就不能被你的喜怒哀乐牵着鼻子走,否则也就变成心不在焉了。

知行合一 从容中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