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雪涛:被编织进世界史中的19世纪中国——《大门口的陌生人》的全球视野

魏斐德

《大门口的陌生人》英文版书影

阿克莱特纺织机

鸦片战争前广州港,岸上建筑为各国商馆

1965年,28岁的年轻历史学家魏斐德(FredericE.WakemanJr.,1937-2006)在他的老师列文森(Jo⁃sephR.Levenson,1920-1969)的指导下,完成了题为《1839-1861年间华南的社会动乱》(SocialDisor⁃derinSouthChina,1839-1861)的博士论文。论文探讨的是从鸦片战争到太平天国运动这一时期的华南,特别是广州一带的社会问题。拿到博士学位后的魏斐德,成为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年轻的历史学助教。1966年他将自己的博士论文改名为《大门口的陌生人:1839-1861年间华南的社会动乱》(StrangersattheGate:SocialDisor⁃derinSouthChina,1839-1861),作为一本专著由位于伯克利的加州大学出版社出版。

魏斐德的第一部著作就选择了涉及人类历史上地域最广、结构最复杂的政治体当中的两个——中华帝国和英帝国——作为研究对象。在波澜壮阔的西方与中国的冲突中,他成功地描绘出了一个动态变化的华南的社会情况。他一直在观察鸦片战争前后社会阶层的变化情况,而不是对一些历史上静止的事件作描述。太平天国表面上是一场真正动摇了清朝统治的革命,实际上它的产生和结果都与世界经济和政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联。

16世纪以后,广东省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经历了人口爆炸。当时,马铃薯和花生已经由欧洲人从美洲传入,这些作物对种植的环境要求不高。1787年广东的人口仅有1600万,而到了1812年便增长至1900万,增长率达19%。尽管受到鸦片战争的影响,1842年广东的人口还是创历史地增至2600万,增长率高达36%。(魏斐德:《大门口的陌生人》)全球化使得广东的人口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迅速增加。

实际上1800年前后,广州以80万人口成为世界第三大城市,人口数量仅次于北京(110万)和伦敦(90万)。(于尔根·奥斯特哈默:《世界的演变:19世纪史》)当然自19世纪30、40年代开始,欧洲城市化的速度急剧加快。到了19世纪中叶,工业化使得英国成为多数人口居住在大城市的第一国家。到了1881年,英国城市居民甚至占总人口的1/3。(乔尔·科特金:《全球城市史》)

魏斐德认为,18世纪后半叶以来,“在这段湮没无闻的时段中,一个新的全球性历史正在形成。一个欧洲的船长为运香料、丝绸而航行16000海里已成为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英国、荷兰的船主们统治半个地球以外的地区也成为可能。克莱夫在普拉西的胜利,标志着人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第三世界’的欧洲化——的开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