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株灵芝引发两位重臣断交?左宗棠与郭嵩焘的恩怨情仇

涛滔步觉
2017-01-22
+关注

有思想、有态度、有品位,更有情怀

自古湖南多忠义之士,晚清重臣、新疆平乱功臣左宗棠便是代表人物之一,号称是“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而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而外交先驱、中国首位驻外使臣郭嵩焘和左宗棠同乡,也出生在湖南。“一山不容二虎”,两位民族脊梁传闻因为一株灵芝而闹翻。

据说,同治三年, 湘阴文庙里生出一株灵芝。郭崑焘写信给时任广东巡抚的哥哥郭嵩焘说:“文庙产芝,殆吾家之祥”。这也许是玩笑话,但同为湘阴人的左宗棠听说后很不高兴,他刚刚因为肃清浙江太平军而被封为一等伯爵,区区巡抚算个毛?怎配得上灵芝?有祥瑞,那肯定“亦为吾封爵故。何预郭家事乎?”于是,他写信给郭嵩焘争这株灵芝到底是因为谁而生,两人由此闹掰成仇,“以兹小故,寖成大郄”。

而之前两人关系深厚。作为老乡,他们早就相识。1848年湘阴发生洪灾,两人曾并肩救济灾民,一起为帮助灾民做了不少好事。太平天国运动前夕,为躲避太平军屠杀,两人还一起选择了一块隐居地毗邻而住。后来,左宗棠哥哥左宗植和郭嵩焘成了儿女亲家,郭嵩焘也就成了左宗棠的姻亲。但他更是左宗棠的大恩人,曾献言救过左宗棠。这要从湖南巡抚参劾永州总兵樊燮案说起。

展开剩余84%

郭嵩焘救过左宗棠

左宗棠虽有雄才大略,但连续三次科举都名落孙山,最后在郭嵩焘等人的推荐下无奈当了湖南巡抚张亮基、骆秉章的师爷。因为辅佐巡抚屡立大功又有实权,左宗棠在湖南威风得很,如同现在一些秘书长一样威风,不料很快就因此差点翻船。当时任永州总兵的樊燮名声很坏,贪污腐败,放纵下属,左宗棠听闻后大怒,建议湖南巡抚骆秉章弹劾樊燮。骆秉章对左宗棠一向言听计从,于是上奏弹劾樊燮。

不料,樊燮也是有背景的人,和时任湖广总督的官文关系良好,之前官文刚刚上奏要保荐樊燮卫湖南提督。一个要参,一个要荐,咸丰皇帝接到这两份截然相反的奏折难免迷糊了,难免要问下牵涉其中的左宗棠何许人也。于是,他便询问时任南书房行走的郭嵩焘,郭嵩焘回答道:“左宗棠才极大,料事明白,无不了之事,人品尤极端正。”

后来,樊燮接受“双规”去抚署请训时,骆秉章让他去左宗棠的左公馆听候发落。见了左宗棠后,樊燮只是作揖行礼并未下跪请安,左宗棠厉声喝道:“武官见我,无论大小皆要请安,汝何不然?快请安!”樊燮回到说:“朝廷体制,未定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武官虽轻,我亦朝廷二品官也。”左宗棠恼羞成怒,大骂一句:“王八蛋,滚出去!”随即左宗棠再次奏劾樊燮,樊燮一再受辱也咽不下这口气了,再次向后台官文求救。两人商量后兵分两路,樊燮同时向武汉督署、北京督察院诉冤,反控“左某以图陷害”;官文则以左宗棠“劣幕”罪名上告朝廷,说他一官两印,嚣张跋扈。

当时的左宗棠情形非常危急,朝廷谕旨批道:“果有不法情事,可即就地正法。”于是,左宗棠的好友胡林翼献计,郭嵩焘具体执行营救计划。郭嵩焘写好保折,并送了三百两银票给时任南书房侍读学士的潘祖荫,请他将保折递了上去。胡林翼、郭嵩焘等人还运动当时的权臣肃顺替左宗棠说了好话,结果到最后左宗棠因祸得福,从师爷摇身一变成了元帅,“左宗棠著以四品京堂候补,随同曾国藩襄办军务”。被骂的樊燮其实也“因祸得福”,虽然被革职回家,却因此培养儿子发奋读书,“雪我耻辱。不中举人、进士,点翰林,无以见先人于地下”。最终,樊家小儿子樊增祥高中举人,不仅当上两江总督,还成为了大诗人。一声“王八蛋”骂出了一个大诗人,左宗棠的骂倒也颇有意义。

左宗棠“恩将仇报”

左宗棠脱险、升官,郭嵩焘对咸丰帝说的好话及幕后的奔走居功至伟,可以说是左宗棠的大恩人。左宗棠当时也很感激地说:“郭筠仙(郭嵩焘)与我交谊稍深,此谊非近人所有。”但不曾想,左宗棠发达之后,很快“恩将仇报”。左宗棠率楚军扫荡太平军,先后克服湖州、吉安,肃清全浙,升任闽浙总督。而此时,郭嵩焘担任巡抚的广东境内粤军战斗力不强,因此郭嵩焘请求左宗棠派军“调派劲旅,严密分布,截其西窜之路,以便方耀等军专顾粤疆,力保完善”。不料却遭到左宗棠严词拒绝,“本省堂奥有贼,不能为邻省代固藩篱;本省腹地渐清,自必与邻省共谋夹击”。郭嵩焘是左宗棠的老乡、姻亲和恩人,却如此不给面子,让郭嵩焘很不愉快,埋下了两人的芥蒂。而左宗棠不仅不派军支援郭嵩焘,还上奏撤走了近在广东的李鸿章帅下的淮军。

后来,广东“孤掌难鸣”军务毫无起色,而左宗棠屡立奇功,于是朝廷命左宗棠入粤,并节制闽浙粤三省,成了郭嵩焘的上级。让郭嵩焘没想到的是,左宗棠在复奏朝廷之命时竟然建议广东进行高层任命,“广东民俗,类多狡猾凶顽,出人意表,此次从贼归来者又多以投诚幸免,恐两广兵事尚无已时。若得治军之才如李鸿章、蒋益澧其人,祸乱庶有豸乎?”这实际上,就是在建议撤换广东巡抚郭嵩焘。后来,左宗棠“坏人做到底”,一连四疏直言广东军务的种种失误皆因郭嵩焘不顾大局、“迹近负气”之故,最后一疏竟隐隐然说郭有贪污行为。左宗棠还举荐了其他的“明干开济之才”来代替郭嵩焘担任广东巡抚,郭嵩焘因此被招京另有任用,一度赋闲在家。

事后,左宗棠致书郭嵩焘说:“阁下力图振作,而才不副其志,徒于事前诿过、事后弥缝,何益之有?生平惟知曾侯、李伯及胡文忠而已,以阿好之故,并欲侪我于曾、李之列,于不佞生平志行若无所窥,而但以强目之,何其不达之甚也……因忠而愤,以直而亢,知我罪我,听之而已”。左宗棠不仅不抱歉,还认为郭嵩焘是“才不副其志”咎由自取,让郭嵩焘如何能够释怀。

郭嵩焘不原谅左宗棠

于是,郭嵩焘与左宗棠绝交十六年,并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自己的委屈和左宗棠的无情,在日记中更是愤慨地批判左宗棠一百多次,把他骂得一无是处。有一次,他还梦到左宗棠跪在自己面前,自扇耳光沉痛反思。郭嵩焘认为这是鬼神在催左宗棠向他道歉。1881年11月,左宗棠回乡省亲前去拜访郭嵩焘,郭嵩焘不肯相见僵持很久才开门。见到左宗棠,郭嵩焘的第一句话就责怪道:“你当年为什么接连弹劾我三次?”左宗棠很无辜地回道:“老朋友,我只弹劾过你一次”。左宗棠“顿首称老哥,述往事,深自引罪,再三谢”,郭嵩焘虽然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但心中的隐痛始终难以释怀。

左宗棠死后,郭嵩焘也没有原谅他。他写下两幅挽联:“世须才,才亦须世;公负我,我不负公。”这副挽联过于意气,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郭嵩焘最终没有将此联送出而留在日记中。第二副为:“平生自许武乡侯,比绩量功,拓地为多,扫荡廓清一万里;交谊宁忘孤愤子,乘车戴笠,相逢如旧,契阔生死五十年。”

左宗棠和郭嵩焘两人的断交,当然不是因为子虚乌有的灵芝之争,而在于左宗棠太过刚直、无私。左宗棠对郭嵩焘的行政才能不太认可,认为他不适合当官,曾在奏折中道:“郭嵩焘勤恳笃实,廉谨有余,而应变之略非其所长。臣曾以圣明在上,遇事宜慷慨直陈相勖;而郭嵩焘复函以时艰同值,宜委曲以期共济,颇以臣悻直为非。兹因粤事贻误已深,忧惧交集,始侃侃直陈,而已无及矣。谕旨责其负气,责其不据实陈奏而称疾乞退,是郭嵩焘咎由自取,早在圣明洞鉴之中,臣亦不敢因亲好私情稍涉回护也。”在致郭嵩焘的私函中,左宗棠也评价郭嵩焘在粤抚任内的做法是“好官好人,微近迂琐”。让郭嵩焘让贤,乃是左宗棠出于公心,对郭嵩焘治理广东十分不满,如曾国藩所言“济公家之急,此盛德事也”。

左宗棠有句名言:“居心宜直,用情宜厚”,认为对待朋友应该内心正直、态度坦诚。不仅对郭嵩焘如此无情,左宗棠还曾骂过自己最好的朋友胡林翼“喜任术、善牢笼”,对自己的恩人曾国藩后来也是每天至少骂两次。只是如此大公无私、不留情面,一般人很难接受,左宗棠只能与朋友不断翻脸了。

(本文供网易历史)

●●●作者简介:张守涛,青年学者,南大硕士毕业,大学老师,省作协会员,出版作品《说说当今这些文化名人》《先生归来》《凡人鲁迅》,个人公号涛滔步觉。

涛滔步觉

有思想、有态度、有品位

观文化万象、听时代涛声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