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对越反击战许世友命令一间房子也不留 狠狠地打狗日的!

来源:历史网

1979年3月1日,南疆作战东线谅山爆发激战,越军自河内增援精锐的首都防卫军第308师向谅山展开反击,并使用化学武器。解放军55军攻入谅山北市区。中国将后方炮兵师拉至前线进行压制即拼刺刀(解放军炮兵所谓拼刺刀是指接近前綫,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拼刺刀)。中国方面在3月1日9时30分集中300门火炮,30分钟落弹几万发,当时许世友愤而下令:“拂晓攻击开始后,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参战的中国军队士气亦受到鼓舞。3月2日,54军162师攻占越南高平省广渊。

许世友看了作战计划后说:以命令形式发给有关部队。各部队要奋勇前进,打过奇穷河,占领南市区以南一线高地,向南再进五公里,造成对河内威逼的态势!

外界说,当时许世友已经打红了眼,亲自下令“拂晓攻击开始后,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

事实上何止许世友打红了眼,东线饱经磨难、血染征衣的各参战部队早就已经是地煞星附体,怒火三万丈了,命令被不折不扣地执行了。

在奇穷河上有一座长一百一十八米,宽四米的公路铁路桥,桥下河水滚滚,水深流急。市区南侧的四二八、三九一和文庙三个高地,居高临下鸟瞰全城。越军在这三个高地上配置了强大火力,严密封锁着大桥、渡口和市区。

三月四日清晨,许世友早早地来到指挥部,他首先询问了炮兵的准备情况,询问了越军前线的变化,纵深内敌人的动向,有没有反击的征兆;越军的预备队是不是移动了位置等等情况。当他得知越军没有什么新动向,任然处于防御状态,似乎在等待时来运转的奇迹出现。

他指示说,要对谅山南市区、奇穷河南岸的越军各个要点、兵营、越军的指挥所进行炮击!并愤怒地说:狠狠地打那些狗日的,看老子能不能打下谅山!

六时五十分,许世友一声令下,东线集团攻打谅山南区的战斗开始了。

我五十五军、四十三军以及加强的军区炮兵展开了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最猛烈地炮火急袭。一群群炮弹带着中国人民的愤怒,带着对侵略者的仇恨,带着对忘恩负义者的惩罚,带着对地区小霸的教训,飞过奇穷河上阴云密布的天空,准确落在越军的阵地上,兵营中……炮声隆隆,火光闪闪,硝烟滚滚。趁夜暗推进到北岸的坦克部队、直瞄火炮直接瞄准南岸的火力点、射击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七点正,早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的突击部队,组成七支突击队趁炮火袭击的效果,冒着弥漫天地的浓雾,从奇穷河大桥和各个渡河点乘冲锋舟、橡皮舟抢渡奇穷河,直插谅山南市区。一六三师四八九团二营主力从谅山大桥,六连从桥下水面渡河顺利。七点四十分,四连攻占南市区越军营房,六连攻占疗养院、五连攻占火车站。三营紧随其后,通过大桥时,遭飞机场、文庙高地、428高地、391高地越军的高射炮、高射机枪和纵深炮火的火力封锁。师炮群和团直瞄火炮对上述地点进行火力压制,掩护三营快速通过大桥,超越二营的战斗队形对391、428高地发起冲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