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的风雨人生

所谓“太监”,是指中国君主时代宫廷内侍奉帝王及其眷属的被阉割了性器官的男子。中国的太监究竟始于何时,我没有详加考证过;但却知道唐代已设有“内侍省”。据史书记载,远在唐代以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就有所谓“阉人”来侍奉国君了,尽管那时还没把他们称为“太监”。中国的君主制度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后就被废除,但是太监这类人物却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还存在于中国,已将届期颐之年的孙耀庭先生便是中国当前还在世的最后一个太监。谈谈他的一生对于我们认识一个时代并了解一个社会群体的命运也许是有益的吧。

“小德张”的诱惑

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京都设在北京,因此就地取“材”,它所需要的太监也大都来自于近畿之地的河北省了。“皮硝李”(即慈禧太后的宠监李莲英)、崔玉贵(慈禧宠监,他曾将珍妃丢人井中)、小德张(原名张祥斋)都是河北省人。孙耀庭便是小德张的小同乡,他们都是河北省静海县人,两人的村庄只相距十几里路,不过当小德张已是隆裕太后(光绪帝的皇后)的太监大总管的时候,孙耀庭才呱呱坠地罢了。

孙耀庭生于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是河北省静海县(现属天津市)西双塘村人,乳名留金。他家真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全家四五口人全靠留金爹孙怀宝打短工、扛大个儿、卖烧饼挣点钱糊口,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以说是经常的事;实在揭不开锅盖了,就全家出外去逃荒,四处流浪几个月再回到双塘村他们那两间茅草房子里来。为了全家不吃饭不行的那几张嘴,留金的大哥十几岁便自卖到法国去当华工。说起留金家的苦日子来,真是一言难尽,连才几岁的小留金,天天就为填饱肚子发愁。

在留金6岁那年秋天,村里人沸沸扬扬地说,北京皇宫里的太监大总管小德张要回家省亲了,大运河上的船队连排几里路长,天津的道台和静海县的县太爷都到运河边去迎接,说是小德张回家后要请戏班子唱三天大戏,还请他全村里的人吃一顿白面肉包子。小留金嚷嚷着要去看热闹,留金爹也想去看看这位比天津道道台老爷还阔气的老公小德张,好在小德张家乡吕官屯那村子离他双塘村不远,所以留金爹背起小留金便去了吕官屯。

回来的路上小留金在爹的背上纳闷地问:“小德张为嘛这么阔?”“人家当‘老公’熬出来的呗!”爹回答他。“嘛是‘老公’?”小留金还是不明白。爹回头看了看留金,笑着轻轻地摸了一下留金的蚕蛹似的“小鸡儿”,说:“就是把这个玩意儿割掉了!”他明白了。

从此小留金便常常盘算这事:当了“老公”便可以成天吃白面肉包子,县太爷便成天巴结他,哼!还不是把那玩意儿割掉吗?眼一闭疼几天还不就过去了。小留金决心要走小德张的路。可当他背着妈向爹提出这个要求时,爹听了大吃一惊,说:“什么,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呀!那玩意儿要是割下来,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呀!”可小留金决心下定了:与其像这样成天挨饿,还不如忍着疼割下来去当“老公”!此后,瞅着娘不在他便去跟爹纠缠。爹禁不住留金常提这事,再则也没有别的法子可以改变家里的穷困状况,留金爹开始考虑这件事,暗暗打听阉割的方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