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是一切折磨中最残酷的折磨"

节选于茨威格《心灵的焦灼》

我年纪轻轻,阅历不足,迄今为止一直认为相思之苦和爱情的烦恼是人的心灵受到的最厉害的折磨。可是在这一时刻我开始感觉到,还有另外一种比害相思、比渴望爱情更加严重的折磨,那就是违背自己的意愿而为人所爱,并且无法抵御这种别人非要骑上来的激情。眼看自己身边有一个人在他情欲的烈焰上受着烧灼,自己却只能袖手旁观,既无权力,也无能力和精力把这人从烈火中拯救出来。谁要是自己不幸钟情,他有时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激情, 因为他不仅自己蒙受困苦,而且同时他本人也是造成自己困苦的原因;一个身在热恋中的恋人如果不善于控制自己的激情,那他的受苦至少是咎由自 取。然而谁要是为人所爱,自己心里却并未萌生爱恋,那他就无可挽救地彻底完了,因为不是由他来决定那股激情的大小和限度的。这一切都超过了他本人的力量。如果是别人的意志在主宰一切,他自己的任何意志全都无济于事。也许只有一个男人才能充分体会到这样一种结合毫无出路,只有对于一 个男人来说,这种迫使他非挣扎不可的状况才同时既是苦刑,又是罪过。因为,如果一个女人起来抗拒这种她自己并不情愿的激情,她在内心深处是在 服从她那女性的法则;每一个女人一开始总是表示拒绝的,这仿佛是妇女的本性。因此即使她拒绝最热烈的追求,也不能说她没有人性。然而,一旦命运把天平颠倒过来,只要一个女人大大地克服了自己的羞耻之心,向一个男子公开披露了自己的激情,如果她并未确切得到对方爱情的回答就已经把自己的爱情奉献出去;而他,那受到追求的男子,却保持抵御和冷淡的态度,那可就灾难深重了。这就始终成了无法解决的纠葛,因为对于一个女人的欲望置之不理,就是伤害她的自尊心,损伤了她的羞耻心。谁要是拒绝接受一个强烈渴慕他的女人的爱情,势必伤害她最高贵的感情。你在抽身后退时百 般体贴全都枉然,一切拐弯抹角的客气活全都毫无意义,只是把友谊奉献给她,变成对她的侮辱。只要一个女人一旦暴露出了她的弱点,那么男子的任何抵抗都必然变成残酷的行径,男子只要不接受别人的爱,总要无辜地陷入罪过之中。可怕的、无法挣脱的锁链啊!刚才你还觉得自己自由自在,你只属于你自己,对谁也不欠什么。忽然之间,你受到追逐、围困,违背自己的意愿成为别人的贪欲掠夺的对象和目标。你知道,直到你心灵的深处也痛切感到:现在白天黑夜都有个人在等你,想你,渴望你,呼唤你,这是个女人,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她以她生命的每个毛孔,她的肉体,她的鲜血,期待你,要求你,渴望你。她要占有你的双手,你的头发,你的嘴唇,你的身体,你的黑夜和白天,你的感情,你的欲念,你所有的思想和你所有的梦。她什 么都想和你分享,你的一切她都想取走,并且随着呼吸吸到自己心里。不分白天还是黑夜,不管你醒着还是睡着,现在在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什么地方 醒着,热血奔流,等待着你,有人醒着想你,梦里也想你。你不愿意想这日夜思念你的女人,但是徒劳;你千方百计想脱身出来,也是徒劳,因为你已 经不再在你自己心里,而是在她的心里。一个陌生人,素不相识,突然之间像面活动镜子似的把你带在身上——啊不,不是像面镜子,因为镜子只在你心甘情愿地向它凑过去的时候才把你的影子吞进去。而她,这个爱上你的素昧平生的女人,她已经把你吮吸到她的血液里去了。她一直把你装在她的心 里,无论你往哪儿逃,她总随身带着你,你永远囚禁在某个地方,在另外一个人的心里,当了俘虏,永远不再是你本人了,永远不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清白无辜,永远受到追逐,永远承担义务;你永远感觉到,她这样想念你,就像有张火烫的嘴在不断吮吸你的灵魂一样。你不得不满腔仇恨,充满恐惧地为别人因你而生的相思之苦备受痛苦,于是我明白了:一个男子能够碰到的最荒唐、最难摆脱的困境,莫过于违背自己的意愿为人所爱,这是一切折磨中最残酷的折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