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心就是那么奇怪,有一天你也成为了当初厌恶的模样

北川闇然日章
2017-01-21
+关注

大争之世,是王道还是霸道?

年轻的家督,交出了一份答卷

人心就是这么的奇怪,有钱人,也仇富

有一天,你也会变成当初你讨厌的模样

相模之狮:北条氏康(三)

轻的家督,制霸前奏曲

上回我们说到,在经历了爷爷北条早云,父亲北条氏纲两代人的励精图治下,北条家命运的接力棒,终于落到了我们的故事主人公,北条家最耀眼的家督,年轻的北条氏康手中。

中途乱入的朋友,可以点击图片,回看前文《一代人做不了两代人的事,若天命在孤,孤做周文王》,承上启下的家督:北条氏纲的故事。

展开剩余95%

氏纲去世,是在1541年,但有资料显示,早在1538年,氏纲就已经退位,把家督的宝座让给氏康,而自己则隐居幕后把握大方向,一如当年的父亲早云,而北条家也由此,确立了家督隐居的制度,这种制度的优劣,我曾经在关于家族企业的文章中谈到过。不算末代家督氏直,北条家前四代都很好地执行了这一制度,这可能也是北条家在关东得以称霸百年的重要原因吧。

其实早在1530年,十六岁的氏康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初阵(第一次率军上阵),在那次战役中,氏康率军攻击武藏国的扇谷上杉家,一场激战后,大败其家督上杉朝兴,这张漂亮的初阵成绩单,给父亲氏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预示着北条家继早云和氏纲之后,将迎来第三位英主。祖孙三代都如此出色,此时的北条家,似乎正笼罩在上天特别的眷顾之中。

- 年轻的家督:北条氏康 -

而当父亲去世时,氏康已经二十七岁,恰逢风华正茂的年龄。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独自执掌一家大公司,好像有点太早了些,但是在战国时期的日本,这个年龄段正是挥斥方遒、叱咤风云的黄金阶段。

文 治

战国第一民政家

初掌大权的氏康,有着和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他深知一个国家要强盛,外在的军事实力固然重要,但内在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却是更加重要的根本。如果一味强调军事的强大,穷兵黩武地向外扩张,最终国力耗尽,难逃灭亡的下场。所以,氏康在1542年,即其刚刚全面掌权的第二年,就对当时北条家所拥有的领土(包括伊豆、相模两国全境,以及骏河、武藏两国部分地区)实行“大检地”,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土地大普查。通过这样的普查,明确了北条家的实际领土情况,为后续的税制改革、限制家臣权限等一系列动作奠定了基础。

在内政方面,氏康掌权的三十年间,北条家动作频频。他下令以明朝的“永乐通宝”作为北条家领内流通货币;更加明确并坚定执行了从祖父时代就确立的“公四民六”田赋制度(即农民把农作物的四成上交,六成自己留下。这在战国时代是很少见的惠民制度,被誉为“仁政”);颁布“德政令”,与民生息,使居城小田原的城下町发展成关东首屈一指的繁荣市街,吸引了非常多的文化人及各种工艺职人前来淘金。

永乐通宝,明成祖朱棣铸造的年号钱。当时朱棣一反明初闭关政策,实行“怀柔远人”的对外开放政策。当时的永乐通宝,有点类似于现代的美金,是中国及周边地区的“国际流通货币”。

氏康还设立了“目安箱”,相当于现在的“意见箱”,任何人,哪怕是普通百姓,对北条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或是要举报某些权贵,等等,都可以写成文字,投到箱中,以保证执政者们和百姓之间的沟通渠道畅通。

不仅如此,氏康还建立起了小田原“评定众”、“传马”等军事制度,在晚年隐居之时,他还下令调查家臣领地收入及军备负担等状况,由家臣安藤良整编成《小田原众所领役帐》,以利动员和管理家臣。

评定众:由多人组成的政务、裁判的最高合议、评议机构。传马:简单说就是一种“馆驿”制度,属于古代的交通通讯制度。这些在战国时期的日本,都是属于政治开明,治理先进的表现。

上述所有的内政方针,贯穿于整个氏康执政的时代,在繁荣经济、赢得人心、监察家臣、完善武备等各方面,都发挥了很好的成效,为北条家趋于极盛,提供了重要的保障。由于看到北条家的这些政策成效良好,后来统治关东的德川家康基本全部照搬,乃至把这些政策一直沿用到了江户时代。

可以说,氏康的种种内政,影响了日本三百年,也为江户时期的繁荣安定,做出来重要的贡献。基于此,后世史家把氏康誉为“战国第一民政家”,这样的称谓,我觉得确是实至名归,非常贴切。

“民政家”这样的字眼,出现在充满血腥和暴力的战国时代,确实有些另类,但氏康的了不起在于:北条家并没有因为他的仁政而孱弱,反而因为仁政而得以强盛。换句话说,氏康的仁慈宽厚,非但没有北条家的实力,反而促进了北条家的事业进展。相比于织田信长、武田信玄、上杉谦信这些大名,北条氏康更像是以“王道”来驰骋天下,而其他诸侯,行持的更多是“霸道”。

所谓的“王道”和“霸道”,可以理解为一个是有长远意识的治理型政府,一个是纯粹的军政府。

不过,虽然氏康行持王道,但在大争之世的战国时代,战争则永远是主线,仅凭内施仁政,而没有强大的军力,不能外抗强敌、开疆拓土的话,那只会沦落成被人吞噬的羔羊而已。身为北条家第三代家督的氏康,当然非常清楚这个道理,而且以不俗的军事成就,获得了“相模之狮”的美誉,足见其绝非文弱书生,只会施行仁政而已。

武 勋

制霸关东的前奏

氏康即位之初,北条家虽然在关东初步站稳了脚跟,但依然强敌环饲,容不得有少许的懈怠。当氏纲去世的消息在关东传开后,北条家在关东的宿敌们,觉得时机到了,决定趁着氏康新立未久,给予北条家沉重打击。

就在氏纲去世的当年,武藏国的扇古上衫家开始和北条家发生激烈冲突,而后的几年中,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家以及安房国的里见家也纷纷跳出来和氏康为敌。面对这些老对手,氏康一方面在军事上和他们不断周旋,另一方面也运用政治和外交手段,极力维护和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的关系,以避免遭受多方的围殴。

- 古河公方:足利晴氏 -

和亲之后,成为北条氏康的姐夫

所谓“古河公方”,就是我们在讲述上杉谦信的故事中提及的“镰仓公方”的后裔,是室町幕府设置在关东地区的一支血亲。原本是为了给足利家在关东地区多留一个窟,派自家人看护,以防哪天在京都混不下去了,还可以退守关东。但是几代之后,在关东的足利家人觉得我们也是姓足利的,也是太祖爷爷足利尊氏(室町幕府第一代将军)的后代,凭什么你们在京都的足利家就比我高一等呢?于是趁着幕府势弱,干脆就和室町幕府分庭抗礼,俨然成为关东地区的土皇帝,有点像中国古代,中央政府和强大的地方同姓诸侯王的关系。

不过呢,这个古河公方的后代也不咋地,到了战国时代,也已经孱弱不堪,根本不是周边大名的对手。而北条家自氏纲时代开始,就有意接近并半操纵古河公方,氏纲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当时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甚至还有资料说,足利晴氏曾经任命氏纲为关东管领),以此来确立自己在关东地区的政治正确。而氏康即位后,也延续了父亲的政策,和妹夫足利晴氏保持友善,使北条家在关东地区的敌人不至于太多。

不过,关东群雄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发现单单从东面对北条家施压,根本无法撼动氏康时,就开始和骏河国的大名今川义元联手,从东、西两个方面来夹击氏康。

- 今川义元:当时的强力大名之一 -

那时的战国还没有织田信长

德川家康这些小伙伴什么事

1545年,氏康因为和今川义元在骏河国东部的领地归属上有纷争,而引兵向西,和今川家的大军在河东一带对峙,而此时北边的武田信玄,也应今川义元的邀请而带兵南下,形成了今川、武田联军对付北条家的局面,三家陷入胶着状态。

这一态势,马上被关东群雄注意到了。他们敏锐地察觉到,氏康带着北条家的主力部队在西面和今川、武田联军陷入僵持,因而无暇东顾,这是一个趁机夺取北条家的武藏国的重镇河越城的天赐良机。甚至,如果能迅速夺回河越城,趁北条家两面受敌,来不及进行战略防御时,快速向北条家腹地进军,就有可能一举消灭北条家。

如图所示。

说干就干,关东地区两大上衫家族,即扇谷上杉家和山内上杉家一起联手,动员了关东大小各种反对北条家的势力,甚至还策反了北条家在关东长期的盟友古河公方,使得足利晴氏也跟着出兵。各路人马聚齐之后,号称有八万之众,浩浩荡荡,一路向河越城进发。

关东群雄的仇恨

有趣的人心:有钱人也仇富

要说关东群雄仇恨北条家,除了北条家几十年来不断扩张,严重侵犯他们的领地和利益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血统高贵,出身名门,向来自视颇高。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叫伊势盛时(即北条早云)的屌丝,短时间内,变戏法似的占据了伊豆和相模两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浪人,一跃成为战国大名。而且,还越来越不知足,几十年间,不断扩张,祖孙三代,越打越强,地盘越来越大,原先占据关东的豪强大家们,有被一一消灭的危险,这让向来重视血统、重视出身的关东旧贵族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换句话说,如果北条家是一向以来的豪门大姓,那他的敌人们被打败,可能还可以接受,毕竟输给豪门,也不太丢脸。但现在呢?输给一个浪人及其后代,就像现在的富二代输给农民工子弟一样,你说富二代心里,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在失败本身的痛苦以外,还会增加一层屈辱?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氏纲要把姓改成“北条”这个有悠久历史传统的豪门之姓,原因之一也是为了彰显自己是名门之后,减少关东旧贵族的抵触情绪。

但是,关东旧贵族们,可不会这么想。他们会觉得,别说是“北条”,你哪怕改成将军的姓,草根就是草根,就是不容许你骑在我们这些贵族头上,所以,必须灭了你。

有点搞笑的是,此时的北条家,还因为出身卑微而被人看不起和围殴,但再过几十年,到了小田原征伐前夕,北条家在关东已经称雄近百年,那时的实际掌门人北条氏政,也开始以豪门贵族自居,反过来看不起农民出身的丰臣秀吉。

丰臣秀吉:土豪,我们交朋友吧!

北条氏政:滚犊子,贱人!

那时秀吉已经权倾天下,统一只是时间问题。但雄踞关东的氏政总是不肯低头认输。这一方面是氏政认为其他贵族出身的大名不会真正信服秀吉,所以秀吉的实力也不咋样,无法真正威胁实力强大的北条家;另一方面也是氏政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尖嘴猴腮的农民后代,根本就是不屑搭理秀吉。

正是这些心态作祟,所以氏政在归附秀吉的问题上,总是扭扭捏捏,不干脆,也许他心里觉得,自己作为豪门,要臣服这个农民,很屈辱。当时秀吉要求他和时任家督的氏直去上洛,在秀吉建造的聚乐第中列席,他也不去。后来好不容易派了弟弟北条氏邦上洛,去拜见了秀吉,总算是场面上表示归附,但随后马上放任家臣搞出一个“名胡桃城事件”,违反约定,侵占真田家的领地。

事后,秀吉要求氏政亲自上洛说明情况,氏政又不去,也不接受调停,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死样,终于给了秀吉口实,动员了二十多万大军征伐关东。最后,北条家灭亡,氏政被勒令切腹,这一切,可以说和那种“名门心态”,有很大的关系。

其实叫我说,这种心态,根本就没有必要。如果要一直追溯上去,谁的祖宗都一样,都是从饮血茹毛的原始人演变而来,谁又比谁更加高贵呢?其实也怪日本的社会结构和政治制度,向来是重门第、重出身,几千年来,天皇号称“万世一系”,没换过人家(此说的真伪需要考证),引得大大小小的贵族们也觉得自己的血统和其他人不一样,是个人物。要放在中国,朝代一改,原先的皇亲国戚、天潢贵胄,马上就变得和普通民众一样了(甚至更惨),再过几代,根本就不会对自己的血统有感觉了,自然也就不太执着所谓的“门第”。

感慨完毕,那么北条家最终又是如何应对这场自早云时代以来,家族最大的危机?相模之狮北条氏康,又是如何一战成名,制霸关东的呢?我们下回分解。

- 未完待续 -

江湖相望远,共点古今茶

科技时代读《战国策》

精选30个故事,每天12分钟

- 有深度的历史,不仅仅是有趣-

— 往期专题,点击阅读 —

心学| 止学| 棋道| 茶道| 中医灭亡| 容斋随笔| 孔门

曾国藩| 芈月| 魏文侯| 曹操| 隋唐| 魏晋名士| 易经

织田信长| 丰臣秀吉| 德川家康| 武田信玄| 上杉谦信

成熟做人,从容处世

长按二维码关注 闇然日章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订阅北川《战国策》

↓↓↓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