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建红:彩礼啥的,政府就别管了

(漫画/曹一)

十冬腊月,是农耕社会的农闲时节,辛苦了一年的庄稼人,这时候也闲不住,有成年子女的家庭,还得为儿女们的婚事忙活。新时代里虽有自由恋爱一说,可那些没“恋着”的青年男女,一般还要走传统路线,相亲、合八字、送彩礼、订婚、拣日子、举办婚礼。当这些“程序”走完的时候,很多人的身份会因此发生改变,有的人成了公公婆婆,有的人成了岳父岳母,当新娘再回去看自己父母时,曾经的家已变成了“娘家”,而新郎则要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了。每个人在一生中会都遭遇许多事情,不过,这婚姻却绝对是“头等大事”,自古及今,也因此形成了诸多相关的礼俗,举办“婚礼”则成为人们最“郑重其事”的部分,即便是一个平日里大而化之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婚礼是一份儿独一无二的美好记忆,几乎无人可以“免俗”。

虽然如今婚姻成立的关键“节点”在于“领证”,不过民间老百姓更在乎的,却是婚姻“礼俗”中的两个环节,一是彩礼,一是婚礼,在农村则尤其如此。近年来,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彩礼和婚礼的花销也水涨船高,成为许多人家的一种负担。在网友晒出来的彩礼清单中,就有很多名堂,比如在某地流行的“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片绿”,意味着“一动是一台车,不动是一栋房子,万紫是一万张5块的,千红是一千张100的,一片绿是一张50的”,仅“万紫千红一片绿”一项就高达15万元,靠种地或打工,一般娶不起媳妇。至于婚礼,对新人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与此同时,还给亲朋好友带来“随份子”的困扰。有人将彩礼与婚礼的大操大办斥为陋俗,倒也有几分道理。

对此,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好心,就想办法“规范”婚俗。比如,有的地方出台了“指导标准”,规定彩礼总数“不得超过6万”,不执行的要惩戒;有的地方则规定了可以“办酒”的范围,特别强调“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外,另一方不得操办”,也就是说,复婚是肯定不得办酒,而对于再婚者,则只有另一方是初婚的才可以操办,再婚的一方大概只能像普通客人一样“出席”婚礼了;还有地方明确规定了“红事”的用餐标准,要求“正席不超过十菜两汤,白酒、红酒一般每瓶控制在30元之内,最高不超过50元,每桌不超过两瓶;烟一般控制在每盒6元以内,最高不超过10元,每桌不超过两盒;大力提倡不用烟酒或少用烟酒”。这些地方在出台上述规定或标准时,都有很高大上的理由,如“大力倡导文明新风,创新社会管理,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坚决制止巧立名目滥办酒席、借机敛财的不正之风”之类,不过,老百姓对此并不领情,认为其初衷再好,用心再良苦,也掩盖不住权力部门手伸得过长这一事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