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娃:宁愿去赞美一个历史人物,也绝不要去赞美现世的人

――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如果承认老子确实是中国人的祖先,就必须也承认这是一个数典忘祖最厉害的国家和社会。更远的就不说了,这一百多年来,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代之做派其实一直都在延续传承,各种各样翻天覆地的大革命性试验一直都在进行,以此打造出一篇篇幼稚加极端的社会章程。话说最近的A股,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在方方面面,你要敢真的相信它一次,它就敢毁掉你大半辈子,甚至要了你的命,它太过份的强悍,以致于大部份人必须作出很大的牺牲,90%的人都是Loser,就为了重造一个只有10%的Winner感到幸福的局面......大革命的特征是,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老百姓,都可能因为极偶然的、莫须有的原因被抛上风口浪尖,摔个粉身碎骨,却没有人需要为此内疚或引咎辞职。人置身于大革命面前,命如蝼蚁,能不能活得下来,与个人无关,对时代更不能产生比屁还大点的影响,完全就看老天爷的心情,这就是“听天由命”的成语的由来吗?!

――所谓理性,最主要的特征,是具有一种自我反省的能力和习惯......理性是摆事实,讲道理,可沟通,多渠道,温度和力度适中......同时,理性与人性并不相悖,理性能有效地修复和弥补人性的缺陷......我信仰公正、公理、公义......如果持这种信仰的人变多了,这个社会才能更有希望早日变成公正、公理、公义的样子。找不到靠谱的可信仰吗,那就信仰理性吧。也就是说,跟随你的良心和直觉。也就是说,要热爱常识和常态中的人和事物。要具有常识和常态的能力。要有平常心。要戒除权势病和名人病。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要说真话。要真实本分地待人接物。理性,是通往公正、公理、公义的入门券。

――美国社会可爱在于激情、自由、法制、公正。德国社会可爱在于秩序、成熟、法制、公正。英国社会可爱在于传统、民主、法制、公正。虽然是相对论,也正由于是相对而言,它才真实可信。它们的相同点都是法制与公正,法制与公正的基石是什么?是人伦道德,加常识和理性。

--当这世上的人好总是受惩罚,人坏总是得嘉奖,行善总是输,作恶总是赢,踏踏实实而一事无成,投机取巧却青云得志......而且大家都同意;黑的被当成白的,白的被当成黑的,黑的可说成白的,白的可说成黑的,或者黑和白已经不分彼此,黑就是白,白就是黑......如果大家都同意--如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典型的非常识和非常态,就是理性精神极度匮乏的表现。

--13岁少年学徒被两个“师兄”开玩笑,用高压充气枪塞进肛门,致使器官受损组织坏死......中国人抓了小偷,便认为有权利殴打小偷,谁让他是小偷;中学的女生宿舍,也出现一帮女生折磨一个女生的事情;两个工人跟一个孩子开玩笑,竟想起用最侮辱的恶作剧--不管对待有错或没错,有辜或无辜,中国人都用上了同一种极端方式:黑社会式的“虐待”。在一个暴力因子充斥着空气的时尚里,在一个暴力美学渊远流长的社会里,革命思维横扫一切领域,弱肉强食、恃强凌弱成为固有意识,出现这样的事情,总的来说,并不是偶然的。少年被“玩笑”弄得性命危殆,与妇女走在大街上竟掉落热水坑致死,两者有联系吗?有的“平民”会想也不想就说,这不是一回事,一个是故意伤害,一个是意外;也有的“精英”会深谋远虑、深思熟虑地说,这真的不是一回事,一个有犯罪嫌疑人,一个则无法认定事故责任人......我的看法则相反,我觉得性质是差不多的,都是“意外”,前者是出于对生命的不懂尊重和无知,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意外”--我不相信他们是潜伏的凶犯,故意要去弄死别人,但他们真的很无知,很没有常识,很没有常态,他们有罪,然而他们却不是最终极意义上的幕后凶手;掉进大街上的热水池致死,是热水池不专业吗?肯定不是;这个热水池是凶手吗,不是,是替罪羊;热水池想杀人吗,不是,它是无意识的,是意外......但假设热水池会走路,我想警察会直接缉拿热水池归案,检察官会义正词严地起诉热水池,法官会煞有介事地宣判热水池有罪,而热水池忽然也变得无辜…我认为,在这里,“意外”比“故意”更凶险,因为以“意外”为借口会出现更多的“意外”,整个非正常生态都是意外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意外的活标本。这比地震更应该让人惶恐不安。我们太缺失爱,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受到过爱的教育,不知道敬畏和尊重一个生命才是最高的自然和道德美学。在一个人性荒芜的沙漠里,在一个少年殇于缺失爱的“意外”之下,彩虹是苍白的,朝霞也是阴冷的,诗歌和诗意都是残忍,爱情和抒情都是矫情,人类崇高的理想是虚妄和虚伪,英雄是猥琐,恶之花永恒微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