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东北军终于出手 榆关抗战打响长城抗战第一枪!

抗战论坛
2017-01-20
+关注

榆关(今山海关)是连接东北和华北的咽喉要地。日军占领东北后,1932年的11月至12月间,日本关东军沿辽西走廊向山海关方向转运兵力。由皇姑屯至山海关之间的每一个车站均分驻重兵把守,空军还在前线修建机场。以旅顺为基地的日本津田第二遣外舰队,还派出军舰10余艘,游弋在秦皇岛外海面上,可谓海、陆、空军俱全。

12月8日,关东军挑起了炮击山海关事件,揭开了山海关之战的序幕。日军不断在山海关东罗城、东关校场等地建设营房、构筑工事、设置岗哨,与中国驻军呈犬牙交错之势,并严密监视中国军队的军事行动。榆关正面的四千日军虎视眈眈,东部日军炮兵阵地居高临下,海面上有11艘日军驱逐舰停泊。

1932年年末独立步兵第9旅旅长何柱国在榆关视察

1933年1月1日上午9时,日军守备队中的儿玉中尉等,藉口在其营门附近发现了中国军队的手榴弹,便率其部队首先破坏市内通信,切断电话线,接着向南关和山海关车站进行攻击。此时,伪军便衣队乘机进入市内,到处鸣枪造成市内更大的混乱,企图一举占领山海关。驻军步兵第9旅第626团团长石世安当即命令部队进行抵抗,致使日军的阴谋未能得逞。

展开剩余89%

与此同时,日军分别向天津驻屯军、锦州第8师团去电,请求支援,并于当日中午向我国驻山海关的步兵第9旅提出以下4条无理要求,限50分钟内答复,即:(一)南关归日军警戒;(二)撤退南关之驻军;(三)撤退南关之警察及保安队;(四)撤退城上守军。以上这些无理要求,当即被驻军拒绝。

1月1日下午2时,日军守备队通知日本在山海关的侨民,在5小时以内悉数退入南海日军兵营。这预示着将有大的行动。首先,日军便衣队先从山海关南门外向城门中国哨兵射击,意欲冲入城内占领县城。守军哨兵开枪将其击退。

榆关

1月1日夜10时,日军在榆关南门外寻衅,企图偷袭,被安营(安德馨营)击退。随后他即命官兵加固工事,做好迎敌准备。夜12时,日军步炮联合部队占领山海关车站至二里店一线,准备进攻。榆关正面的四千日军虎视眈眈,东部日军炮兵阵地居高临下,海面上有11艘日军驱逐舰停泊。

1月2日我国驻南关之警察被敌缴械。上午9时敌开始攻城,随之敌第8师团向步兵第9旅送来最后通牒,要求守军撤出山海关。日军秦榆守备队70余人在南关以机枪及平射炮猛烈轰击南门,随之儿玉中尉率领日兵利用地形作掩护,接近南门。

被日本敌机炸毁的山海关南门

临永警备司令何柱国闻变后,星夜驰返榆关前线,到达秦皇岛时,前方炮火已甚猛烈。何下令坚决抵抗,并向全军发布《告士兵书》:“愿与我忠勇将士,共洒此最后一滴血,于渤海湾头,长城窟里,为人类张正义,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雪奇耻,为军人树人格,上以慰我炎黄祖宗在天之灵,下以救我东北民众沦亡之惨。”并提出战斗口号:“以最后一滴血,为民族争生存;以最后一滴血,为国家争独立;以最后一滴血,为军人争人格!”慷慨激昂的动员令,激励着全军将士的抗敌决心。

上午10时日军4辆兵车及3辆铁甲车,向榆关中国守军阵地发动了全面进攻。驻锦州机场的关东军飞行队第10大队第1中队藤田雄藏的侦察机共5架亦飞抵山海关上空配合作战。日军向城内狂轰滥炸,30余名日军用木梯攀登城墙。安德馨一声令下,官兵们掷出石块、砖头、手榴弹,猛击日军。将登城日军击退,儿玉中尉毙命。守城部队浴血奋战,击毙日军数十名。至午后4时,将进攻的日军击退。

守卫在山海关的中国军队第626团第2营,在阵地上抗敌。

1月3日上午10时,日军又向榆关发起猛攻,关东军第8师团的铃木旅团担任主攻,攻击的重点仍为南门。日军8架飞机轮番扫射轰炸,停泊在榆关以南海面上的津田静枝第2遣华舰队向山海关进行炮击。南门一带民房全被轰塌,守军阵地被炸毁大半。日军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攻至南门城下,架梯爬城。安德馨站在城墙上,镇定地指挥士兵,猛烈射击爬墙的日军,使敌人无法爬上城墙。在敌人多次进攻下,官兵伤亡惨重,安德馨手部、肘部、腿部受伤,血流不止。但他仍沉着指挥作战,打退了日军的进攻。日军调集重炮将城墙轰开一个巨大的豁口,敌坦克、步兵乘机攻入。靠着先进的武器,日军步步紧逼,先后占领了南门、北门、西门。面对兵力和武器占绝对优势的敌人,守城的中国军队抱着必死的决心,几次夺回失地。

南门是一营营长安德馨亲自守卫的,战前他曾对战士说:“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就别想过去,欲过去,只有在我尸首上踏过。”在战斗中安德馨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安德馨身负6处重伤,却奋不顾身,身先士卒,手挥大刀,带领士兵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战至城内清真寺附近,连砍数10敌人,不幸头部、腹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40岁。南门被占领后,中国士兵宁死不降,纷纷从城墙上跳下,断股折臂,凄惨壮烈。

安德馨营长

东南角城墙是日军另一个重点进攻的阵地,由一营二连连长刘虞宸率军守卫,日军把东南角城墙轰开一个豁口,刘连长在豁口两侧埋伏了大刀队,斩杀了20多个从豁口处冲入的日兵,吓得敌人调头逃命。日军炮火猛攻东南角,刘连长带领战士不后退一步,二连官兵全部殉国。东南角阵地沦于敌手之后,一队日军肩抬重机枪匆匆行进,在守军的尸体中忽然跃起一名中国士兵,手挥大刀连杀数名日兵,最后死在日军乱枪之下;还有一名士兵赤裸上身,用大刀与敌军一排人搏斗,连杀7人后牺牲。一营全营只剩下24人,几乎全营覆没。626团团长石世安眼见榆关沦陷,痛不欲生,意欲拔枪自杀,被手下士兵一把抱住。

根据1902年辛丑不平等条约,我国军队在山海关不能构筑工事。在这次作战中,步兵第9旅石世安的626团总数约为2000人,战斗中士兵们的士气虽然很高,但伤亡较大,达半数以上。该团的营长安德馨、连长刘虞宸、关景泉、王宏元、谢镇藩等均在作战中牺牲。根据以上情况,石团长依照命令于1月3日下午率部队从北水门撤出,山海关在当天被西义一的第8师团占领。

1月4日,国民改府对日本发出“山海关事件抗议书”。1月5日国民党政府发表关于"山海关事件"宣言,望国际联盟迅速制裁日本侵略。同日,日本政府致国联"山海关事件"声明书,反诬中国先挑起武装冲突。

1月7日,中日两军于石河两岸对峙。

劫后的山海关城,成了人间地狱。日军入城后,大肆屠杀,暴露出侵略者的凶残本性,有“五杀”:凡见穿灰色军服者,杀;凡见九旅家属者,杀;凡见警察者,杀;凡见穿中山服者(公务人员),杀;凡见青年学生者(疑为义勇军),杀。田氏中学有师生400名,遭残杀者达一半之多。

1933年1月,日军占领了山海关,伪满洲旗帜下的山海关。

北宁路三名路警被五花大绑,背后插上写有“欢迎大日本”的旗子游街,然后在南关枪决。日军还枪杀平民,追出西门,用机枪扫射逃难的民众,死伤遍野。日本兵却狂笑不止,视杀人为儿戏。直到有一日侨妇女用日语高喊:“中国军队都撤了,这里都是老百姓!”日军才逐渐停止射击。

据不完全统计,山海关全城居民死亡超过3000人。当时,城里满街尸骸,日军为防止发生瘟疫进行清街,灭绝人性地把奄奄一息的伤兵或百姓一律掩埋。

日军还大肆劫掠和破坏文物古迹。原收藏在魁星楼内的“天下第一关”匾牌被运回日本东京,存放于所谓的“胜利品陈列所”里。日军将美国的教堂、医院、男女学生及牧师、教员住宅,一概强占,教室改为马厩,会堂架设机枪。教职员及学生所存箱箧全用刺刀挑开,将物品抛掷满地。教会负责人向日军交涉无效。北平美国公使馆闻知后,美公使詹森直电东京抗议。

榆关失守后丰子恺作《关山月》

榆关一役中国守军阵亡412人,负伤174人。日寇进攻山海关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据1月5日东京陆军省公布:“截至4月7日下午7时止,榆关日军计阵亡军官4名,下士官以次15名,负伤军官3名,下士官以次99名,总计死伤120名。”这是一个远违事实的宣传数字。据实际调查,日军伤亡总计在四五百名以上。攀城进攻时被我守军打死的儿玉中尉及士兵19名,是1月6日上午8时,在该地急造之火葬场举行火化的。

榆关抗战虽败,却败得悲壮,败得有价值。“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争光荣,虽败犹荣也。”榆关抗战充分体现了以长城为象征的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反抗侵略、英勇御侮的民族精神。当年,天津《大公报》逐日报道,数十万言;上海三大杂志之一《申报月刊》1933年2月15日出版的第二卷第二号,开篇专辟“榆关事件”一栏;人们争相阅读《从榆关喋血到热河弃守》(晨光学社,1933年版)《榆关抗日战史》(中国国际宣传社,1934年版),争相观看《榆关战事》纪录影片。榆关抗战震动了全国军民,使之清醒地认识到:只有清除幻想,奋起自卫,才是国家和民族的唯一生路。

安德馨营长殉难时,因战事吃紧,草草掩埋在榆关水西门旁。战火停息后,当地回族群众冒着生命的危险,将其遗体运往秦皇岛清真寺。

1月18日,当安德馨遗骸由专人护送到北平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表王以哲将军及各界代表、回族民众共千余人,到车站迎接。次日,在停放其遗体的教子胡同清真寺内,北平各界举行了公祭大会。北平军政机关首脑、民众团体代表和广大市民怀着对英雄的崇敬与哀思,纷纷踏雪而来,致祭人数达万余人。

榆关抗战纪念碑

1月20日,安德馨灵柩由北平运往家乡时,北平市长及各界代表数千人前往车站向其遗体告别。当其遗体运抵保定时,家乡人民悲痛万分。22日,保定各界数千群众为安德馨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后,将其安葬于南关外中马池村,并决定将其故里将军庙街改名为德馨街,以资纪念。

2月12日,上海回族群众举行“追悼榆关殉国安营长德馨暨死难军士大会”,全国各省市回族民众团体、地处西北边陲的青海省都派出代表赴沪参加了追悼大会。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暨国民政府特派代表上海市市长吴铁城等千余人参加了追悼会。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蒋介石、孙科、宋子文等,都送了花圈和挽联。会上还决定购捐“安德馨号”飞机支援抗战。

此外,南京、天津、开封、镇江等地各界民众,也都为安德馨及死难士兵举行了追悼大会。天津《大公报》、《国闻周报》,上海《申报》、《生活周刊》,南京《中央日报》、《中央时势周报》等报刊都用大量篇幅热情赞扬了安德馨及所部一营与“天下第一关”共存亡的爱国壮举。《世界日报》发表社论说:“人莫不有死,军人以身许国,尤不当惜一死。军人必如安君,始无愧为国干城”。

张学良亲送挽联两付,文曰“守土共存亡,先鞭作我三军气,挥戈思勇决,信义传兹百世名”、“青史照丹心,捐躯竟化苌弘血,孤城完大节,免胄初归先轸元”。并亲送匾额一方,文曰“重侔泰岱”。

榆关抗战纪念碑基座

1988年9月3日,山海关《榆关抗战纪念碑》在南园建成,成为人们瞻拜榆关抗战英烈们的纪念地。而那道“关山雄峙、壁垒森严”的影壁墙和在榆关抗战中砍杀出了威风的鬼头大刀,也和那些英烈们的英勇抗战事迹一起,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抗战论坛kz1937com

历史可以原谅,但不能被遗忘!抗战论坛公众号,以理性、客观、兼听为宗旨,为抗战研究者搭建交流平台,打造有深度,有高度,有态度的抗战史公众号!更多内容http://www.kz1937.com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