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昔日超级大国,引领人类2000年,比中国还牛,却惨淡收场

浪子读历史
2017-01-20
+关注

埃及是人类上古文明的最杰出代表。早在公元前4000年,这里就已经出现了上、下埃及两个独立国家,这比中国神话传说中的黄帝都还早1000来年。而且在这其后的差不多两三千年岁月里,埃及始终是这个星球上最发达的国家。

埃及历史上居然如此辉煌,这多少让人有些奇怪。毕竟,地球上自然条件好,适合孕育人类文明的地缘板块多了去了。而埃及地区干旱少雨,绝大多数土地都是沙漠,压根没有什么开发价值。仅有的母亲河——尼罗河,就其成色来说,也难言特别出色。尽管尼罗河是世界第一长河,可是平均年径流量只有可怜的840亿立方——而可做比较的是,长江的年径流量,多达9500亿立方,比尼罗河多了十倍还不止!

而在辐射范围上,尽管尼罗河总流域面积高达290万平方公里,但绝大部分集中在上游的东非高原;滋养到位于中下游的埃及部分的,除了出海口一带的三角洲外,就只是一条狭长的河谷罢了。

展开剩余89%

在几乎没什么降雨,也没有其他河流的埃及,尼罗河的径流量直接决定了埃及的淡水资源储量,而流域面积跟与埃及人的生存空间直接相关。尼罗河在这两条上都难言出色,何以由其孕育而生的古埃及文明,却得以引领人类近3000年呢?

这跟尼罗河的水文特征大有关联

每年5至8月,尼罗河就进入泛滥期。在此期间,东非高原的肥沃黑土被河水裹挟而下,到中下游沙漠平原地带时逐渐缓滞,形成一片泥沼。靠着这份尼罗河的恩赐,古埃及人只要在十月播下种子,然后差不多啥都不用管,等到来年来春,一年的收成就轻松到手!

毋庸置疑,这种农耕方式绝对是最简单、最美技术含量,也是最低级的,不过在五六千年前的上古,这却是最适合当时人类发展水平的。那时候的人类,基本上都还处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压根不知道如何灌溉,更别说什么农田水利建设,甚至连起码的手工农具都不会制造——你总不能成天用石头来锄地吧!

所以,在其他版块的原始人类,眼瞅着大块大块河畔沃土,却不能开发时,埃及却靠着尼罗河的馈赠,率先享受到农业文明的果实。通过这种物质积累手段,埃及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跳出原始部落,迈进国家形态的文明。

也许,许多国人会觉得不服气。毕竟作为中华文明母亲河的黄河,也一样是定期泛滥,一样给中下游带去了黄土高原的大量泥土。何以华夏就被埃及甩下了近2000年之久呢?

这与二者间气候环境的差异有关。埃及是典型的热带沙漠气候,全年高温、日照丰沛,故而只要有水,不管啥时候,农作物都可以生长。

这十分关键。黄河尽管也在每年夏秋定期泛滥,但到汛期结束时已近深秋,气温大降,不适宜农作物大规模生长。等到第二年春夏,总算温度升高可以播种了,可没多久河汛一来,汪洋遍地,前期农田耕作就全打了水漂。

故而,当时栖身黄河流域的华夏先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涛涛河水与肥沃的河畔平原,自己却只能选一些地势较高的山林栖身。可是尽管山地不会遭受洪水侵袭,但农耕条件自然无法与河畔低地平原相提并论,收获自然有限,不足以支撑国家这种高级文明组织形态的出现。

这就是中华,以及所有温带、亚热带文明,在上古时期落后于埃及的根源所在——尽管这些地方看上去的条件更好。但上古时期超级落后的人类生产力发展水平,决定了当地的地缘潜力无法释放,故而当地的人们也只能守着金饭碗要饭。

而埃及则大不相同。尽管埃及的自然条件看上去实在糟糕——除了一条尼罗河,其他的地方都是中看不中用的热带沙漠。但实际上,正是这种鸟不下蛋的沙漠地貌,才造就了古埃及的辉煌。

热带沙漠有两个重要特征:1,沙子细微,流动性强,能填平沟壑、却无法形成高山,故而地势平坦;2,沙漠地区普遍高温,水分的蒸发量极大,而且沙质地表的渗透性强 。

这两点对埃及早期文明的形成十分关键:

首先,地势平坦,故而尼罗河泛滥时,洪水能够扩散到很大范围——如果四周都是高山,水就直接流走了,不能起到灌溉周边之效——同在是尼罗河流域,下游的埃及在六千年前就迈进文明,上游的东非高原直到今天都相当落后,这跟二者不同的地貌有着很大关联。

其次,汛期结束后,尼罗河下游的沙漠,被尼罗河裹挟而来的黑土覆盖,形成肥沃平原——而这为农作物生长提供了绝佳土壤。

当然,单单于此,尚不足以确保埃及的崛起。还有一点十分关键:鉴于沙漠地区日照丰沛、蒸发量大,且沙质地表渗透性强,以及沙子填山填沟的特征,故而汛期结束后的尼罗河下游,一般不会形成大型的湖沼。

这一点,某种程度上并非好事——因为如此一来,这些地区就严重缺乏天然的蓄水功能,等到汛期的河水蒸发殆尽,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些土地也就不具备使用价值——这相当于于缩短了土地的使用期限。

不过放之于五六千年前,这对埃及却有利无弊。尽管湖沼天然具备蓄水调节功能,不过要想开发利用却不简单,必须要进行一些农田水利建设——比如筑堤修坝,开渠疏浚才行。可在上古时代,当时的人类文明发展水平,决定了他们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开发条件,所以,湖沼的农业潜力压根无从发挥。

而埃及的沙漠特点,决定了尼罗河下游很难形成大型湖沼,所以泛滥后的河流周边,恰恰是初级农业的最佳之选。

这一点让其他地区的人类望尘莫及。比如中国的黄河中下游,到几千年后的三皇五帝时,人们仍然在想方设法驯服洪水。直到大禹治水成功,华夏先民才得以享受优质的农耕平原,进而通过稳定的农业生产积累财富,支撑自己从氏族部落朝国家进化——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夏朝也是在此时方得以出现。如果黄河下游的环境与尼罗河下游一般,那何至于落后如此之久?

而另一个例子,就是长江中游,在上古到先秦,都一直是浩瀚的云梦泽——看上去浩浩汤汤,可就是开发不了。所以也是中看不中用也——也正因为如此,东周时在长江中游立国的楚国,文明质量始终逊于中原,长期被中原诸夏视为蛮夷;直到宋明以后,随着华夏文明质量和规模的提升,逐步具备了相应的开发能力,长江中游才被大规模开发出来,变为富饶的江汉平原。而也正是从这一时间开始,江汉平原的农业潜力,已远远超过作为中华文明发祥地的中原与关中——这一点迄今没有改变。

尼罗河与北非沙漠的神奇组合,给古埃及人创造出一片得以“坐享其成”的绝妙沃土,虽说这种坐地生财,所得收益及不上对土地的充分开发,不过在人类整体开发水平都相当落后的上古时期,这已足以让古埃及攀上人类文明的顶峰。

总而言之,鉴于上古人类生产技术的极端落后,文明的孕育,必须高度依赖于自然条件,人的主观能动性之发挥空间十分之小。故而只有在人类通过最初级的原始劳动(比如简单的播种),就能够收获足够粮食的地区,才有可能孕育出国家。而有些地方,看上去地缘潜力不错,却由于上古人类征服自然的不足,无法有效开发,故而也唯有望之兴叹。

但是,事物总是在逐渐变化的。诸如埃及这类热带沙漠与河流的组合,搁在上古也许有很大优势,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其后劲不足的缺陷就逐渐显现出来:沙漠地区的文明开发天花板较低。随着人类的文明进步,能够掌握相对复杂的农田水利技术后,其他板块自然而然的会后来居上,超越埃及。

故而我们可以看到,四大文明古国中,中国的国家形态出现最晚,但其蕴含的能量却是最大;印度文明尽管诞生在沙漠化相对严重的印度河流域,但随着恒河平原开发程度的提升,其文明中心就逐渐东移;而古巴比伦所在的两河平原,虽然文明璀璨一时,但随着中印的崛起,在文明底蕴上面则明显被后两者反超。

而古埃及,则是四大文明古国中衰落最彻底的。随着其他地区开发程度的提升,埃及被一个又一个昔日的落后板块超越,最后竟然沦为外来势力的征服对象。波斯、马其顿、罗马、东罗马、阿拉伯、奥斯曼,这些农耕时代的强盛帝国,都曾征服过埃及,并在当地建立自己的统治。

不过,埃及天然禀赋的不足,决定了其永远不可能再像上古那样,成为世界、甚至哪怕仅仅是近东板块的中心,但鉴于其地缘格局相对独立,所以就算外来势力将它征服,也很难高度消化吸收。所以埃及屡被征服的同时,却始终保留了较强的政治独立性。

正是这种地缘格局的独立,使得埃及成为近代第一个摆脱西方殖民而获得独立的阿拉伯国家。1956年,纳赛尔发动军官起义,推翻末代法鲁克王朝,建立起现代意义的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只是,埃及虽然建成了现代意义上的国家,但发展之路,依然十分坎坷。几次中东战争,埃及均被以色列打的丢盔弃甲;统一阿拉伯世界的宏愿,也被现实击的粉碎。甚至国家内部,都是积弊重重。

埃及为什么会深陷困境?这与其自身条件,以及当代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又有极大关联。关于这一点,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在下一节中,云石君继续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96章——埃及之第1节。喜欢地缘政治与国际关系的朋友,可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收看云石全部地缘政治文章。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