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解读沈阳城市历史,这张纸不可或缺!它的诞生,是多少前辈心血凝结……

一张纸

历史的温度

一张纸,一座城。

这张纸留有沈阳历史的温度

她便是1948年12月20日创刊的

《沈阳日报》

你知道她的创刊与发展跟沈阳的

解放与发展怎样息息相关吗?

你知道她的创刊与发展又是哪些

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心血凝结?

解读城市历史,这张纸不可或缺。

庆幸的是,近几年报史整理研究取得了一些突破性进展,留住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对历史的挖掘与挽留,我们已然晚了,因为那些亲历者、见证者多已离世或者正走向生理生命的终点。好在,我们开始了且小有所成。实际上,我们所处的城市也需要一些有心人,做这样的事——从各行各业开始整理历史,合起来便是沈阳的历史。

时光荏苒,2018年《沈阳日报》将迎来70岁大寿,沈阳将迎来解放70周年纪念。本报编辑部将陆续推出《一张纸 历史的温度》系列文章。在这个纸媒遭遇严寒的时节,我们铭记初心,从前辈从零创业壮举中汲取营养、感触温暖,继续前进。

1948年12月1日“对工人报初步讨论”记录影印

1948年12月20日党报委员会记录影印(1)

1948年12月20日党报委员会记录影印(2)

1948年12月2日市工委下发《关于创办工人报几个问题的通知》

1948年12月20日,《工人报》创刊号出版

1949年12月20日,《工人报》改名为《沈阳日报》

这张纸诞生

多少前辈心血凝结

陶铸,宋平,宋黎,李都,刘亚雄,朱维仁,于北辰,陈瑞光,张承民,陈舜瑶,薛光军,叶克……当这些名字飘过,我们触摸到了曾经的《工人报》、今天的《沈阳日报》的厚重。

红烛将残,杯酒已干,相对无言无言。

如蛾爱火,如萤爱夜,吾辈爱难爱难。

这是曾广为流传的“知青歌曲”《惜别》中的两句歌词。直到今天,一些当年的知青聚会时还唱此歌,一群两鬓染霜的人唱得悲怆深情,泪水涟涟。不过,它并非知青年代的原创,而是由抗战时期一首歌改编而来。作者叫安犀、孙序夫。1941年末,他们在锦州送友人入关投奔抗战大后方时写下此歌,又名《流亡之歌》。

原歌对应歌词分别为:

红烛将残,瓶酒已干,相对无言、无言!

如蛾爱火,如萤爱夜,我辈受难、受难!

听这样的往事,大概经历知青岁月的人们别有一番感触。

而我们之所以说起这样的往事,也不仅因为此歌情怀如火的励志作用,还因为安犀、孙序夫两位作者是在沈阳解放前夕为《工人报》创刊的探路之人。这几年,我们的报史研究者查尘封档案,访创刊元老(不久前,他们还访问了96岁的离休干部、曾任时事组副组长的王曾),挖掘了一批原始的记录、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