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晓平:西安事变与回坊

西安回坊
2017-01-20
+关注

西安事变与回坊

陈晓平

1936年12月12日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爱国将领杨虎城、张学良二将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迫使蒋介石放弃其“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了时局转换枢纽”(毛泽东:《论联合政府》)。它对于促成国共两党合作,形成中华民族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了决定性作用。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西安事变”的信号就是从西安回坊西仓门打响的。

左一孔从洲夫人,左二孔从洲司令,右二王写剑。

展开剩余90%

时任陕西警备第二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的孔从洲,他的指挥所就设在西仓门炮兵团的团部(旧址在现西安市莲湖区北院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处)。

打响西安事变第一枪的功臣孔从洲

孔从洲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主张。事变前他参加了行动计划的制定和军事准备。12月12日凌晨4点,在向杨虎城电话请示后,孔从洲命令指挥所打出了红、绿色两颗信号弹,从而打响了“西安事变”的信号。

孔从洲在指挥所里命令部队在黎明前一定要解除国民党宪兵第二团和保安团的武装。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迅速解除了西安城内效忠于蒋介石国民党7000余人驻西安的军警宪特武装。当杨虎城接到孔从洲的捷报后,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张、杨两位将军在事前最担心能否顺利地解除国民党嫡系部队的武装,有效地控制局面,这是决定行动能否成功的关键。为便于这次行动顺利进行,孔从洲特意将行动指挥所设在市内庙后街西仓门的炮兵团团部,这里距各目标点位置适中,四通八达。12月12日凌晨3点部署,4点行动,不到4个小时控制了西关飞机场、钟楼、西大街、警察局、北大街、火车站和省政府等重要据点。

第四团占领公安局,解除了保安大队的武装,接管了西关飞机场,并扣留了全部作战飞机及飞行人员。第五团除在西安南、西、北城(东城门由东北军负责)各设一个连担任城防守备任务外,其第一营一部已解除了北大街警察局、派驻所的武装,另一部控制了中正门(今解放门)外火车站,并解除了护路队的武装。第二营一部已解除中央宪兵二团第二营营部及第四连的全部武装,另一部以机枪连占领钟楼,用重机枪封锁西大街,并支援步兵解除钟楼附近警察保安团第三大队的武装,另一部解除了西大街警察分局、派驻所的武装。第六团已解除军警联合督察处以及保安团的武装。旅直属军事训练队以一部配合特务连解除警察第一分局的武装,其余解除了保安训练大队和长安县政府的武装。炮兵团已解除了省政府常驻宪兵连的武装,炮兵营两个连在北城门楼上,对付东来的火车,另一个连设在西城门楼上,对付西来的火车,西安城内的行动基本于上午8时前结束了。

作者指示西安城隍庙后殿(原西安事变行动指挥部)位置

于是,孔从洲就赶到绥靖公署去向杨虎城当面汇报:“从凌晨4时起,不到4小时,西安城的中央军政要员被我团全部扣留,毙敌200余人,我伤亡60余人。”杨虎城问:“哪儿的战斗最激烈?”孔从洲报告说:“由于突击猛烈、突然,各处敌人在沉睡中惊醒,大部分乖乖地就擒。只有驻守北桥梓口的宪兵二团一营两个连死不交枪,负隅顽抗。我军在邻院墙上挖了个洞穴,架上轻机枪进行扫射,很快就把他们解决了。再就是郑培元团二营解除钟楼附近警察第三队的武装,一营解决火车站及护路队,二营解决宪兵二团五连等。这几处战斗比较激烈,双方伤亡较多,现在西安的局面己牢牢控制在我们的手里了。”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解除北桥梓口的大麦市街宪兵二团武装时场面那么惨烈,而西大街警察总局武装却没费一枪一弹,零伤亡就拿下警察总局?

西安城隍庙后殿(原西安事变行动指挥部)

这里不得不说的一个人,就是家住回坊西羊市的李鸣周,他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家庭,兄弟排行为三,俗称“三娃子”,从小跟父亲学习古玩鉴赏,李鸣周后来在古玩界颇有名气,因在古玩行内青铜鉴定方面经常口出大言,故人称其为“李疯子”。

西安事变那天凌晨,李鸣周去西安化觉巷清真大寺作“邦不达”(晨礼),走到化觉巷时,发现很多军人,其中有士兵正对着清真寺的墙在支撑机关枪和迫击炮,因警察总局与西安回坊化觉巷清真大寺是一墙之隔,清真寺是穆斯林每天五次礼拜和履行宗教仪式的地方。李鸣周看见后急忙问“干什么”,经过一番询问才得知杨虎城的部队,那时在庙后街、大学习巷满是东北军。而且他家楼上也曾住过东北军人,他常听到街上有人唱着《松花江上》的歌曲,有时也传来“还我东三省,打回老家去”的口号。抗战救亡的爱国思想影响着回坊人,影响着李鸣周,为了减少同胞间相互伤亡,李鸣周领着军队进入寺院,并借来梯子从矮墙翻入警察总局的后院。迅速解除了正在熟睡中警察的武装,没有费一枪一弹就控制了警察总局,避免了一场同胞间相互厮杀。李鸣周事迹从此在回坊悄然传开,回坊著名的马钦华阿訇,只要人们提起“西安事变”的事,他就要把李鸣周夸赞一番。

爱国将军孔从洲(1906—1991),后来成为毛泽东的女儿李敏的公公。孔从洲既是杨虎城将军的挚友,也是乡党(西安灞桥区人),他在西安事变中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孔从洲晚年曾回忆起那天晚上的心情时说:“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西安事变’中,肯定了十七路军的行动计划。当我们从客厅里出来,都深深地感到,历史赋予我们的担子是何等的重大!决心竭尽全力,认真完成这一神圣的使命。”

孔从洲将军与家乡回坊朋友在一起

这位时任西安城防司令孔从洲,在极端复杂动荡的形式下,以他的大智大勇为保卫中共代表和杨虎城将军的安全,为稳定局势、促使“西安事变”伟大的历史转折,从而走上了国共两党合作的道路,也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载《西安事变风云》西安市政协文史资料第十八辑,2016年11月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