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所谓《邓颖超日记》“猛料”究竟是真是假?

这篇杜撰《邓颖超日记》的文章,更是下了很多“猛料”,着实吸睛,但只要稍加思考,就可以发现其编造的漏洞百出。

邓颖超资料图

一段时间以来,一篇网文《邓颖超日记启封:周恩来临终忏悔(要看快点,会被封的……)》流布甚广。光标题就吊足人胃口,可是越看却觉得不对劲。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网文转自强剑衷主编的《历史大趋势》(香港新苗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一书的第318~322页。找到这本书一看,原来还是转自香港的《争鸣》杂志2006年5月号刊,署名罗冰。

凡有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即使是一本真实的日记,也难免因日记主人的主观立场和感情倾向而有所偏颇,以其证之真实的历史,需要狠下一番考辩的功夫,方可谨慎采信一二。而这篇杜撰《邓颖超日记》的文章,更是下了很多“猛料”,着实吸睛,但只要稍加思考,就可以发现其编造的漏洞百出。

比如,文中提到,2006年1月8日,中央党校、中央理论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曾召开“周恩来思想研讨会”,开了四个下午,会上首次公开了邓颖超日记档案。遍查网络报道和中共组织史资料,中共中央根本没有“中央理论研究室”这个单位,也没有2006年1月8日举行的“周恩来思想研讨会”的会议报道。这一关键性细节和出处,纯属杜撰,原文作者堪比贾宝玉杜撰《古今人物通考》给林黛玉取名,杜撰了一个单位和一个会,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公布这个日记档案的事。

又比如,文中提到邓颖超逝世后,“她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稍有常识,都知道机要局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下属机构。很难想象,披露如此重大的党史资料,作者竟在这样的细节上又弄错了,是疏漏?是无知?还是根本子虚乌有?

文中提到,“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叶剑英、陈锡联提出:‘主席能否安排到医院探望一下周恩来?’。”查《毛泽东年谱》5月3日这天,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时,“周恩来抱病出席会议。这是毛泽东回北京后第一次同大家见面。开会前,问周恩来的身体怎么样,还好吗?”周恩来明明就在会上啊,还用得着人问“能否安排到医院探望一下”么?

文中还提到,“1975年9月28日,在第三次发出周恩来病危通知后,叶剑英、李德生、朱德、李先念、许世友、陈锡联、韦国清等联署上书毛泽东:‘盼主席能到医院看望自己五十年的战友。’毛泽东委托毛远新传话:‘我从不勉强别人,也不希望别人来勉强自己。’”又查了查人民日报,1975年9月28日,陈锡联为中央代表团团长,在乌鲁木齐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20周年庆祝活动,毛远新也在代表团内。何来陈锡联等联署上书,毛远新又受在北京的毛泽东委托去传话的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