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箩筐绳断是我家:九百年官埭寨顽强地“活着”

也许由于已到偏爱“文史”的年纪了,近段时间来常常不由自主地进村入寨,走街串巷,踯躅于老城的某一旮旯,以期探寻到有关文史之类的“只爪片鳞”,便常常有一种清朗澄明的心境。有朋友提点笔者,路子要走远些,地方要看多些,眼光宜高阔些,层次应分明点……不要囿于“蓬洲”、“鸥汀”圈地打转,无法迈开大步。倘若身子无法开拔,就难免“小家子气”,做不到“丘壑容眼底,涓流蓄胸田”了。

官埭寨门

于是在暮秋的时节,在友人的撺掇下,走进了龙湖区的官埭寨、周厝塭寨,以及家乡普宁的多个村寨,也算是换一个地方,换一种思维;用第三只眼再看看,看看能不能独辟蹊径,探幽烛微,寻芳草而闻馨香。果然,当笔者置身于九百年官埭寨那苍劲虬髯、瘦骨嶙峋、鹤颜松韵、幽深静谧的小巷时,就与一种神思多年的“屋顶草”美丽邂逅了。这种瓦楞上的草叫姬石竹。姬石竹独一无二的地方就在于生长自超过百年老屋那些败落破碎的瓦楞间;尽管其生长的土壤极其瘠薄,几近于无,然而“她”却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顽强地存活着,吸收阳光雨露,日精月华,天地灵气,且长得硬硬瘦瘦,刚刚直直,不枝不蔓,宁折不弯;任凭风吹雨打,管它霜刀雪剑,“我”犹遗世独立。如此说来,用小草姬石竹譬喻官埭寨,虽做不到“恰如其分”,但也不会“牵强附会”。不信,就当你被骗一回,到官埭寨体验一番吧,你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九百年官埭古寨,经磨历劫;虽遭受兵燹人祸,地震天灾,却依然像一位九百年不死、铁骨嶙峋的“历史老人”,宠辱不惊而又睿智安祥地注视着人间的万物,坦然接受着世间的沧海桑田、苍狗幻化、人事变迁、浮沉顺逆……

箩筐断处是我家

与老屋残破败落判若云泥的是纪氏祠堂的金碧辉煌。像潮汕各地的祠堂一样,在官埭气派恢宏的诸多祠堂,笔者领略到祠堂文化的博大精深,律动着传统文化的古韵音符。其意境深邃,韵味悠长,回味隽永,绕梁馨香,历久弥鲜。或追思先祖贤宗,或歌咏后昆俊彦;或颂先哲彪炳勋名,文功武纬;或祝福后起之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山更比一山高;抑或追根溯源,描述先人由北向南迁徙的履痕;乃至聚族而居、繁衍生息的脉络、走向。特别是那些祠联,其对仗工整,平仄合韵,字少义明;可于上下两联几字或十几字间见证几千年族人的精彩演绎,略见逐水而居血脉亲人的筚路蓝缕,结茅卓锡,披荆斩棘,风云际会……

官埭纪氏祠堂

穿行于官埭寨那包含中华传统文化意蕴的村居小巷,品味氏族祠堂、祖庙、宗祠、家庙……藏于深巷、传于后世的各种对联;细读这种集启发世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容之大成的楹联,感悟个中包涵的为人处事、遵礼重教、睦族亲邻、见贤思齐、人间和谐的文化律动,弄明各种有关勤劳节约、自强不息、奋斗不止、倡廉慎独,知耻忍辱、顺天应物、仁义忠信、礼义传家、忠让睦族、书香继世的种种家规民约出炉的源头结局。虽然只是一知半解,囫囵吞枣,但却在细细的咀嚼和品评中,隐约见到短短的两句间熔合当时的各种政治、官场、经济、文化、军事的各种因子于一炉,也悟于其古典的绝美韵脚,仿佛兰香、麝气弥漫于身边,从而使自身的感官、身心愉悦,进而暗想这祠联才是“长留书香在世间”的载体。

精选